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享尽荣耀,又怎甘再落魄?

作为一县之长是不是应该坚定不移的走唯物主义的道理,相信唯物主义那?想必这样的问题,在被问出的时候,都会被对方毫不犹豫的告知,当然,必须,不然你以为那?只是现实是什么样的?现实就是最为残酷的,是最为难以让人置信的,是表面一套暗地里一套的。带着面具生活,已经成为一种潜规则。

就像是这时候的侯柏凉。

作为殷玄县土生土长起来的县长,侯柏凉是个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头发有些秃顶,容貌很为普通,确切的说像是他这样的人,如果说不是有着县长的身份作为光环,放到大街之上,是没有谁会多瞧一眼的,他就是会属于那种被直接无视掉的类型。

但偏偏他却是县长,只要有着这个身份在,那一切就都将不同。要不怎么说,权势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外衣,有着这样的外衣在,真的是能够解决掉很多事情的。

在这殷玄县之内,侯柏凉盯准的原本是县委书记的位置,但谁想到会变成这样。之前被张北夏挤下,现在好不容易将张北夏给拿下,又冒出来一个所谓的苏沐,这让侯柏凉真的是感到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的很。

殷玄县之内,谁不知道侯柏凉的权势是滔天的,作为从副镇长,镇长,镇党委书记,副县长,县长这《一》《本》《读》小说 ybdu样一路升上来的侯柏凉,你就算是用脚指头想,都能够知道他的势力在这殷玄县之内是如何的盘根错节。像是这样的情况,原本是不应该出现的。但偏偏阴差阳错之下,就这样形成了。

等到上级发现之后,不断的开始想要派人进来,进行分化之时,殷玄县却已经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再加上侯柏凉那也是有后台的,所以殷玄县的情况,就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存在着。

这和当初李隽在花海县之内的情形是截然不同的,李隽怎么说都不是地头蛇,是空降下来的。而侯柏凉却是拥有着本地话语权的本土势力代表,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你以为侯柏凉怎么敢甩开膀子。敢那样将张北夏给拉下来。虽然说没有人知道是他做的,但谁都能够猜到。

这才是最为恐怖的。

明明猜到,却没有足够的证据拿下侯柏凉,越发的刺激着侯柏凉的野心。

现在的侯柏凉就坐在自己的别墅之内。眼前坐着的便是张眸。说起来张眸那的确是商禅市内的大师。在市区之内都有着一整套独栋别墅。并且被他命名为张府。没有谁知道侯柏凉和张眸之间的关系并非是表面上看着的那么简单,两人是一荣俱荣的,因为张眸就是侯柏凉扶持起来的。

而侯柏凉的很多事情。张眸也是知道的,并且就是他代为办理的。

“县长,不用担心,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再像是对付张北夏那样,将那个什么新来的县委书记搞定。不过这次要是做的话,就不能够在殷玄县内动手,怎么都要将你的关系给撇开。”张眸说道。

一系唐装的张眸,胡须发白,加上故意流露出来的那种气势,倒是真的有种仙风道骨的架势。只是知道他底细的人都会清楚,这家伙就是一个无所不为的活牲口。

“不行,这事不能够操之过急。毕竟对方还没有上任,我们还不熟悉他的情况。等到他上任之后,咱们再说其余的事情吧。”侯柏凉说道。

“也好!”张眸道。

“这次让你过来是想着告诉你,最近市里面可能会有人找你过去帮着算卦之类,这是那人的资料,你熟悉下,到时候不要乱了阵脚。”侯柏凉递过去一个档案袋道。

“明白!又不是第一次办这事,放心吧,不会出错的。”张眸笑道。

“你办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侯柏凉笑着端起眼前的酒杯,就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电话陡然间刺耳的响起来。这个时候还有人打过来电话,侯柏凉眉头不由微皱,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升起。

“是什么事?”

就在这样的猜测中,侯柏凉拿起电话,那边顿时传来李建新惊慌失措的声音,“姐夫,你真的要救我啊,我这次真的是办了错事了。”

“慌什么慌,有什么话不能够好好说,给你说过多少次,做任何事说任何话都要冷静,你怎么就是记不住那!”侯柏凉漠然的冷喝着。

侯柏凉天生就是一个生性薄凉之人,对侯家人尚且是不加言辞,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