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当机立断

深夜11点多,晋临市委三楼小会议室灯火通明。

接到通知匆匆赶来的南武县-委书记杨光远、县长景玉东和县公安局长郭金刚神色凝重。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长池东升端起茶杯,示意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赵经纬继续说。

“……嫌犯警惕性极高,几乎切断了与南非华人社区的关系,且不同于一般的偷渡人员,有数以亿计的赃款挥霍。而南非腐败问题严重,只要有钱几乎没办不成的事,种种迹象表明她正想方设法获取合法身份,一旦让其得逞,一旦让其申请到南非永久居留证,极可能申请第三国签证,潜逃至与我国没缔结引渡条约的国家。”

“鉴于嫌犯有再次潜逃的可能,且可能性极大,韩参赞和曲副处长建议与南非警方展开国际警务合作,请求南非警方协助我们公安机关缉捕,等嫌犯落网之后立即启动引渡程序,将其引渡回国。”

1.27案是南武县今年涉案金额最大,社会影响最恶劣的案件,善后工作最难做的案件!

余清芳的骗术并不高明,之所以有那么多群众上当,很大程度上与其担任县信用合作联社东庄营业厅主任,以及其丈夫是东庄镇财政所干部有关,可以说她是利用职务之便及其丈夫的国家干部身份非法集资的。

直至今日,还有许多上当受骗的群众认为这是信用社的问题,甚至有十几个受害者把余清芳伪造的存折作为证据,聘请律师去法院起诉信用社。

更令人头疼的是,有不少机关干部、事业单位人员和教师卷进去了,他们不仅自己上当受骗,还起到一定推波助澜的作用。骗局暴露之后,许多人认为干部发现苗头不对,把存在余清芳那儿的钱提走了,倒霉的全是老百姓,严重影响党委政府的公信力。

钱的问题,只能用钱来解决。

涉案金额4.8亿,从哪儿搞这么多钱填那个窟窿。问题解决不了,谣言满天飞,甚至有人说公安不是抓到余清芳,而是不愿意抓,因为抓回来有许多干部会倒霉。

作为县-委书记杨光远比谁都想解决问题,但考虑到善后工作却不想采用这种方式,跟同样因为被这个案子搞得焦头烂额的县长景玉东对视了一眼,凝重地问:“赵局,能不能请大使馆的领导再帮我们想想办法?”

赵经纬指指郭金刚,一脸无奈地说:“杨书记,金刚同志不止一次和韩参赞通过电话,对南非情况多少有一些了解。南非人口四千万,算上非法移民估计有五千万,人海茫茫,想搞清嫌犯下落无异于大海捞针。”

善后是党委政府的事,公安机关只负责破案抓人。

郭金刚也认为应该快侦快破、速战速决,抬头道:“杨书记,主要是她为逃避打击,不去唐人街,不跟华人接触,别说在南非只有韩参赞和曲处两位警务联络官,就算再多几个人也很难找到她。”

找不着人,也就无法劝返!

请求南非警方协助不一定能找着人,但找着人之后肯定会按国际惯例提出赃款分成。

光把人抓回来有什么用,赵经纬郁闷至极,低着头一声不吭。

省厅正在等回复,不能再拖。事实上省厅就可以做出决定,之所以让这些人坐这儿研究是对地方党委政府的一种尊重。

市政法委池书记面无表情地放下茶杯:“同志们,嫌犯远在南非,最了解情况的肯定是公安部派驻南非的两位警务联络官。我打听过,韩参赞干过治安、经侦、刑侦、禁毒,派驻南非前在西南省份的一个市局担任主管刑侦的副局长。

曲处长去美国留过学,博士学位,派驻南非前是闽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副处长,他们经验丰富,据厅领导介绍,他们前不久刚协助闽省公安部门从南非劝返回一个毒贩,可以说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出此下策。”

“池书记,您是说……”

“光远同志,作为政法委书记,我当然希望能把人抓回来,把赃款一分不少的追回来,但要看形势。现在情况很明了,战机稍纵即逝,如果不当机立断,不仅赃款追不回来,人都可能永远抓不回来。”

池书记敲敲桌子,声色俱厉:“从案发到现在,我先后听过四次汇报,余清芳涉嫌非法集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那些人之所以上当受骗,完全是利欲熏心,受利益驱使。存一万,年利息近五千,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余清芳是非法集资,涉嫌违法犯罪,但那些人贪图高息的行为同样不受法律保护!维稳,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