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抓捕

下午5点06分,查身份证这条线出现转机。

刑警五大队副大队长杨洪亮汇报,在南凌社区蹲守一下午的刑警巫中海终于发现疑似新新网吧网管的二十岁左右,正骑着一辆电动车往镇上而来。

“洪亮同志,小巫同志是在什么位置发现的?”

“报告韩局,小巫是在景寿路与南单路交叉口附近发现的,行进方向由北向南。”

“手机信号消失的大概位置对上,手机信号消失的时间也对上了,应该不会错,让巫中海同志盯住他,你们立即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抓捕方案,不要把动静搞太大,尽量别引起其有可能存在的同伙警觉。”韩博抬头看着刚调整完比例尺的电子地图,算算信号消失的时间,嘴角边勾起一丝笑意。

“是!”

杨洪亮、老许和小宋下午没光顾着看电影,两个人在网吧里蹲守,旁敲侧击了解这个网吧尤其两个网管的情况,一个人出去勘查地形,甚至去了一趟离网吧不算远的派出所。

在网吧里抓捕动静太大,杨洪亮早想好该怎么动手。

在路边打完电话,揣起手机朝老许和小宋使了个眼色。

小宋很默契地去开车,老许则同他一起沿街步行,快走到第二个红绿灯路口时,等候已久的派出所民警推开面包车门,载上二人往北而去。

“小巫,目标到哪儿了?”

“刚到建材批发市场,刚才停了一下,在路边买了两份快餐。”

“我们马上到,盯紧了,千万别跟丢。”

“杨大放心,他跑不了的。”

小巫拍拍黑车司机肩膀,早知道这位客人是警察,并再三确认他们不会管非法营运,而且会按照事先谈妥的价钱支付包车费,不仅很配合甚至有些兴奋,回头道:“巫警官,别担心,我帮您盯着呢。”

“王师傅,我不是怕你跟丢,是怕你等会儿把握不好分寸。”

“您看我驾驶证,A证,十几年的老司机,大车都开了,开小车跟玩似的,保证帮您演好戏。”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王师傅又不放心地说:“巫警官,漆要是蹭掉了,您不光要帮我去补漆,还算误工费。”

“你不是有保险吗?”

“保险公司的电话能乱打?巫警官,跑黑车也不容易,现在报个险,保险公司是帮你修,但不是帮你白修的,下半年要涨保费。”

“行行行,你自己也小心点。”

正说着,网管骑着电瓶车左转弯,经过两侧全是工地,全砌有围墙的路段。

这条路不长,东西不到500米,车辆和行人也不是很多。

见公安的目标离右侧路牙有两米多,王师傅看看两边的后视镜,紧握着方向盘一边连摁喇叭,一边从右侧超车。网管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正准备往路中央让让,前面又传来汽车鸣笛声,一辆灰色面包车迎面而来,把他夹在中间。

“干什么干什么,怎么开车的!”网管吓一跳,捏着刹车双脚撑在地上。

面包车突然急刹,司机摇下车窗怒斥道:“不想活了!你看看你,都骑到马路这边来了。想死没让拦着,别这样害人!”

骑到马路中央是不对,但不是要骑过来的,是被逼过来的。

网管越想越郁闷,正准备辩解,把他逼到路中央的黑色轿车已扬长而去。

这时候,面包车上跳下两个人,先看看车身,旋即一个攥住电瓶车龙头,一个指着车身上的一道划痕咆哮起来,“小眼镜,瞪大眼睛看看,车被你剮这么长一条印,你别走,先把这事说清楚。”

有没有搞错!

网管不是郁闷简直是气炸了,边试图推开紧攥着龙头的人边吼道:“怎么着,想讹我?你们瞪大眼睛看看,我离车有一尺远,怎么会刮到你车!”

“奶奶的,刮这么长一条痕还不承认?”

“你看看你骑到哪边了,不是你刮的谁刮的,站在别动,我打电话报警,看交警怎么说,看交警让不让你负全责。”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碰瓷!

但瓷也不是这么碰的,不是应该行人碰汽车吗,怎么变成汽车碰骑电瓶车的?

一开口就能听出司机是本地人,从面包车下来的几个也是本地人,本地人怎么这么坏,欺负一个骑自行车的外地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边只有一张嘴,对方三四张嘴,甚至不再说普通话了,用一口他完全听不懂的东广话大发雷霆,看架势显然是在让围观的人帮着评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