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柳暗花明”

护照被抢尤其遗失这种事对总领馆而言遇到得不要太多,把人送到总领馆交给负责这方面工作的同志,韩博和单副总按原计划行动,先拜访北开普省警察厅高官,再拜访开普敦市警局高层。

在没融入当地社会,生活圈比较封闭的华人看来,南非治安糟糕得一塌糊涂,南非歹徒甚至一些腐败警察似乎只针对华人。

其实白人乃至本地黑人一样被抢,刘心存曾分析过南非警方公布的数据,相比针对西方国家在南非工作或来南非旅游的白人,相比针对南非本地人,针对华人恶性犯罪的人口比例还是比较低的。

当然,这个数据不是很精确。

许多华人被抢被劫之后自认倒霉不愿意报警,也就不可能被统计进去。

总之,不只是中国外交官找北开普省警察总监和开普敦警局高层,其他国家驻南非的外交官一样找,一样给他们国家在南非的公民提供领事保护。

提到近期发生的几起案件,对方答应得挺好,态度也很热情,至于能不能做到就两说了。非要他在多长时间内破案,非要他们把嫌犯绳之以法,那真是为难他们,内部一大堆问题,不是有决心破案就能破案的。

作为警务联络官,该交涉的韩博依然要交涉,该敦促的还是要敦促。

但这次跟上次有所不同,主要是为巩固关系,为接下来有可能请他们对女通缉犯余清芳采取强制措施打基础。

跑了一天,请市警局的几位高层吃完晚饭,回到总领馆已经深夜9点多。

曲盛没休息,正在一间办公室里打电话。

小汪也在,忙着上网浏览华人网站。

“怎么样,有没有进展?”

“几乎跑遍了市区的华人移民中介和房产中介,一无所获,谁也没见过。下午还去了唐人街,去了新建的中国商城,走访询问过十几个批发生意做得比较大的老板和老板娘,他们也没见过余清芳和魏珍。”

曲盛一脸沮丧,顺手拿起烟。

小汪放下鼠标,抬头苦笑道:“韩参赞,我请一位华人警察去几个按摩院打探过,在市区从事敲背按摩的小姐不仅没见过魏珍,甚至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韩博倍感意外,坐下道:“她们不懂英语,不去唐人街去其它地方寸步难行!”

“人过留影,雁过留声,如果她们确实在开普敦,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韩局,她们说来开普敦开店做生意,有没有可能是一个烟雾弹,故意转移我们视线的?”

“不太可能。”

韩博掏出手机放到桌上,微皱着眉头说:“约堡的线人下午给我打过电话,他找到了帮余清芳和魏珍订机票的人,航班号,起飞和降落的时间清清楚楚。对了,现在可确定余清芳持假护照,改名换姓了,现在叫宋芳。”

曲盛接过手机看了看陈伟下午查到最新线索,沉吟道:“这就怪了,难道她们从开普敦转机去了其它地方,或者没来市区,从机场直接去了郊区?”

“持假护照,签证估计都没有,转机飞其它国家的可能性不大。应该去了郊区,可能躲在哪个偏僻的小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