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公安部机关,政治部主任办公室。

杨主任看完文件,摘下眼镜,不快地说:“人是他们要走的,现在又要退回来,这算什么事?当人事调动是儿戏,组织原则还要不要了!”

主任手里的文件是有点荒唐,但事出有因。

政治部副主任兼人事训练局长丁亚东解释道:“杨主任,2号首长出席‘高交会’期间,深正发生过一起针对韩博同志的案件,犯罪嫌疑人极其危险,不仅有枪支还有雷-管-炸-药,属重大安全隐患。八局和九局全知道,为此特别加强首长在深正期间的安保。

这个案子是破了,嫌犯,确切地说是逃犯已抓捕归案。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至少有四名同案犯在逃,东广省厅和深正市局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会实施更疯狂地报复,且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拥有巨额作案经费。这次是主犯亲自动手,要不是韩博同志料到先机,在主犯即将用无人机挂炸-弹发动袭击的关键时刻,成功锁定其位置,果断采取行动,后果不堪设想。”

跟首长扯上关系的事就不是小事。

杨主任低声问:“八局和九局全知道?”

“知道,柴局一天打几个电话问紧张,直到主犯落网,爆炸物全部缴获才松下口气。戴局对韩博同志评价很高,事实上韩博同志干得也确实很漂亮,化被动为主动,处处料敌先机,不仅成功抓获主犯,且枪没响,炸-弹没爆,在首长抵达深正的两小时前成功排除掉这个隐患。”

“案子破了是好事,应该评功评奖,为什么要把韩博退回来?”

“他们可能有两个考虑,一个是担心韩博同志的安全,二是担心潜逃境外的几个同案犯卷土重来,不想再被搞得提心吊胆……”

东广那么大,难道一个副局级干部都安排不了?

部下显然还有一点没说,韩博不同于一般干部。

尽管工作关系在东广,是东广的省管干部,但某种意义上他依然是公安部的人。东广方面既不能拿一个副局级干部及其家人的安危当儿戏,同样不能把一个公安部机关重点培养的干部不动声色安排到一个无足轻重的岗位,甚至调出公安系统,甚至让他隐姓埋名。

这种情况下,与公安部协调,把主动权交给公安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杨主任对韩博印象深刻,也能理解东广方面的难处,但始终觉得如果就这么一口答应,会影响到公安部机关的威信。这不是你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的地方,同样不是你们想要人就要走、不好安排就退回来的单位。

然而,出面协调这件事的不是东广省公安厅,而是东广省委。

杨主任权衡了一番,淡淡地问:“老丁,你怎么看?”

“主任,韩博同志的政治素质和业务能力毋庸置疑,这一切也正是因为他政治素质硬、法治意识强,早在六七年前就力排众议、顶着方方面面压力依法履职有关。作为一个公安民警,被犯罪嫌疑人恨之入骨,我觉得不仅不丢人反而是一种光荣。”

“他不是有个绰号叫‘韩打击’吗,打击力度越大反弹大,打击多了有可能遇到的报复越多,你就不怕这是一个烫手山芋,不怕要跟他不死不休的犯罪嫌疑人追到北-京来?”

“主任,要来首都搞事的犯罪分子还少吗,论危险程度,他们能有那些恐怖分子危险?”

“这倒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公安部可不是怕事的政府部门,杨主任也不认为自己是怕事的人,忍不住笑道:“接着说,说说你们人事训练局的意见。”

丁亚东扶着椅把调整坐姿,笑道:“他虽然是从刑侦局下去的,但提副巡视员后在刑侦局并没有干几天,刑侦局的编制职数也满了,再回刑侦局不太好安排;而且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