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小麻烦、大麻烦

南-港是1984年国-务-院批准的14个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之一,与深正等四个经济特区及南海岛由北到南连成一线,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沿地带。

提到经济特区,许多人只知道深正这个“尖子生”,不知道另外三个“同学”。

在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中,南港没能像著名旅游城市清岛、达连一样成为“尖子生”,一直名声不显,许多内地省份的人甚至没听说过这个东抵黄海,南望长江,与东海灯火相邀,“据江海之会、扼南北之喉”的地级市。

这不意味着南港经济发展得不快,也不意味着南港城市建设搞得不好,主要是江南的几个“小伙伴”太优秀,眼球全被他们吸引走了,让南港显得有些默默无闻。

事实上变化真大,大到每一次回来都有快不认识的感觉。

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去东海再也不用轮渡,也不需要绕很远的路,全程高速,只有两小时车程;江北人盼星星盼月亮,盼望几十年的铁路终于建成了,以后去首都或西北、西南、东北省份的一些大中城市,再也不用去东海或去江城坐火车。

开发区规模越来越大,到处是极具现代化气息的大厂房。

港区整个儿升了一次级,以前的货场变成海关监管的集装箱堆场,以前的小吊车变成大龙门吊,一号码头、二号码头和三号码头的泊位上停靠的全是五万吨以上的大货轮。

最让韩博惊叹的是高架桥,从高速出口经开发区直到闹市区,简直拔地而起。以前开车要花30分钟甚至更长时间,现在一会儿就到。

“我们快到了,刚下高架,认识认识,晓蕾认识,就算她也不认识还可以开导航。”

故地重游,韩博感慨万千。

摘下蓝牙耳机,回头笑道:“程疯子和周大姐已经到了,佳琪正在路上,小任在外地办案回不来,王解放会来,老程说他也在路上。”

李晓蕾把刚检查完的絮絮的作业放一边,下意识问:“没别人?”

“人走茶凉,我都走多少年了,一直保持联系的也就他们几个。”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有没有家属。”

“好像……好像没有。”

在丝河老家给婆爷爷办丧事,农村喜欢大操大办,三个舅舅全是搞装修的老板,不光有钱也舍得花钱,过去这些天不知道摆过多少桌,李晓蕾真被搞怕了,不想再参加应酬饭局。

“他们都不带家属,我跟你去做什么?”她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用商量的语气说:“要不在前面公交车站让我下车,真累了,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他们又不是外人!”

“我知道,但也不是多长时间没见,你刚回来,我不是,前段时间还一起吃过饭。”

……

她早在确认顾思成失联托管前就同韩芳一起回来过,在南港呆近一个月,期间没少跟周素英、李佳琪她们聚,想到她确实比较累,韩博也不勉强。

干脆让她开车回酒店筹备处,自己打车去长江酒店。

李佳琪已经到了,正站在门厅和程文明、周素英一起等候,一见大哥兼老领导驾临,抢着上来付车费。

她是真正的自己人,跟她用不着客气。

韩博一边紧握着程文明的手,一边道起歉:“老程,素英,不好意思,晓蕾先回南州了,农村怎么操办丧事你们知道的,这些天真是被搞得身心俱疲。”

认识不是一天两天,站这儿的全不是矫情的人。

不等程文明开口,周素英便感同身受地说:“理解,农村现在哪儿都好,就是办事麻烦,尤其办丧事,大操大办,一个程序不能少,现在程序好像比以前还多了。一家看一家,连办丧事都要攀比,社会舆论大,谁要是从简,真会被戳脊梁骨,真会被那些老人生前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