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干部调整

“古向宇同志调任治安大队长,西观派出所不能没所长。这么多所长我想想啊,嗯,让钱光明同志去接替他。钱光明同志担任城东派出所长多年,经验丰富,平调过去接手工作不存在问题。也正因为他在城东任职多年,职务一直没调整,这不利于干部成长。诸位议议,有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或不同意见。”

什么叫平调,这分明是发配!

两个人级别是一样,全去年提的副科。

但派出所不一样,辖区不一样,西观位于全县西南角,在大山深处,到现在都不通公路,辖区人口少可耕种的土地更少,西观派出所这些年只有三个民警,一个所长、一个指导员和一个户籍警。

城东紧邻县城,辖区不光人口多,还有几个厂矿企业,城东派出所比负责县城治安的雨山派出所都富裕,在姜文利担任公安局长时,城东派出所长是局党委成员。堪称全雨山县公安局“最肥”、“最牛”的派出所。

韩博环视众人,坐等他们表态。

钱光明是姜文利的老部下,当然要为钱光明说话。关键顶头上司刚拿出过一份省厅下发的干部挂职交流文件,他不只是雨山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他是从省政法委调来的,首先是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

能够想象到,谁反对他的意见,且拿不出足够理由,那就等着被他调离吧。

去机关交流、去地区公安局乃至省厅参加业务培训,或去地区政法委乃至省政法委参加什么学习。工作关系仍在县里,行政级别不变,先把你人打发走,多则两年,少则两三个月,不需要经过县委,这全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

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别说走之后天知道他会不会鸡蛋里挑骨头,安排人彻查。便是不查,不想收拾你,等你回来时位置已经被人占了,变着法让你退居二线。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他不只是官大,而且背景很深,后台很硬。

姜文利岂敢有意见,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没意见,韩局,您说得对,总呆在一个地方不挪威,不利于干部成长。”

“我也没意见。”政委第二个举起手。

他俩赞成,其他局党委成员更不会反对,第一个副科级干部职务调整全票通过。

这只是开始!

韩博看看笔记本,抬头道:“同志们,这么一来,城东派出所长的位置又空出来了。调研期间我发现东坝派出所长王大龙同志非常有能力,能力是一方面,民族政策我们也要考虑到,王大龙同志是少数民族,少数民族出一个优秀干部不容易,要给他压压担子,要委以重任。”

王大龙同样是多年没调整职务的派出所长,同样不太会处事、不太受前几任局长待见。

之所以没调整是没法调整,东坝乡是民族自治乡,有好几个少数民族,别人去担任派出所长不一定镇得住,而且他本来就是少数民族干部。县乡两级政府里要有几位民政人士、无党派人士,要有几位女干部,少数民族地区政府要有几个少数民族同志,这些全是有标准的。

顶头上司扛着民族政策这块大招牌,谁能反对?

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干部挂职交流,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东坝派出所长的位置又空出来,韩博提出由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接替王大海担任东坝派出所长,再研究治安副大队长人选……

研究完一个又一个,一直研究到凌晨一点多。

副局长柳贵军赫然发现,调到局机关、交警大队、雨山派出所、城东派出所等重点单位的全是之前郁郁不得志的。之前混得好的,几乎全被他发配到最苦最远最困难的基层所队。

“各位,我们再坚持半小时,重点研究下基层的在编干部名单,确定下来之后跟刚才研究的干部职务调整一起印发执行,争取明天傍晚前完成工作交接,后天中午前人员到位。”

“韩局,在编人员不等于在岗,有些情况您知道的,关系在我们公安局,人不在,好几个人工资直接打银行卡上,连我都没见过。”

“还有一些同志虽然没退休但已经退居二线,没行政职务,不记考勤,时间最长的已离岗三四年。”

局里警力如此紧张,他们还占着茅坑不拉屎。

韩博没那么多顾虑,不怕得罪人,淡淡地说:“政委,麻烦你把在编不在岗的人员名单统计一下,注明不在岗的原因。明天,其实是今天,今天下午去县委,我向关书记、王县长和范书记汇报,请里协调解决。要么把工作关系调走,要么回来上岗,要么办理退休手续,把编制给我们让出来。”

……

新局长上任,局党委成员熬大半夜,没能睡个好觉。

各派出所长、教导员,刑警中队长、刑警中队指导员,交警中队长、交警中队指导员,甚至连巡警中队长、巡警中队指导员都没睡觉,全在等消息。

他们担心职务会不会被调整,基层民警没这方面担忧,只想知道新局长能不能搞到钱,能不能尽快把拖欠几个月的工资发了。

王彬既想知道工资的事,更想知道新局长会不会高抬贵手,开证明批准他参加地区机关干部遴选面试。

各有各的渠道,全在打听党委会有没有开完,领导们在会上说了些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