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冲进去

田不拘神情傲然的坐在审讯桌后面,面带不屑笑容的扫过眼前这一老一少,美滋滋的抽着香烟,在袅绕升起的烟雾中,整个人的纨绔气息释放的淋漓尽致。(

“苏沐,你说你早点服软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现在倒好,还要在这里待着。不但你要受罪,就连这个老头都要受你连累,你说你这犯得着吗?”田不拘傲然道。

苏沐冷漠的扫过田不拘,眼光落在马奋身上,冷然道:“马队长,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田不拘是公安局的人吗?他为什么能够出现在审讯室?而且能够这么嚣张的坐在审讯位置上?这难道就是你们刑警队的办案程序?”

砰!

马奋还没有说完,田不拘却是狠狠的拍了下桌子,神情狰狞的锁定苏沐,“少他娘的在这里给我说这些没用的,苏沐,今天我就是要玩死你。马队长,别和他磨叽了,上手段吧!记着,要慢慢的折磨他,千万别一下子给弄残废了。”

“我知道了田少!”马奋是铁心一条道走到黑,竟然连警察最基本的原则都不要,如此厚颜无耻的听从田不拘的话。

“我明白了!田不拘,你这是要撕破脸皮,不顾廉耻的玩下去是吧?”苏沐冷笑道。

“你说那!”田不拘傲然道:“我早就给你说过,在我的地盘,你别想翻身,现在你总该信了吧?苏沐,别怪我不给你机会,现在我就是将电话放到你面前。让你叫人,你能叫的了谁过来?和我斗。也不瞧瞧你到底有没有那个资格!”

“田少,没有必要和他们在这里废话了,不就是一对骗子吗?交给我收拾就是!”马奋自告奋勇的拍着胸脯道。

“别,马队长,我说了要慢慢的玩,要让他在绝望中受尽折磨。”田不拘狂妄的喊道,手臂甩动间唾沫星子乱飞。

“苏沐。有本事你现在就打电话!”

“好!”苏沐没有再迟疑什么,转身瞧了下徐中原,微笑着道:“徐老,看来今天这事是没有办法善了了,我只能够打电话找人帮忙了。”

“没那个必要!”

谁想徐中原大手一挥,竟然阻止住苏沐。“既然是我让你来这里的。那我自然便有办法将你带出去。我还就不信了,没有我的点头,谁敢动你一下!”

噗嗤!

听到徐中原的这话,不但是田不拘愣住了,就连马奋他们几人也都愣住。不过很快几人便噗嗤着笑出声来,幸好他们经过调查,知道徐中原几天前便开始在古玩街摆摊。只是个普通的老头。不然的话,他们刚才倒真的会被他那股气势所镇住。

“别说这老家伙倒真的有股气势凌然的架势,嘿嘿,我说老头,你是群众演员吧?是不是在村里面演戏演多了!哈哈!”田不拘狂笑着。

“就是,还没有你的点头,谁敢动他一下!老头,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刑警队。你以为你是谁?还敢放出那样狂的话来。信不信,我现在第一个收拾你。”马奋不屑道。

“放肆!你们就是这么办案的?你们对得起身上的这身衣服吗?怪不得老百姓说。有些警察比流氓还要流氓,我今天倒真的是长见识了。马奋。你叫马奋是吧?我敢和你打赌,你不但动不了我一根手指头,我还要将你这身皮扒下来!”徐中原义正言辞道。

哈哈!…,

田不拘笑的越发大声,张狂的样子将纨绔的气息淋漓尽致的发挥着。“马奋马队长,你赶紧动手收拾了这个老头吧,我要是再听下去,真的会肚子疼的。”

“好咧!”马奋蹭的站起身来,冲着旁边的两个刑警打了个眼色,“你们两个给这位老爷子好好的松松筋骨,让他尝尝咱们刑警队的红烧肘子!”

“是,队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