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新悦酒店

新悦大酒店,楠山区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之一。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晓蕾终于成功应聘上这家酒店的大堂副理。

第一天上班,早早来到更衣室,换上得体的职业装,系上漂亮的丝巾,别上工牌,在镜子前转了两圈,补了个妆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与之前去应聘的几家酒店不同,这家酒店的大堂副理直接对酒店经理负责,主要从事VIP客人的接待、协助总服务台接待及机场外部接待、处理客人投诉、协同保卫部门做好客房安全,以及房务部经理不在时行使经理职权等工作。

必须承认人力资源部主管有眼光,对应聘这个职位的人不是特别看重专业背景和工作经验,对是否年轻也不是特别注重,认为只要英语足够好,有足够亲和力,遇到事能随机应变,就能干好这份工作。

被拒那么多次,好不容易找到份工作,李晓蕾很珍惜,对“慧眼识珠”的人力资源部主管很感激,决心一定要干出点样,绝不能让上司失望。

酒店管理方面的书没少看,跟即将跳槽副理上上下下转了一圈,对接下来要干什么已经有了数。

“小姐,能不能快点,查个房都要查半天,我要赶飞机!”

“对不起,您稍等,我帮您催催。”

“刚才也这么说,催催催,催到什么时候?”

……

一个客人嫌退房速度慢,情绪激动,趴在前台大发雷霆。

既然从事服务行业,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李晓蕾早有心理准备,款款走到客人身边,笑盈盈地问:“先生,我是酒店的大堂副理,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退房退半天,除了敷衍就是敷衍,这是什么效率,这是什么服务态度?”客人把房卡往总台上一拍,嗓门更大了,引来坐在对面沙发上十几位中外客人注目。

上午8点多,正值退房高峰期,客房服务员要一间一间查房,这个点根本忙不过来,等着退房的也不止他一个。

李晓蕾弯腰帮他捡起掉在地上的押金条,顺手拿起房卡看了看,转身道:“小颖,再催一次,请楼上的同事优先替这位先生查房。”

“好的,李经理。”

“先生,非常抱歉,耽误了您的宝贵时间,您是几点的飞机,是去深正机场还是去香港机场?”

“10点一刻,深正机场,赶到机场起码一个小时,还要换登机牌,还要过安检。”客人是真急,一边说着一边看手表。

他下楼时间不长,明知道10点15分的飞机,居然不早点起来,把时间搞得这么紧。

但客人就是上帝,何况退房效率实在不尽人意,李晓蕾关切地问:“先生,您打算怎么去机场,有没有朋友送,有没有叫出租车?”

“没人送,门口不是有出租车吗?”

“阿军,去帮陈先生看看外面有没有出租车,如果没有赶紧叫一辆,顺便帮这位先生把行李送上车。”李晓蕾叫来服务生,又叮嘱道:“记得跟司机砍砍价,就说是你朋友,省得听陈先生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就漫天要价。”

“好的,我这就去。”

……

处理了一件又一件,全是琐事,不过倒也充实。

李晓蕾忙得不亦乐乎,以至于差点忘了吃午饭,直到前台服务员小颖提醒才发现肚子有点饿,一起乘电梯去员工餐厅。

她们刚走进电梯,趴在二楼护栏上的一个男子意犹未尽地直起身。

“新哥,打听到了!刚来的这个副理姓李,叫李晓蕾,北-京人,不住宿舍,好像在外面租的房。”

玩小姑娘有什么意思,一点风情都没有,还是这样的少妇有韵味。

赵迎新搂着餐厅服务生肩膀,淫笑着问:“在外面租房,这么说她老公也在深正,知不知道她老公是做什么的?”

老板的小舅子就好这一口,阿成回头看看身后,神神叨叨地说:“韦娟说她老公好像是公务员,她和她老公都是去年刚过来的,都是北方人。”

公务员有什么了不起,不是所有公务员都能当上领导,当不上领导什么都不是。

赵迎新很直接地认为刚来的这个“猎物”的老公肯定是个书呆子,一门心-思考深正的公务员,甚至不知道考了几年。才考上,才过来工作没多久,显然不可能是什么领导,不是领导就没权,没权连贪污受贿的机会都没有。

穷鬼,好办!

他打定主意,放下胳膊整整西服,快步走向电梯,直奔员工餐厅。

这家酒店员工餐厅的伙食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