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雷霆行动”

当上市局副局长之后,韩博最大的感触是会议多了,各种活动多了。

省厅召开的关于刑侦、经侦、技侦方面的会议必须要参加,市里关于综治维稳之类的会议只要点到名也要参加,然后是内部的各种会议,诸如全市刑侦工作会议、部署专项行动等等。

考虑到他这个“破案局长”很忙,许多会议关局和周局还特意安排另外几位副局长去,就这样还“三天一大会、两天一小会”。

表彰、接待等活动同样不少,今天一上班又遇上一个活动。

市公安局以“忠诚保平安基层建功勋”为主题,隆重举行机关民警下基层挂职锻炼欢送仪式,关局亲自参加并讲话。市局党委全体成员,市局各单位主要负责人和100多名下基层所队挂职的机关民警参加仪式。

既是锻炼干部,也是“警力下沉”的重要举措。

动员部署、上报人选、统筹分配搞了很长时间,甚至对“下派”的机关民警进行了5天的封闭式培训。

这些年“机关化”越来越严重,机关民警这么多,基层所队警力却那么紧张,警力下沉非常有必要,这样的活动韩博很愿意参加,甚至觉得下派100个太少了。

欢送走即将要过“白加黑”、“5+2”生活的机关民警,跟关局、周局寒暄了一番,韩博回到办公室换上便服,背上电脑包独自步行去地铁站,打算先乘地铁再换乘公交前往办案地点设在安保区的一个专案组。

刚走进地铁站刷完卡,江亚男打来电话,不等他开口便机关枪似的说:“一个人过是不是很逍遥?嫂子打电话了,让我提醒你有时间回家开窗通通风。”

差点忘了这一茬,韩博笑道:“今晚没什么事,今晚回去。”

“今晚别回去,晚上来我家吃饭。”

“什么事?”

“学文和佳琪来了,当然要聚聚,星伟下午也回来。”

“学文和佳琪来了,我怎么不知道?”韩博倍感意外,下意识停住脚步。

江亚男回头看看田学文一家三口,拉开车门没好气地说:“你是大局长,你多忙啊,哪会在意我们这些没出息的老同学。对了,还有没出息的老部下。”

田学文不只是考研时的老同学,在北-京进修那四年经常聚,后来甚至把他从北-京拐到南港。跟李佳琪的关系同样不一般,她既然是同事战友也是弟妹,被外派去南非那些年,去年刚卖掉的滨江小区那个家就是他们两口子帮着照应的。

不夸张地讲,他们真跟亲人差不多。

韩博很是歉疚,急切地问:“不开玩笑了,他们在哪儿,什么时候到的,打算在深正玩几天?”

“在我身边,准备去中英街,”江亚男挺着大肚子挪上驾驶座,回头跟田学文、李佳琪和小家伙田壮壮做了鬼脸,趴在座椅上说:“昨晚到的,晓蕾送他们去机场的,学文过来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佳琪请了一星期假,也不是请假,是补休,带壮壮过来玩几天。”

“昨晚来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还好意思说,昨晚给你打多少次,一次没打通,失踪失联!你如果不是警察,不是公安局副局长,我们早打110报警了。”

想起来了,昨晚安抚杨勇的亲属,手机关机,谁也打不进来。

韩博正准备解释,江亚男突然道:“学文想跟你说话,你们聊,我开车。”

“韩哥,忙不忙,没打扰你工作吧?”师兄调到深正这么久,还是头一次来找他,田学文真有那么点兴奋。

“没有,我在地铁站,能听清楚吗?”

“还行,不过确实挺嘈杂的。”

“地铁站就这样,有信号已经很不错了,”韩博不想上车打电话影响他人,干脆走到一边等下一趟车,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调侃道:“参加学术研讨会,学文,是不是制药公司组织的,请你们来开个学术会,帮你发几篇论文,请你免费旅游,完了好让你帮他们多开药。”

田学文被搞得很尴尬,因为来参加的这个学术研讨会确实是药商组织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看样子被我猜中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反正他们有的是钱,而且确实能利用这个机会跟同行进行学术交流。但作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不能忘记希波克拉底誓词,不该开的药不要给人家开,不该拿的不能拿。”

也只有他才会说这些话!

田学文回头看看妻子,笑道:“韩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