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初为人父

研究完一起又是一起,要么是历史遗留问题,要么确实是证据不足、事实不清。

从分局到县局,挨个清理。

实在没办法的只有硬着头皮放人,符合条件的法制支队审核材料办劳教,政法委尤其综治办有事干了,要帮着“擦屁股”。不过话又说回来,社会治安不只是公安一家的事,需要各单位乃至全社会一起维护。

忙了半个多月,送走省里的检查组,韩博根据计划生育条例中第五章中第三十三条规定,给局里打报告请陪产假。算上星期六、星期天在内的法定假日,崔局很痛快地批了20天。

赶到BJ的第二下午,李晓蕾肚子疼,赶紧去医院。

生孩子是一件大事,韩总和老李总放下工作,一起赶到BJ。

在公大攻读研究生时的导师陈慧芳一下班就来了,李晓蕾已进入产房,没见着人只能跟韩李两家人一起在门口等。

“15号床家属!”

“在,我就是15号床家属。”

“去买几块巧克力,孕妇需要热量。”

“我准备了,大夫,麻烦您拿给她。”韩博忙不迭从包里取出一盒德芙巧克力,产房里十几个孕妇在生孩子,刚才还推出去一个做剖腹产,生怕医生忙不过来,打开盖子,撕开一其中两块的包装。

医生有些意外,不禁笑道:“准备挺充分。”

“麻烦您,拜托您了,我们就在门口,需要什么您尽管叫。”

“别急,估计快了。”

医生接过巧克力,头也不回走进产房。

韩总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嘀咕道:“进去三个多小时,晓蕾受得了么,干脆去剖,那个快,一会儿就好了,打麻醉也不疼。”

“别瞎说,能顺产当然顺产,现在疼一下,将来好。肚子上拉那么大刀口,更伤人,想想就怕人。”李妈瞪了他一眼,又回到门边听里面的动静。

妹夫一来就站在这儿,李晓慧于心不忍,拉拉他胳膊:“这儿有我们,你去坐会儿,陪陈教授说会儿话。”

导师非要等孩子生出来再走,跟大家伙一样到现在没吃饭,韩博觉得很过意不去,把装有保温杯、巧克力、卫生纸的包往她手里一塞:“好吧,我去坐会儿。”

“去吧,那个包里有零食,肚子饿了先吃点。”

妻子在产房里疼得死去活来,韩博哪吃得下东西。

事实上从去年检查出来李晓蕾怀上宝宝之后,他的情绪一直在一种很奇怪的状态中,有些兴奋、有些沉重、甚至有些不安。虽然该想的早就想好了,可看着妻子被推进产房,再也没有之前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重、一种责任。

能不能母子平安?

是男孩还是女孩?

会不会有什么先天性疾病?

能不能给他(她)一个好的环境?

能不能承担好将来教育他(她)的责任……

诸如此类的问题,一股脑全冒出来了,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瞧把你给紧张的,要不去楼道抽根烟?”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样子,陈慧芳忍不住笑问道。

“不需要,我又不抽烟,更没烟瘾。”韩博坐下身,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产房。

事实上他是准备进去陪李晓蕾生产的,尽管帮不忙、使不上劲,那也可以给妻子一点心理上的安慰。可是李晓蕾从哪儿知道思岗的一个风俗,说丈夫看着老婆生孩子很晦气,会走一辈子霉运,坚决不许他进去。

就算她允许医院也不同意。

一间产房里好几个孕妇同时生产,裤子全脱了,男医生进去家属都不高兴,何况你一个孕妇的丈夫。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会有危险的。”

带的几个研究生,就他最出息,最有人情味,陈慧芳顿了顿又感叹道:“担心是好事,总比那些没心没肺的丈夫强。对了,除了紧张担心,你这会还有什么感受?”

“让她遭这么大罪,内疚。”

“就没有想点别的?”陈慧芳不是一个八卦的女人,之所以问这些是想缓解他的压力。想想挺好些的,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韩打击”,妻子生孩子居然会紧张成这样。

韩博回头看看产房,不无尴尬说:“我发现我很自私,想把他(她)教育成为一个孝顺的人;希望他(她)将来在外地工作时,能偶尔想起给我们打一个电话;希望当我和晓蕾风烛残年的时候,能偶尔让我们看看孙子或孙女。”

陈慧芳被搞得啼笑皆非,掩嘴笑道:“孩子还没出生,都风烛残年了。你啊,想得真够远的。”

正聊着,手机响了,老卢打来的。

“小韩,晓蕾进产房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你爸打电话我都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是顺产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