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传奇人物(求订阅,求月票)

老领导要稍带的东西是不多,只有两纸箱。

分量却不轻,捧在手上沉甸甸,箱盖没封,里面全是书。

改革开放的弄潮儿,连续两届全国人大代表,十大杰出青年,把一个小厂经营成年产值上亿、婉拒几十万年薪的企业家。

不光在江省有名,在全国也有一定知名度,中央电视台进行过专访,曾上过一本杂志封面。要见这么一位传奇人物,李晓蕾激动、兴奋、紧张,同时又很好奇,忍不住爬到后排想知道传奇人物看得是些什么书。

韩博瞄了一眼后视镜,笑道:“晓蕾,乱翻人东西不好。”

“上面又没贴封条,钱总帮收拾的,应该不算隐私,我就是随便看看,不乱翻。”李晓蕾拿起一本书,对着镜子做一鬼脸。

“看完放好,恢复原样。”

“知道了。”

书的种类很杂,企业管理、国际贸易、纺织技术、广告传媒、计算机应用、国际法……有中文的,有港版的,有英文的,甚至有几本西班牙语、德语和法语自学教程。显然不是买来填书柜装样子的,每本都有阅读过的痕迹。

主人爱看书,也爱惜书,每本目录页或每卷第一页空白处加盖有藏书印。

印章的字刻得很漂亮,内容更个性,不是“某某某藏书”或“书山有路勤为径,书海无涯苦作舟”之类的诗句,竟是一句顺口溜,第一本是,第二也是,一连翻十几本全是,李晓蕾哑然失笑。

“笑什么?”韩博好奇地问。

“侯市长是不是特幽默,是不是经常跟人开玩笑?”

“是挺幽默的,但他只跟职工开玩笑,极少跟干部开玩笑,你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

“藏书章很搞笑,从来没见过这么搞笑的。”

以前在厂办见过老领导的书,韩博反应过来:“有钱便买,没钱就卖,下雨收好,晴天再晒。”

“你知道?”

“厂里人全知道,其实不光厂里人,县里很多人知道。这是有典故的,在我们思岗是一个笑谈也是一个美谈。”

“什么典故。”李晓蕾爬回副驾驶,满脸好奇。

韩博示意她系上安全带,解释道:“侯厂没上过高中,只念过初中,原来跟我一样是农民。由于家离县城比较近,在物资公司找到一份临时工作,被安排在废品收购站收废品。”

“收废品,他原来是收废品的!”

“骗你干什么,那个废品收购站到现在都没关门。”

韩博同样感觉有些好笑,扶着方向盘说:“收废品要资金,物资公司没他给多少本钱,经常周转不过来,人把废品送过去没钱收,所以有钱便买,没钱就卖;废铁废铜和塑料这些当时不多,主要是各种玻璃瓶、废旧报纸和书刊,纸不能泡水,所以下雨收好,晴天再晒。”

谁能想到曾经赫赫有名的企业家,现在的南州市常务副市长以前是收破烂的,太搞笑太不可思议了,李晓蕾笑得花枝乱颤。

老领导的这段经历很搞笑也很励志。

韩博笑了笑,继续说:“1977年8月,小-平同志在BJ主持召开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当场拍板,改变文-革时期靠推荐上大学的高校招生办法。江省高考时间确定为12月11号和12号,恢复高考的消息到10月21日才登报,离考试只剩一个多月。

要迎考的知识青年,有一些基础比较好,更多的基础比较差,大多人没有念过高中,许多人连初中都没念完,而且荒废那么多年。考试要做准备,要复习资料,可是当时中学教科书就两本,一本叫《工基》,一本叫《农基》,跟高考完全两个路子。”

“后来呢?”李晓蕾急切地问。

“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修-正主-义路线的产物。文-革时期认为学数理化违背上山下乡的方向,要斩草除根销毁,许多教科书沦为废品。侯厂当时思想比较活跃,认为国家总归需要科学家,需要工程师。

他把收购站里原来的和之后收到一些教科书,没当成废品卖掉。国家恢复高考,机会来了,人家没复习资料,他有,有一整套60年代前期出版发行的《数理化自学丛书》。

当时这套书在全国很抢手,出版社来不及印,只能印《代数》,印其中的一册。大城市谁家没知-青,为了在农村的兄弟姐妹,好多人全家上阵,在新华书店门口排队,就为抢购一本《代数》。”

自己考大学不容易,老领导考大学更不容易。

韩博感叹道:“丝织总厂,就是现在的丝绸集团,那么多干部和大学生,侯厂之所以对我另眼相待,跟学习经历有很大关系。他用40天时间复习,考上大学。我用40多天复习,考到律师资格。直到现在,他还经常提醒我不要忘记学习。”

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冬季高考,570多万人参加考试,由于当时办学条件有限,结果只录取不到30万人,真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