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不眠之夜

三个嫌疑人,尤其女嫌疑人,非常不老实。在所里大吵大闹,试图用这些人听不懂的方言跟另外两个嫌疑人统一口径。

“少帅”和“老帅”一样是专门破大案的,“少帅”要抓的人犯得事不会小。

搂草打兔子逮着他们是成绩,是天上掉下来的功劳,王副所长不想前功尽弃,所里有两辆车,再叫上一辆出租车,分开看押,不给他们串供机会,率领两个民警和四个治安员亲自押送。

李佳琪、田国钢第一时间赶到单位,守在大门口等。

今晚值班的副支队长刘铁也在,三个嫌犯一送到便招呼值班民警和支队保安过来帮忙,女的关进心理测试室,两个男的一个关在羁押室,一个直接带到询问室。

“王所,稍等一下。”

熟悉案情,负责侦办,就意味着有指挥权,李佳琪透过窗户看看心理测试室里坐立不安的女嫌犯,快步走进大厅,轻声道:“刘支队,能不能让沙磊和小俞跑一趟,跟分局同志去看看嫌犯的租住屋,看能不能收集到其它物证或线索。”

案子不算大,影响却不小。

刘铁虽然不太了解案情,但知道死人了,知道市委过问过,不假思索说:“没问题,我安排,你和国钢同志抓紧时间审讯,一审出结果立即向韩支队汇报。”

“是。”

再次感谢基层派出所同志,请副支队长安排两个民警跟王副所长一起去检查嫌犯租住的民房,李佳琪和田国钢商量一下,决定不急着审讯,先给他们拍照,先检查他们随身的个人物品,先让他们摁手印,采集全手指纹。

先让他们心里犯嘀咕,不知道公安机关掌握什么证据,然后各个击破,一举搞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范二妹,转过去,站直了,朝前看。”

从派出所被押到这里,什么不问先拍照,墙上有量身高的尺寸标记,手上让捧着一块写有名字的牌子,范二妹果然被吓住了,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咔嚓咔嚓”,镁光灯连闪两下,数码相机里多了两张嫌疑人照片。

李佳琪干咳一声,提醒道:“向后转,拍左脸,跟刚才一样,身体站直,朝前看。”

“警察同志,我是来打工的,我没干坏事!”

“有没有干你心里清楚,别狡辩,先拍照。”生怕同事镇不住嫌犯,下楼帮忙的值班民警小顾冷哼了一声,继续给她拍照。

“好了,跟我来。”

李佳琪把她再次带进测谎室,放下刚找来的证物袋:“把兜里东西掏出来,手机、钱包、钥匙,全拿出来。”

“警察同志,我真是好人。”

“让你掏就掏,哪来这么多废话?”跟进来帮着做笔录的小顾砰一声拍了下桌子,吓范二妹一大跳,只能老老实实把个人物品掏出来放桌上。

干这一行,男同志就是比女同志有优势。

李佳琪暗叹一口气,示意她坐下,拿起范二妹的手机翻开了一下号码簿和通话记录,记下几个联系人和电话号码,放下手机检查她的身份证、银行卡和上网卡。

完了数钱,钱包里现金不多,只有三百四十二元。

她不慌不忙,范二妹心里慌了,欲言又止,想辩解又怕她身边的小顾,只能耷拉着脑袋时不时偷看。

她偷看,李佳琪一样在不动声色观察她。

发现她双腿不由自主颤抖,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打开笔记本电脑,冷冷地问:“姓名?”

“范二妹。”

“年龄?”

“21。”

按照程序一一问完,李佳琪敲敲桌子:“范二妹,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

“不知道,警察同志,我真是好人,真没干过坏事,就是忘了办暂住证。”

心理素质不错,到这个份上还心存侥幸。

李佳琪不打算再跟她绕圈子,把笔记本电脑转过去,紧盯着她双眼:“这个人认不认识,范二妹,我们既然把你带到这儿来,表示我们手里有足够证据!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不积极交代,别人一样会交代,等别人交代你再说就晚了。”

夏占田,果然是夏占田!

范二妹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再看显示器上的照片,绞着手坐立不安。

“认不认识,说话!”

你不说别人一样会说,这句话击中她的软肋,她犹豫了一下,用蚊子般地声音说:“认识。”

“他叫什么名字?”

“夏占田。”

“什么地方人?”

“南云人。”

“怎么认识的?”

“网上认识的,网友。”

从她的反应上看可能还不知道夏占田已经死了,换言之,可能有一个人会指证,她必须交代,只有交代。

所有细节必须搞清楚,李佳琪不想告诉她夏占田死亡的消息,追问道:“怎么在网上认识的?”

“QQ聊天认识的,他加的我。”

“你QQ多少,网名叫什么?”

……

突破口打开了,审讯工作非常顺利,了解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出去跟老田审讯到的情况相互验证,三个人异口同声,交代的细节都一样。

涉及到一条人命,不能就这么确定夏占田的死因,沟通完继续问、反复问。同时请刚勘查完他们在南州区租住屋的同事,连夜去他们前一个落脚点核实他们交代的情况。

技术侦察大队值班民警一样有事干,田国钢打电话请示,邓局连夜授权,技术侦察大队连夜联系网络公司所在地公安局,请当地公安部门找网络公司协查女嫌疑人与夏占田的聊天记录。

他们一夜没睡好,韩博是折腾了大半夜。

常援建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一家人全回来了,他爱人跟“李行长”一样是北方人,性格开朗,非常好相处。

他女儿常婷婷大学毕业,在部队驻地所在的市当教师,女婿在教育局工作,小两口五一结婚的。

这次全回来是打算按良庄风俗给小两口补办婚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