第二十一章鹜护法

阴冷的声音与那黑影凝聚的相貌在魏无道的眼前出现之时,他已然明白自己所遭遇的是什么。

他们应该是魂殿的人,更准确的说是被派遣往斗气大陆各地收割灵魂体的小喽啰。

说是喽啰也不大准确,因为魂殿很少显现于人前,即使有人发现他们的存在,所面临也往往是斗宗级别的护法。

是的,护法,在斗气大陆上算得上中上游的斗宗强者只不过是魂殿的护法,由此可见他们的势力是多么的强大。

然而魏无道却知道魂殿之中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

只是眼下提起这些也是无用,还不如想一下该如何取对付他们为好。

魏无道想着,掠过了回忆之中可以称得上惊天大秘的东西,他看着天空之上的黑影叫道。

“鹜护法,你的口气未免太过于猖狂了一点吧,要知道即便是你也不过是斗宗级别的强者而已!“

魏无道说着,心中却是对着自己的话语吐槽万分,毕竟斗气大陆之上并不是只看境界便能够取胜的世界。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确确实实的打过一场才知道,毕竟阴沟里翻船的人多了去了,要知道有一些失去了肉身的强者就喜欢占着小年轻的身体在四下打脸,美其名曰,历练徒弟的心智。

“嘿,斗宗又如何,我曾经踏足过的境界又岂是你这在西北地域的蛮荒之地中成长为斗宗的小子能够预见的?”

“本护法今日就要告诉你,斗宗与斗宗之间的差距在哪里!”

鹜护法低声说着,伸手一甩,那束缚着亘谷,羌霸两道魂影的漆黑锁链便是高高的抛起,直直的钻入了天地上方盘踞的黑雾之中,如同灵蛇一般将两个猎物快速的卷入了腹。

魏无道淡漠的看着这一切,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紧接着化作了深沉的黑暗,似乎要吞没一切。

他手中抚摸着阿紫的手掌越发的轻柔了起来,亘谷,羌霸算是他未来势力的班底,这是最先投靠与他的人,如果说连他们都护不住,那么他魏无道还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混?

若是这一次放跑了鹜护法,那么下一次呢?是不是每当魂殿的人前来猎取强者的灵魂之际,他便要退让?

这样的事情,绝无可能!

魏无道想着,眼眸悄然变化,充满了生冷的杀意。

他抬起头,那双闪耀着的黄金瞳令鹜护法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

“鹜护法啊,你彻底的惹怒我了,我决定,要将你埋葬在此地”

魏无道说着,身影化作了一道白线冲入了天际,鹜护法下意识的召回锁链缠绕在身前防护着,但却并没有想到在,魏无道的目的不是他。

是他身后的黑雾。

这小子的眼眸……鹜护法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他手掌一动,一道漆黑色的锁链,便是骤然凝聚而成,带着哗啦啦的声音从其掌中延伸而出,宛如毒蛇般,直直的追逐向了魏无道。

“嘿,小子,你当本护法不在吗?!”

阴冷的话语之中充满着令人感到不安的杀意,然而魏无道却充耳未闻,眨眼间便逆着风势来到了黑雾之中。

亘谷,羌霸的身影在魏无道的龙目之中无比清晰的显现着,他们因为陌生的遭遇而而恐惧的面孔在灵魂体中不断的显现着,那恐惧的情绪化作了丝丝黑芒从魂体之中溢出,化作了补充黑雾能量的滋补品。

即便是魏无道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他们仿佛也未曾看到魏无道的模样,只当他不存在。

魏无道眉头一皱,为着情形感到了疑惑,然鹜护法却并未给他积蓄思考下去的时间,那漆黑的锁链猛然的杀来,直指他的脊椎之处,要将其洞穿,给予他最为可怖的体验。

“嗤啦!”

黑色锁链宛如毒蛇般,猛然洞穿空间,旋即化为一条模糊黑线,眨眼间便从缠绕上了魏无道的身体,鹜护法见此一喜,当下催动着魂力,那道道黑芒顺着锁链不断往上传递着。

顷刻便来到了锁链的顶端,那锁链的尖端呈现三角菱形倒钩,在其在尖端部分布满着玄奥的符文,一圈圈螺旋纹缠绕在锁尖处,被黑芒一激,隐隐间透着丝丝煞气。

显然,这锁链是一件威力不俗的宝贝,对于那穿透空间刺来的锁链,魏无道却是连头也回,猛然激发着体内的燃烧神力,道道盈盈的火力虹光在其身边显现,火灵之力自天地之中滚滚而来,带来着几欲将空间都点燃的火力。

最后,空中的一道火力在魏无道的意志之下,化为一道火箭暴掠而出,与那道黑线锁链狠狠碰撞。

“嘭!”

两者相碰,低沉的声音响起,却并未有着太过剧烈的能量炸声,只有着一圈鲜艳的红芒夹着丝丝黑气倒卷而来的气劲令得鹜护法变了颜色,这力量……令空间都是出现了些许颤动!

这绝对不是仅仅只是斗宗级别的强者能够使用出来的力量!

鹜护法想着,身形猛然扭转,化作了道道黑雾散开,待到红芒掠过他本来的位置之时,猛然爆炸开来,掀起的气浪笼罩了方圆数里,与那黑雾猛然交融。

黑雾发出滋滋的如同火浇油一般的声音,而在之后,偌大一片地域的黑雾便豁然散去,只留下在空中的被魏无道保留下来的漆黑乌云。

鹜护法的身影在片刻之后凝聚,他屹立在魏无道的下方,一道空间屏障牢牢护住了他的身躯,这正是他脱离能量波及的手段。

“好好好,倒是我看走了眼,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报上名来,我可以考虑考虑放你一马!”

鹜护法连连说了三个好字,那对赤红的眼瞳森然的盯着魏无道,其内充满了凝重。

他所修炼的魂技·勾魂夺魄,不出一个回合便被眼前的男人所击溃,这是从来未有的事情,即使是那些曾经与他同辈的斗尊强者也曾有过如此轻松。

毕竟,这可是魂技啊!被魂殿的大人们传下的魂技,是指上古时期便已经失传的奇异魂技,哪怕是一卷玄阶初级的魂技拿到现在的一个拍卖行中都能卖出天价,更是比得上一卷地阶初级别的斗技了!

虽然说修炼要求不同于一般的斗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