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吐沫问题

乔木脸上有点兴奋,连衣服都没有加一件就出去了,再进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瓶,当初给燕紫侍卫打开过的红酒,拿别的,怕引不起这位少城主的兴趣。万一这位再找个试毒的,一瓶下去半瓶了,还拿什么让这位燕少城主醉上一醉呀。

进帐篷的时候还打了两个喷嚏。燕阳少城主皱眉,这个时候这么一个地方若是生病了可怎么好,他们可没有人手照顾她:‘乔姑娘还是仔细些好,本少城主虽然承诺过要抚照姑娘,也不能任由乔姑娘如此不经意,这里距离燕城还有大半的距离,若是乔姑娘身子不好,本少城主是不会为了乔姑娘停下行程的。’

就这么两句破话,说了那么大老长,乔木耳朵里面都被‘本少城主的’这几个字给绕晕了。不挂上这个你能把自己丢了呀。你妈能找不到你呀。

为了神木为了这条唯一的回家的路,乔木愣是把暴脾气给忍下了,就当是耳旁风,我没听见好了。把一连串的唠叨都当做是美少年在关心我,在提醒我注意保暖,然后心情平复了。世界都美好了。

笑吟吟的把酒瓶递给这位燕少城主:“这是葡萄酒,跟糖水差不多,只是多少有点酒的辛辣,天气寒冷,少城主莫嫌弃,权当是驱寒好了,您放心,外面的侍卫们也有,方才进来的时候给了燕赤侍卫。”

不过燕赤没让侍卫们喝,这位侍卫首领对她防范意识强的很。怕这位乔氏女子把他们一群的侍卫都给撂倒了。

给了燕赤,燕阳倒是放心了,燕赤是个有脑子的,比燕紫可靠,至少在有关于妖女的事情上,比燕紫理智的多。

而且这东西看着燕紫曾经喝过,倒是不担心妖女下毒,再说了这么一个地方,对他这个少城主下毒,对妖女也没有什么好处,看着妖女脑子还算是够用,应该不会做蠢事。

伸出修长白净的手,把暗红色的琉璃瓶给接了过来。

燕阳打量手里的东西,单从琉璃瓶的工艺上就能看出,妖女所熟悉的环境要比他们燕城,还有大晋都要富庶的多。

琉璃瓶上弯弯曲曲的符号倒像是番邦的玩意。在庄子上的时候,燕阳就注意过,妖女的东西上经常注有好几种文字,或者符号。

根据这个说妖女通敌的话,也确实太武断,或许这隐士一般的乔氏家族,曾经到过的地方太多了,毕竟就是他能看懂的一部分也只是同他们大晋文字差不过而已。

所以从文字上推断不出来妖女的来历,只能算在博学里面。

乔木可没有人家燕少城主想的这么多,只是盯着人家少年的手在发呆,这小子胖乎乎的,手上却没有多少肉,修长白净耐看的很。

没想到一个用刀的人,手竟然这么有看头,想想自己带着茧子的手,乔木有些羞涩,一个女人的手竟然让一个耍大刀的孩子给比下去了,往后在这位燕少城主面前可是有点羞于出手了。

乔木暗搓搓的把自己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