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2章被遗忘的谦恭

周末的天州市是繁华的,随便哪个商业中心地带都能看到人头攒动。他们有的是闺蜜朋友出来逛街购物,有的是一家老少出来游玩,有的就是纯粹想要在这炎热夏季找到一个能纳凉的场所,而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一座城市能像这样繁华都是值得肯定的,都说明城市的繁荣兴旺,是绝对值得拍手相庆的好事。

和商业地带的繁华不尽相同,眼前是一座极为普通的街心公园。

像是这样的街心公园在天州市拥有很多,它们像是温婉细腻的明珠,点缀着这座城市的美丽,让天州市多出一种别样风情味道。而在这家公园的一个凉亭中,此刻坐着的就是梁滨和蔺度。

这个地方是梁滨选择的,要是让蔺度选的话,是肯定不会在这样的大夏天选这里。这算是什么?没事找罪受吗?

但现在的蔺度哪里有什么选择权?

时间地点,那估计连见都不高兴见了。他也知道别说是这里,哪怕是路边,自己都只能是乖乖服从,提前过来候着。

谁让骄狂的自己做出来那种糊涂事,做错事就要承担后果。因此哪怕是额头上布满汗珠,哪怕是耳边传来令人厌烦暴躁的知了叫声,蔺度都必须毫无怨言,无条件的坐在这里。

梁滨淡然扫过满头是汗的蔺度,嘴角扬起一抹不屑弧度。

“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里和你蔺总见面吗?”。

“不知道。”蔺度摇摇头。

“蔺总你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难道你对这里就一点印象都没有吗?不过没印象也正常,谁让你蔺总现在是人前人后都有专人伺候。又怎么还会记着这个小地方?要不要我提醒下你?”梁滨冷笑道。

“这里?”蔺度被梁滨的这话刺激的赶紧就开始拼命去想,但他还是没有办法想起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只能是苦笑着摇摇头。“梁秘书,你就不要给我卖关子,这里难道说还有什么纪念意义吗?”。

贵人多忘事,说的应该就是你这种人吧?

梁滨心底嘲讽着,漠然说道:“这座街心花园叫做安宁,是你蔺度没有发家之前。第一次和我见面的场所。你或许已经忘记了吧?当初你能认识白书记,还是我梁滨牵线搭桥的。但这之后当你和白书记联系上后,就将我当成是一个路人甲。随着你的买卖越做越大,你对我的那种淡漠也就越来越严重,有时候连多寒暄几句都似乎不耐烦。虽然你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是聪明人,谁不知道谁呢?”

“俗话说的好,吃水不忘挖井人,你蔺度是怎么做的?你都不但是忘记挖井人。你还是只要有机会,便想着狠狠的踩这个挖井人几脚。不要说我说的不对,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你想要否认都没有办法。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初你和我认识的时候,脸上所流露出来的那种谦恭。可惜啊,蔺度,你早就将那些谦恭抛在脑后。”

蔺度的后背倏的冒出来一层冷汗,看向梁滨的眼神也多出一种畏惧。

“其实…我…”

面对蔺度的迟疑和结巴。梁滨平淡的望着前面的人工湖,幽幽道:“做人最忌讳的就是像你这样做事。将曾经帮助过你的人,当成踏脚石对待。你后来的骄狂我全都看在眼中,我也曾经提醒过你,做人要低调,但你是怎么给我说的。你说你有钱,所以说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真是可笑至极的理由。难道说这个世界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难道说你蔺度活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话就是鬼话。”

“其实你和白书记关系不错,也只是你一厢情愿的认为。你难道不知道在这天州市像你这样的企业家有很多吗?你能够进入到白书记视野,是因为当初你的谦恭。谁想你连最起码的谦恭都忘记,这样的人又怎么还能够奢望得到白书记的青睐?蔺度。我今天之所以会和你见面,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要告诉你,有些事情不要去碰触,碰触的话就会有危险。”

“大千房产发展到现在殊为不易,但再不容易的成就,想要推到毁灭的话,倒是很容易的。不过有点你倒是可以将心吃进肚子里面,不管是白书记还是我,都不会对你们大千房产落井下石的。我们还没有那么下作,怎么说你们都是优秀企业。但以后你们大千房产会怎么发展,就要靠你们的本事。顺便说下,以后的发展是要建立在这次能渡过危机的基础上,你们还是想办法将危机渡过去再说。”

说完这些,梁滨就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梁秘书,你不能就这样走啊。”蔺度赶紧站起身想要拦住道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