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研究无界限

上级要求收买妇女儿童案件由拐入地公安机关侦查是有一定道理的,相比拐出地,拐入地公安机关收集线索相对容易,同时可以配合党委政府做好相应善后工作。

打拐中队有经费和上级支持,连战连捷,干得很漂亮。

不仅一举破获五起陈年旧案,抓获十几名涉嫌拐卖妇女的嫌犯,而且在兄弟省份同行协助下查清拐卖妇女超过十人的11.26案主犯郝立身份。

人海茫茫,以前想抓他很难。

现在全国追逃、全警追逃,只要将材料上报到部里,他这样的逃犯肯定会列入重点在逃人员名单,说不准哪天就落网。

程文明一样争气,基本查清被害人身份及家庭住址,4.19案终于打开一个突破口。

在思岗县公安局兼任专案组长的两起大案,相继有了眉目,韩博非常高兴,兴奋得一夜没睡好。

夜里给张局打电话不合适,第二天上班,等到9点多钟,用办公室电话联系上老单位领导。

“张局,对不起,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不该管这些的……”汇报完程文明取得突破性进展,韩博非常不好意思地道起歉。

程疯子居然真查出名堂了!

张局倍感意外,不禁笑道:“小韩,有进展是好事,说什么对不起。你工作关系虽然不在局里,可是局里谁又会把你当外人?何况你最了解4.19案情况,‘案件不破、专案不撤’,党委委员免了,分局局长免了,4.19案专案组长没免,本来就应该负责到底。”

名不正言不顺。

人不在,工作关系不在,怎么负责到底?

说好听点是有责任感,说难点是多管闲事,如果上纲上线就是越权越指挥。

老领导越这么说韩博越歉疚,正不知道怎么开口,张局接着道:“既然有眉目,既然已经做那么多,就再给他一点时间。程文明那小子油腔滑调归油腔滑调,在案件侦办上还是不含糊的。

他也算老刑警,经验丰富,等搞清案件真相再给他派援兵。‘清网行动’、‘全警追逃’,局里警力太紧张,尤其刑警队,暂时抽不出人。”

动作那么大,警力紧张是意料之中的事。

韩博好奇问:“张局,行动开始三十多个小时,我们思岗有没有取得战果?”

提到高科技人家就想到电脑,刚开始没有,后来装备上了,结果发现这个高科技只能打字复印,对基层似乎没什么大用。

打击经济犯罪,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高科技有点用。

把电脑连上扫描仪,就能把各种凭证、书证扫进去,再连上什么“猫”,登录国际物联网,去异地侦办的民警就能把材料第一时间传回指挥部。

研判审核、远程指挥,一次把工作干完,不需要跟以前一样左一趟右一趟的补充侦查。正因为如此,02.28案侦办效率极高,这么大案件几个月办结,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尽管非常好,不过在张局心目中这个高科技仍属于“办公现代化”的范畴。直到“清网行动”开始,才真正意识到“高科技”的威力。

“战果不小!”

上级要求各级公安机关“一把手”亲自过问,张局自然不能例外,顺手拿起一叠材料,不无兴奋地笑道:“小韩,我真没想到小小的几张光盘能储存那么多嫌犯资料。我们思岗外来人口就那么多,各派出所一个一个比,一天一夜比对出四个,车站警务室和几个治安卡口比对出两个。

及时控制,关在看守所,已经跟案发地公安局联系上了,过来押解的人正在路上。我们帮人家抓,人家一样帮我们抓。东海铁路公安处刚打来电话,长港镇的一个逃犯昨晚在东海火车站落网,王解放带人刚出发。”

在逃人员没想到公安机关能够“全国联网”,跟疯狂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嫌疑人一样,警惕性不高,能够想象到“清网行动”第一阶段能取得多大战果。

韩博感叹道:“太好了,良庄分局辖区也有两个,不知道这一网能不能捞出来。”

张局对“网上追逃”非常有信心,哈哈笑道:“小韩,这不是专项行动,不是严打,这是一项长期任务,要形成机制,要纳入日常工作和年度考核的。有逃必抓,中国就这么大,只要跑不出中国,迟早会落网。”

“这倒是。”

看守所扩建工程马上竣工,办公楼基础已经下好,宿舍楼刚交钥匙,基层所队基本上有了自己的办公场所,每个派出所至少配上一辆警车和一台电脑,固定资产增加几倍,单位建设成绩显著。

其它成绩更多,去年打拐,今年打击经济犯罪,02.28案虽然无法与东华税案相提并论,但东华税案是02.28案专案指挥部查出来的,几个主犯都是从思岗县公安局移交过去的。

调出思岗县公安局,韩博多多少少有那么点遗憾,许多事没做完。

五年公安局长任期将满,张局没什么遗憾,抬头看看虚开着的办公室门,低声道:“小韩,你这个分局长调走了,我这个局长一样干不了几天。局里就政委知道,跟你也透露一下,市委组织部找我谈过话,估计元旦卸任。”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

任期将满,工作调整很正常,只是没想到这么快,韩博感觉有些突然,急切问:“张局,卸任之后呢?”

“可能去东港,也可能去市局。”

他政绩在那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