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抖擞精神

“冯大,检出来了,门上、门框上、木地板上,尤其洗手间,试剂一喷显现出一大片!技术民警正在提取,提取完就送检,他不是说案发当晚直接回家了吗,铁证如山,我看他怎么狡辩!”

“门上和门框上也有?”

“也有,而且不少,我知道女同志有生理期,流点血很正常,但不可能出现在门上门框这些位置。”

技术民警勘查出那么多血迹,不是被害人的就真见鬼了。

分局上上下下被这个案子搞得焦头烂额,现在终于真相大白,朱明东激动不已,靠在警车边举着手机又说道:“想第一时间给韩局汇报,韩局好像关机了,打好几次没打通,看样子只能等检验结果出来,等明天上班再汇报。”

冯锦辉回头看看干休所,凝重地说:“我跟韩局在一起,他在贵省工作时的一个部下牺牲了,这会儿正在安慰烈士亲属,等会儿我帮你转告。”

“韩局的老部下牺牲了?”

“搞缉毒的,才三十四岁,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总之晚上别给他打电话,他心情非常不好。”

“理解,换作我遇到这样的事,我心情一样不会好。”

办正事要紧,生怕分局再出错,冯锦辉禁不住提醒道:“朱局,我建议别急着提审陈庆余,先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凶器,再找11号早上去过现场的所有人,问清楚案发后陈赶到现场有没有抱被害人尸体,身上有没有沾上血迹。

虽说过了8个小时,血已经凝固了,但他如果抱过尸体,身上一样有可能沾有血迹。现在把情况搞清楚,这就不可能变成疑点,将来就不可能因此扯皮。总而言之,这样的命案积案证据比什么都重要,绝不能掉以轻心。”

“冯大放心,我不会轻易提审他的,就算提审也要让他接着撒谎,等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保证案发当晚没去过现场,再亮出证据让他圆不过来这个谎,让他无法自圆其说。”

“对,就这么办。”

“冯大,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你那边要多费点心,战友牺牲韩局心情不好,他安慰亲属,你也要劝慰劝慰他。干我们这一行,这种事难免遇到,不说了,想想就痛心。”

……

是啊,谁遇上不痛心呢?

冯锦辉不由想起当年带过的一个徒弟,小伙子才二十三岁,处理的不是大案要案,只是一起很普通的因打麻将引起的纠纷,一个家伙输急了和另外几个参赌人员大打出手,小伙子接警赶到现场制止。

结果那混蛋打红了眼,一板凳砸到小伙子,当场死亡,脑浆都被砸出来了,白的红的流了一地,现场惨不忍睹。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想到牺牲十几年的徒弟,再想到韩局那个牺牲在境外的老部下,冯锦辉心情格外凝重,在干休所传达室门路徘徊就是不愿意进去,不敢再去看烈士亲属那悲痛欲绝的样子。

韩博在楼上一直呆到快凌晨1点才出来,冯锦辉就这么在门口等了几个小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