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厂里有六辆轿车,一辆面包车和两辆货车,有三辆轿车是人家抵债抵给厂里的,其中丰田公爵王不仅是抵债车而且是走私车,方向盘在右舵。

车队只有六个司机,要紧着送货或采购车间急需的东西。

车多司机少,好不容易分配来一个会开车的干部,以后遇到厂领导急用车家里又正好没人时,完全可以请他顶一顶。

张庆民不遗余力劝韩博赶紧办一个证。

考太麻烦,直接去靠办驾驶证创收的邻市公安局交警队办。身份证复印件,几张照片,八百六十块钱,几天到手。车队打申请,找领导签字,办驾驶证的费用由厂里出。

八百六,对普通职工来说是几个月工资,对韩博这个“富二代”却算不上什么。

现在考虑的不是驾驶证,是昨夜梦到的那些事情和画面。梦境支离破碎,绞尽脑汁只想到一点点。或许遇到一些事或处于一个特定环境,能够联想到更多。

如果梦境全部成真,那现在想到的三件事必须认真对待。

父亲会上当受骗,做一个两百多万的装修工程,结果工程款被总承包的人卷跑了,欠下一屁股债。从丝河镇带出去的木匠要工钱,东海市几个熟悉的材料商要材料款,没钱给人家,只能东躲西藏,韩家就此衰落。

丝织厂不会倒闭但会改制,要是不想方设法调走,过几年私人老板会想方设法赶你走,只能重拾书本认真学习去考公务员。太诡异,太骇人听闻了,现在虽然有一个公务员暂行条例,但实施方案等细则没出台,干部组织人事部门安排,没考不考这回事。

最后一件事同样与丝织厂有关。

一个女工下小夜班,深夜十二点多从厂里回家,经过刘坝桥附近时遇到两个流-氓。他们竟将女工残忍奸杀,尸体扔进刘坝河,几天之后才被发现,公安局抓了两年才抓到凶手。

事有轻重缓急。

两百多万的工程,不是一两句话或一两天能决定的,打个电话问问就知道有没有这回事。如果有,要提醒父亲不能上当,实在不行去一趟东海。其实不用去,姐姐下下个月生产,他和妈一定会回来。

丝织厂三五年内不会改制,工作调动的事不着急。

支离破碎的梦境中,好像上班没多久就会发生惨剧,女工的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作为保卫科副科长兼经济民警分队长,有责任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同事。

问题没凭没据,难不成跟人说我梦到了!

不行,人命关天,一定要想方设法防范于未然,实在不行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

“韩科长,韩科长,下班了,我去大门口盯会儿,你去不去?”

韩博缓过神,连忙道:“走,去看看。”

车间热,女工们一身汗,要去浴室洗澡换衣服,然后会去车棚取自行车。有的家里没人做饭,会在食堂吃完晚饭再走,大门口暂时没什么人。

保卫科总共两个干部,副科长一样是领导。值班的小顾和小颜上午见过,远远跑过来打招呼。

“韩科长,宿舍没电视,晚上过来看,有电风扇,凉快。”

“韩科长,渴不渴,我这儿刚晾了一缸茶。”

“不渴,出来时刚喝过。”

退伍兵,很精干,传达室墙上挂着几根橡胶警棍,带几个不值班的蹲坑,对付两个流-氓应该没多大问题。

韩博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头问:“小顾,有没有看见姜科长。”

“没有,应该开完会直接回家了。”

“把门关上,等会儿我有几句话要同下班的职工说。”喧宾夺主就喧宾夺主,顾不上那么多了,韩博指了指刚安装没多久的伸缩门。

第一天上班就要说话,姜科长会不会有想法,别人会怎么看保卫科。这是丝织厂,保卫科没地位,就是一看门的,哪有说话资格。小顾愣住了,杨小梅也感觉不合适。

小颜脑袋一根筋,真摁下开关,刚打开的伸缩门又吱吱呀呀关上了。

几个厂办干部骑着自行车迎面而来,韩博意识到彻底关上不合适,又回头道:“留一道空隙,可以让一个人过。”

“好咧。”

早上厂办钱主任介绍过,小伙子不错,第一天上班就查岗,干部们纷纷下车打招呼。不一会儿,女职工三三两两的过来了,干部可以走,男同志可以走,女同志要等会儿。

中午吃饭时听说过,保卫科来了一个大学生。

刚才洗澡时又听说,刚分配来的韩副科长既年轻家里又有钱,两万多房款说交就交,被拦住不让走倒没什么怨言,反而嬉笑着开起他的玩笑。

“韩科长,你这是做什么,唐伯虎点秋香?”

“看我们小慧怎么样,今年十九,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