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他乡遇故知”

失踪失联一个月的贾小雪到家,证明这不是一起刑事案件,用对讲机通知小方小陈结束勘查。

春节,能回家的人全回来了全闲着,附近居民以为发生多大事,个个跑过去看热闹。技术民警收队,治安员锁门,他们仍意犹未尽。

眉飞色舞、兴高采烈议论着,从郭军租住的民房一直跟到巷子外,一些胆大的、好奇心强的竟一直追到勘查车前。

韩博打开警灯,准备打道回府。

突然,一个跟自己一样身穿99式警察冬棉服的男子出现在视线中,在换上各种新衣服准备过大年的人群里格外显眼。

再看,面孔似曾相识。

“穿上龙袍不像太子”说得就是这种人,三七开小分头,领子扣子没扣,上身一件制式冬棉服,下身一条西裤,脚上一双白色运动鞋,嘴里叼着根香烟,不伦不类,流里流气。

没认错,就是他,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韩博感觉有必要问问,侧身道:“张所,史队,麻烦你们二位帮我把前面巷口电线杆左边那个穿99式冬棉服的家伙带过来。”

“认识?”

“看着眼熟,如果没记错,应该是我当派出所长时重点监管的一个前科人员。”

有前科居然敢穿警服,而且在青年路派出所辖区内,张孟亮同样认为有必要盘问,应了一声拉开车门,同史原波一起很默契地装出一副回现场的样子,用余光瞄着目标,快到巷口时突然转身,快步走到目标面前,一人攥住一条胳膊,还没等目标反应过来就架着他往回走。

“干什么干什么,警察叔叔,我是好人,跟你们早上抓的那个家伙没关系……”

一口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听口音应该是南岗或思岗的,不是南-港市区的人,“少帅”应该没认错。

“少废话!”张孟亮警告了一句,架着他继续往前走。

“警察叔叔,我真是好人,什么没干。”

看上去至少三十岁,居然一口一个“警察叔叔”,被控制住一点不紧张,油腔滑调,嬉皮笑脸,绝对被公安机关处理过,绝对有前科。

“好人过年不回家?”史原波狠瞪一眼,拉开门将他塞上车。

周围群众太多,在这儿盘问不合适,韩博通过后视镜再次确认没认错人,打开转向灯将车拐上主干道,一言不发直接把他带到青年路派出所隔壁的长江分局刑警二中队。

“张所,你回去处理刚才的事,这里别管了。”

“韩支队,问出什么,有什么需要,您尽快开口。”

“人在你们辖区,问出什么肯定会通知你们。”韩博打发走派出所长,哗一声拉开侧门:“李固,怎么跑南-港来了,记不记得我?”

李固,外号贼猴子,老良庄曾经的“大名人”,整天不务正业,大事不犯,小事不断,被已故前任公安特派员李顺承不止一次收审过。

红旗村一个鱼塘发生的失窃案他是重要嫌疑人,后来证实不是他干的。

本以为要跟李顺承一样陪他“过过招”,结果搞了几次打击行动,他好像被吓住了。说是出去打工,后来一直没消息,没想到时隔五年会在南-港遇上。

韩博印象深刻,李固同样印象深刻。

“韩打击”,老良庄人谁不认识,刚在车上没注意,以为只是一个开车的,突然面对面,李固一下子愣住了,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先下来,史队,找个地方让我们好好谈谈。”

“是。”

果然是“韩打击”,他不是去BJ了么,怎么会在南-港!

李固跟其他民警敢嬉皮笑脸,跟韩博不敢,“韩打击”可不是开玩笑的,说抓就抓,说罚就罚,把他惹火了这个年估计要在看守所过。

“韩特派,你……你……你记得我,你调市里来了?”

“你不也一样记得我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今天又是除夕,既然遇上当然要好好谈谈。”韩博把他推开一间空办公室,示意他坐下。

被他遇上能有好事,有这样的老乡真倒八辈子霉。

李固探头看看门外的史原波,苦着脸小心翼翼说:“韩特派,我早改过自新了,重新做人,不打架不闹事,不偷不抢,有正经工作,看我这衣服就知道。”

“衣服不错,跟我一样。”

“不一样,你公安,我保安,你有枪,我没枪。”

枪要是给你这样的人,天下还不打乱。

韩博被搞得啼笑皆非,抱着胳膊问:“在哪儿当保安?”

“在滚石,离汽车站不远,地下室是迪厅,一楼二楼歌厅,好多人去玩。韩特派,你如果带朋友去直接找我,迪厅不要门票,唱歌打折,我跟经理关系很好。”

滚石KT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