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久别重逢

夜幕降临,南港市军分区招待所门口车来车往,放下一个又一个前来赴宴的客人。

中午打电话时说晚上没包桌,结果晚上不光有而且是二十多桌的婚宴,结婚不是一个在中午情况吗?

南港市公安局刑警副支队长、刑技中心主任周素英很郁闷,找招待所长一打听,原来是一个干部在驻地结过婚,这次是回来补办的,主要是宴请老家的亲朋好友。

“素英,别急!楼下吵点,楼上清静,我早帮你安排好了,大包房,可以放三张桌子的。”

马上过年,外面饭店一个比一个忙。

“楼上就楼上,菜你给我整好点!”周素英百般无奈,狠瞪了一眼在一个大院长大的发小。

“去接待你的客人,我能赚别人钱还能赚你钱?”

一肚子不快来到门厅,人新娘新郎站在门口,周素英干脆来到停车场,刚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技术大队长(刑技中心副主任)陈文其和刑警支队副政委韦绍文到了,带着各自家属合乘一辆出租车来的。

老领导“荣归故里”,陈文其很兴奋,抢着付完打车费,走过来问:“周支队,韩局大概什么时候到?”

“45分钟前打过电话,那会刚从东海出来,估计要等会儿。”

一年难得聚一次,等会儿就等会儿。

陈文其点点头,韦绍文转身看看门厅方向,低声问:“周支队,晚上怎么安排的,有没有请领导?”

刑事技术中心才是老领导真正的娘家,周素英很高兴能做一回主人,看着停车场入口方向,不动声色说:“本来不打算请领导的,领导过来大家不自在,只给程疯子和钱支队打过个电话,老帅知道了,老帅非要来,还要把常局拉来。”

“常局过来,汤局、崔局不能不请。”

“我也这么考虑的,挨个打电话,原来领导们早跟韩局约好了,好像是初四下午聚,他们不过来,常局也不来,局领导只有一个老帅。”

正说着,禁毒支队长钱晋龙、政委孔心安、副政委刘亚轩到了。

紧接着是小任两口子,田学文李佳琪小两口紧随而至,他们先去机关小区接程文明夫妇,所以一下子来一车人。“老帅”没开车也没打车,他家离军分区招待所不远,跟他老伴一起步行过来的。

刑技中心各业务科室主任,只要今晚不值班的全来了。

技侦支队长刘铁同样带来一票人,全拖家带口,好几家有小孩。

没把小朋友算进来,也不知道老领导那边是不是一家子,周素英急忙进去找招待所长,能不能再搞一个大包厢,再加两张圆桌。

让家属带孩子们先进去,其他人在外面呼吸新鲜空气,抽抽烟聊聊天。

“老帅”虽然是局党委成员,是局领导,但基本上已经不管局里的事了,这个局党委成员只是过渡也干不了几天。他现在说话比较随意,以前总板着脸,看上去很吓人,现在天天挂着笑容。

“文明,走几步!”

“韦支队,这不是单位,门口那么多人。”程文明双臂夹着拐杖,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再说又没穿警服,一出门谁认识谁?”老帅鼓励,其他人跟着鼓掌。

这是不取笑,更不是歧视。

程文明非常清楚战友们是想知道自己恢复得怎么样,深吸一口气,把其中一根拐杖交给妻子,光凭一只拐杖一瘸一拐往前走出二十多米!

太不容易了,简直是一个奇迹。

“老帅”快步走上前扶住他,感叹道:“再坚持锻炼一段时间,争取早日甩掉拐杖。能恢复到程度,韩博知道肯定很高兴。”

作为曾经的搭档,周素英最清楚“韩打击”与“程疯子”的渊源,不禁说道:“程大出事,韩局一直内疚。”

“他总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生死有命,那件事跟他没关系。”程文明摇摇头,一脸感慨。

今天的高兴的日子,这个话题太沉重,老帅抬头问:“田医生,有没有打电话问,他们现在到哪儿了?”

以前曾去市局帮过一段时间忙,现在又娶李佳琪为妻,成为一名光荣的警察家属,在场的田学文几乎个个都认识,举起手机笑道:“韦支队,我刚跟李总打过电话,他们马上过江,说让我们别等,让我先吃。”

“我们先吃,开什么玩笑,我们等得就是他!”

一别大半年,“老帅”真有些想曾经的“少帅”。

禁毒支队长钱晋龙心情更复杂,想当年跟人拍过桌子,结果人家调走前还极力推荐他接任支队长,人家走时没来得及送行,这次回来无论如何也要给他接风洗尘。

钱晋龙早就打定好主意,悄悄走到周素英身边,凑到她耳边:“周支队,帮帮忙,晚上的单千万别跟我抢,给我一个机会。”

这么多人,就你最应该请客!

周素英很想满足他这个小小的心愿,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掩嘴轻笑道:“钱支队,您又不是不知道李总多有钱,跟她一比我们全要饭的。早说好了,这顿饭我请客她买单。”

“她买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