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拒绝还是接受】

在很多年以后,网友讨论包十一笔下死的第一个女主碧瑶的时候,他们很容易就忽略了死的第一个女主其实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就像包十一说的童话并不一定都是美好的,就算是看似美好温暖的童话,可能也带着无尽的悲凉。

很显然,《卖火柴的小女孩》这则童话故事就是一个悲伤的童话故事。

前世的时候,这个童话可以说是非常多人知道,很多人知道有这样一则童话故事,并没有太多的感受,因为在他们看来那只是一个故事,但是静心去看着这则童话,则是把那份美好撕破给人看的悲剧意味在《卖火柴的小女孩》上展现的淋漓精致。

那就是悲剧的力量,《卖火柴的小女孩》是对一个花季少女纯洁灵魂的摧残,这个可怜的女孩连最起码的温饱都失去的一瞬间,仍然保持着对美好情境的向往,这或许就是人性的本真所在,而故事里面恰恰是把这个弱小生命的凄苦和悲惨命运与她对美好情境的向往与破灭叠化在一起描写的,美丽的幻景与她面临的冷酷的现实叠化在一起描写,可谓是非常残酷的故事。

每一个火柴划亮,都是划破了那虚伪美好的假象。

明亮与黑暗的反差、温暖与残酷的对比,将整部作品引入一种令人心碎的凄惨境地。

这也是这则童话故事流传之广,成为经典,并且还入选教科书作为教材的原因所在。

……

现在,《童话世界》的主编周庆也看出了这个童话故事究竟有多残酷,多沉重。

正是因为知道,周庆才会犹豫。

拒绝,还是接受,这是个选择!

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杂志,存在就有受众。很显然,像《童话世界》这样的儿童杂志,一直都算是小众,目标人群就是那些孩童,销量一直都很稳定。

《童话世界》一直走的是温暖,阳光的路线,而现在这篇《卖火柴的小女孩》则是虚假的温暖,彻骨的寒冷。

“主编,你怎么看?我们应不应该把这篇《卖火柴的小女孩》发表?”

《卖火柴的小女孩》这篇童话故事是编辑苏琴审核的,但她看完这个童话故事第一感受,就是很沉重。

沉重过后,作为经常和文字打交道的编辑,自然有一颗敏感的心,尤其是她现在还是个母亲,她在看完《卖火柴的小女孩》童话故事之后,心里是很难受的,因为这个童话故事太悲惨了。

她不敢想象有这样的事发生,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则童话故事写得非常好,能够打动人。但正是因为这份打动人心的力量,和《童话世界》一项的风格不大符合。

周庆眉头微皱,考虑许久,忽地问道:“苏琴,你说我们当初做《童话世界》这本杂志的时候,名字为什么会定为”童话世界“?”

苏琴一听周庆这么说,心里一动,旋即明白了主编的意思,不禁说道:“是因为童话世界的精彩,不仅缘于它本身的可爱以及它所属于的童年时光,更在于它处处闪耀着祖辈们智慧与真理的火花,生命的真谛、人情的冷暖,还有珍贵的亲情。”

人情的冷暖。

如果真的是童话世界,就不应该拒绝这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