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六章三个失眠的女人

绝处逢生。,

柳暗花明。

置于死地而后生。

朱槐笛哪怕是再敢想,都没有想过有这样的大好事降落在自己头上。这算是什么?这难道就是上天的眷恋不成?哪里有比这样的眷恋更加让人激动和兴奋的。要不是他确认苏沐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他真的是会认为苏沐不过就是在调笑他,在对他进行一种从精神到**上的致命摧残。

“我能让你像是以前那样健康。”

这就是苏沐说出来的话,健康,很为简单的字眼凝聚着的却是一种希望,一种带给朱槐笛梦寐以求的希望。只有在真正失去后,朱槐笛才会对这样的希望是有着那样的眷恋,才会知道在自己心中,对这样的希望是怎么样的渴望。

“你真的能做到吗?”朱槐笛眼神急切,说着从沙发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不要激动,你的身体情况是不允许你激动的,我没有说错,你也没有听错,我的话就是那样。我说我能让你变回以前的健康状态,我能够治好你的经脉断掉。不要忘记,你得经脉是我断掉的,我能够治好,这个貌似很正常吧?我不但是能够治好,只要你宣誓效忠的话,我还能够让你的内力变的更强。”苏沐双眼炯炯有神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朱槐笛难以置信道。

要知道朱槐笛并不是谁都能够糊弄的人,他的经脉断掉后。如果说是能够治好的话,荆轲是断然不会放弃他的。组织中有着专属医生,那些医生对朱槐笛是宣判了死刑的,说朱槐笛肯定是废人一个。所以说荆轲才会拿定主意,毫不犹豫的将朱槐笛给驱逐走。

而现在苏沐却说是能够治好他的,你让朱槐笛如何能够不怀疑?

“你有我骗你的必要吗?我既然说能够治好你就肯定能做到,我将你废掉的,难道说你还怀疑这点吗?现在给我答复吧,到底要不要宣誓效忠?”苏沐不为所动,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态度。

犹豫迟疑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在朱槐笛身上的。

朱槐笛都已经这样。要是说苏沐能够将他治好的话。让他跟随宣誓效忠又有何妨?苏沐现在所展现出来的能力,早就让朱槐笛敬服着。人家是能够翻手间就将自己给灭掉的强者,难道说需要蒙骗自己吗?苏沐也就是想要借助自己的力量做事,所以说才愿意给自己这个机会。自己是绝对不能够再乱想的。

“我愿意。”

朱槐笛在说出这话后。心情一下就变的很为轻松。面对着苏沐,态度诚恳道:“我朱槐笛愿意誓死追随苏沐,惟命是从。倘若敢违背苏沐,必当五雷轰顶。”

“好,哈哈,朱槐笛,我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保证。你不要怪我这样逼你,实在是因为我爱才心切。我知道像是你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够浪费掉的,我当初和你对战,那是各为其主,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从今天起,我希望咱们之间就是能够很好相处。跟随着我,总比你当刺客要强吧?要是说真的找到了惜儿,难道说你想要让她知道你是个刺客吗?”苏沐大笑道。

这个才是最致命的理由。

朱槐笛是绝对不愿意让惜儿认为自己是个刺客的,那种身份是他不想要的。真的要是好不容易找到惜儿,惜儿却是因为自己刺客的身份而疏远自己,那朱槐笛会后悔死的。想必刺客的身份,只要跟随着苏沐,哪怕是作为司机,那也是为国家领导干部服务的,那种光明正大的身份,才是朱槐笛能够拿出手的。

想到这里,朱槐笛真的是有种后怕。

幸好现在遇到了苏沐,不然等到一切都将发生的话,那后果会是很为糟糕的。

“你要是可以的话,咱们现在就能治疗。”苏沐微笑道。

“我要,我想现在就治疗。”朱槐笛急忙道,他是真的一天都不能够等。这两天你以为他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整天和那些乞丐为伍不说,就算是那些乞丐对他也是冷眼旁观着,是随意的欺凌着。

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的朱槐笛,饱受冷眼的这种悲惨生活,再也不想要有。

“那就开始吧。”

半个小时后。

苏沐将朱槐笛安排好后,就出现在属于周瓷的套房中。他知道这时候的朱槐笛是没有任何事情了,他的经脉其实压根就不是被废掉弄断,而是被苏沐借助着内力进行了一种压制,所以才会给人种错觉。

为什么非要将朱槐笛留下来那?

苏沐需要保镖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