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轻语

乔木:“有什么不对吗,还是我还还有什么该主意的。天『籁小  『说”

是有该注意的,不过,显然你不认为该注意,都没有同自己询问吗。好歹是自己的好友,未来的一年的粮食还要靠人家呢,燕三小姐不是八卦的性子,还是很义气的开口:“李氏轻语小姐的性子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性子柔和,样貌娇俏,为人很是不错,在燕城的口碑很好。”乔木茫然的听着,自己要了解这位李小姐做什么呀,难道要做好朋友吗:“你的闺蜜。”

燕三:“闺蜜,和解。”

乔木:“闺中密友,闺阁之间很好的朋友。我跟你之间能称呼闺蜜。”话题歪楼了。

燕三:“不是,不过是认识而已。”乔木不明白了,那这么正经八本的同自己介绍做什么呀。不够想想人家是宴会的主人家,自己了解了解也是不错的。

所以还是笑吟吟的听着,不插话了。燕三:“菁菁小姐在燕城以才学闻名。品貌都不错,性情同轻语小姐相比,差了一些。”

乔木:“有才学的人性子傲气一些,可以理解的。想必这位小姐的家学源远流长,不然才女可不是那么容易培养出来的。”

燕三用鼻子轻哼:“寒门士子而已,家学渊源,怕是他们自己都数不出来几个祖宗姓氏,不过是靠着付夫人兴盛了起来而已。”

看样子燕三是看不上这个付的什么人家了:“付夫人是哪位。”

燕三瞪着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乔木,一脸的难以置信。

乔木低头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妥当呀:“我该知道呀。”

燕三觉得有点呼吸不畅通,这人怎么一点政治敏感度都没有呀,作为少城主带回来的娇客,怎么连城主府府上的几位夫人都不知道呢。真是,真是没法跟她聊天了。

亏得燕阳还让自己带着乔木同这些人认识认识呢,人家根本就没走心。

太贵在边上纠结,付夫人似乎听谁说过,哪位来着,想要提醒自家小姐一下都不行了。

太贵觉得自己丫头做的不称职,回头就要把燕城上下的关系,各府的来往,关系撸一撸,有什么事情自家小姐心里也好有个数。

燕三:“你对城主府知道多少。”

乔木比较含蓄:“思译城主府不好吧。”燕三再次挑眉,乔木:‘呵呵,城主俊朗威严,体恤百姓,为人相当的大方。城主府的夫人小姐还有少主们容貌都非常好,尤其是三小姐。’燕三:“没了。”乔木:“没了。要不我再说点。”

燕三觉得吧,幸好今日听到这话的是自己,若是燕阳听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吐血,这位怕是根本就没把燕阳放在心里,不然为何对城主府如此不上心。

最让燕三小姐愤怒的是,这人所谓的认识,容貌都是放在第一位的,真是够了。能说自己眼光不好,交友不慎,这人怎么就这么肤浅。

太贵脸红,知道自家小姐一直都是个颜控,可没想到控的这么厉害,连城主那么贵重的人物,自家小姐第一个认识还是容貌上的,真的,真的丢人丢到府外来了。

燕三闭眼,深呼吸,想想自己院子里面的糖果,点心,还有配料,食谱什么的,缓缓地睁开眼,轻轻的开口:“城主府现在有四位夫人付夫人,也就是菁菁小姐的姑姑。付夫人的娘家是寒门子弟,可付氏如今在燕城声势日旺,他代表的不再是一个寒门子弟,而是整个寒门弟子。另两位少主都是付夫人所出。还有秦夫人、鲁夫人,他们就不说了,大晋四大名门之间,通婚联姻已是常态。另一位是王夫人,这位是大晋王上的妻妹。只有鲁夫人身边有六妹在。”

乔木:“都是联姻,四大家都连上了,算起来竟然是这位付夫人的底蕴最差。”

燕三颔,不过在燕城看来,虽然这位付夫人的身世最差,可她的子女在燕城却是最有前程,各种原因关系朝中事宜,不是她一个女子能够品评私下议论的。

燕三说的仔细,乔木听的乐呵,只当是漫漫长路,说些八卦打时间,反倒是太贵在边上仔细的记着。燕三小姐的一番心意真是白瞎了。

乔木:“少城主是哪位夫人膝下。”

燕三再次被憋屈了,这人真的就没有把自家弟弟放在心上,不然这么重要的问题都不知道,她怎么好意思开口问。

燕三平复情绪:“李夫人,就是轻语小姐的姑姑。也是燕阳的母亲,不过李夫人身体不好,早几年就没了。”

乔木有点可怜燕阳了,那么傲娇,肆意的少年竟然早早的就没有了母亲的庇护,那样的大家族,那样乱七八的关系里面想来没少吃苦。各种心酸怕是不足向外人道。

燕三:“燕阳的舅家是燕城李氏,数百年来都是同我燕氏一族同进退的,李氏一族子弟多从军,李大人更是手握重兵得城主信任。城主爱重李夫人,自李夫人去后,城主就让人改口称呼燕阳为少城主。”

乔木点头表示理解,豪门大戏呀,什么爱重怕是都是说说,最重要的还是人家李家手握兵权。

燕三:“我的母亲为侍妾,早早的就没了,得李夫人看重,自小带在身边,小时候就同燕阳一起玩耍,所以我们姐弟之间要熟悉一些。”

乔木再次点头,原来这么傲气的阿蛮,还有点曲折身世。乔木:“那个,能生出阿蛮这么漂亮的闺女,想来伯母定是位美人,能教导处阿蛮同燕阳这样性情的儿女,想来李夫人定然是位奇女子。”心里腹议,这么傲娇的儿女在,这位夫人养着怪不容易的,当初想来没少操心。

燕三噗嗤就笑了:“能相出这么安慰人的话来,想来乔木也是费尽心思了。”

乔木做抹汗样子:“是真的不容易,我肚子里面没有文墨,遇上这么郑重的话题,可不就被憋住了吗,还是阿蛮了解我。”

燕三:“没有乔木想的那么不堪,那么难以接收,有李夫人的照顾,我过得比其他的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