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失而复得

燕阳净手过后,再次盯着脸上染上胭脂色的乔木:‘收拾收拾,让大夫过来再看。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太贵赶紧给乔木再次擦拭汗水,整理仪容,把被子给盖好,只露出来一双细白玉手蒙上薄薄的帕子。

看到太贵一连串的动作,燕紫头一次意识到,乔姑娘同过去真的不一样了,再也不是同他一起用饭,同他一起开车,一起在庄子里面骑马的乔姑娘了。有点失落,心有点闷。

燕阳带来的老大夫,都是大晋的宫廷供奉,不过到了燕城也算是燕城的属官,可想本事还是不错的。

老大夫诊脉好半天才开口:‘小姐身子虚,需要好好地修养,大概是水土不服,从脉象上来看,凶险的很,还要看夜里是不是反复热。要仔细看顾。’

燕阳皱眉,有点恼怒:‘不过是着凉,怎么这么严重。’

老大夫:“不光是着凉,还有肝肺火,冷热相冲,才如此凶险,幸好小姐的身子平日不错,或许恢复的很快也说不定。”

太贵吓得,手上的盆子都掉地上了:‘都是奴婢不好,没有服侍好小姐。小姐有个万一,奴婢以死谢罪,与小姐同去。’

不过这时候没人搭理她。都看着乔木呢。

老大夫才现自己好像没有说清楚,只是恢复的慢一些,作的时候凶险一些,熬过了也就没事了。

看看少城主的脸色,老大夫:“少城主宽心,既然已经退热,想来反复的机会很小的。”

燕阳心情相当的不好,不说乔木庄子上的各种新奇物件,还有那些大晋没有的物种,就说这人同他相处小半年的情谊,就让人不太愿意接收什么不好的事实。

燕阳也分不清自己想的是什么,哪头更重一些,不过不管怎么样,乔木都不能有事的:“乔少主有个万一,本少城主拿你是问。”

老大夫擦汗:“是,下官尽力。”实际上很轻松地,等退热了,在喝点清热解毒,泄肝火的汤药就好了,是自己没有表达的清楚。

夜里太贵领着几个丫头守着乔木都没敢眨眼睛。唯恐自家小姐反复热。

半夜乔木醒过来的时候,饿的晕乎乎的,身上都没什么力气了,想要开口,嗓子疼的都说不出来话。

太贵一脸的惊喜:“小姐,你醒了。”喜极而涕,声音都颤抖了。

几个丫头眼中都冒泪花了:‘小姐可还好。’

乔木扯着嗓子,挥挥手让丫头们下去休息:“没事,烧而已。”说不下去了,嗓子疼。

太贵利索的端过温水,轻轻地喂给乔木:“小姐别急着开口先喝点水,润润喉咙。”

喝口水,乔木也没觉得嗓子好受多少,不过还是饿,肚子直叫唤:“有粥吗。”

太贵:“有的,有的,不过大夫说,小姐此刻不宜进食”

乔木翻白眼:“听他的听我的呀,弄点粥去,身上有力气了,病就好了。”

正说着呢,燕阳就进来了,看到乔木,心下松口气:“醒了。”

乔木看到燕阳也很差异,这人怎么这个时辰还在这里呀:“大半夜的,烦劳少城主了。”

声音粗粝的让燕阳皱眉:“不舒服就少说话。”

乔木闭嘴,同这位也没什么好说的,说了半天,自己上火,烧,都是这人给憋屈的。

燕阳:“你生病的时候,你的丫头们眼都没有眨的服侍你,尤其是太贵。你若是在不醒来,怕是就要以死殉主了。”

乔木瞪眼看向太贵,这丫头还是个死心眼的,怎么乱说话呀:“乱说什么呀,多大的事呀,就是我真的有什么,你也不能做这种事情呀,那不是让我死都不安生吗。往后可不能乱说这种话了。”

太贵同几个丫头跪在地上:“奴婢是小姐的奴婢,自然是随小姐生,随小姐死。”

这还真背上人命了呀,乔木怕这个,一个人有多大的福气呀,背这么多累得慌,她天生不是这么富贵的命:“好了,这不是没事吗,可别生呀死呀的,多丧气呀。”

燕阳只是在边上冷冷的看着,把乔木的医药箱拎过来:“看看什么当用,赶紧把身体养好。”

乔木:“少城主说的对,也是我思虑不周,回头就教教这几个丫头,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只要给我打一针退烧的就好了吗。”

然后摸摸自己的嘴唇:“嗓子疼就罢了,怎么嘴巴和脸也疼呀,跟被人打的一样。”

太贵抬头看看燕阳,一句话不敢多说,可不是嘴巴疼吗,少城主按的多用力呀。

燕阳只是闲适的坐在边上,并不答话。

乔木吃药之前,还询问了自己的病情,听说有火,特意还翻找出来几片三黄片吃了。

燕阳比照着乔木吃的药,要带走一份。

乔木赶紧给拦了:“乱拿什么呀,这可不能乱吃。是药三分毒,乱吃会死人的。”说严重些,总比让这人乱吃好。

只是给了燕阳一份退烧的,一份去感冒的。三黄片什么的,就算了,这位少城主金贵,吃坏肚了,埋怨自己是小事,给自己定个罪什么的,多冤枉呀。

燕阳让人把药带好,站在床前,也不走人,乔木抬眼:“少城主还有吩咐。”

燕阳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一个金丝镂空的物件,甩给乔木:“这东西给你,不过你记住,你若是有个好歹,或者做出来什么事情,我不敢保证把你怎么样,可你这几个丫头,包括你府里的下人,还有燕紫、燕赤在内,都得跟着你一块死。”

乔木才接到自己的神木,手还有点哆嗦呢,失而复得的喜悦呀,相当于命根子终于回来了。

就被这位不讲理的少城主给气疯了,心火再次烧的胸口直疼:“你凭什么呀,燕紫大哥倒也罢了,燕赤那人跟我什么关系呀。你怎么乱杀呀。”

不对,关键是,燕紫也不该被自己连累呀。气糊涂了。

瞪着眼睛跟燕阳较劲儿一样。

听了这话燕阳心里就不舒坦,合着在她心里,燕紫跟她还真有关系是吧,想到这里莫名的不痛快:“不信那就尽管试试。”说完人家就走人了。

燕紫跟着他家少城主身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