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八卦

跟人斗心眼,斗嘴,可从来没碰上这么直接,连面子上的事情都不愿意转圜的,任这位小姐再怎么八面玲珑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天』籁小』说

小李姑娘厚道:“乔姐姐的心思怕是都在机关术上,听爹爹说,他们制造衙门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是同乔姐姐一个性子,一心扑在制造技术上,说话各个都简洁,利索,平日里更是连同家人相处的时间都没有呢。别说同友人相交了。菁菁小姐你同乔姐姐相处多了就会明白了,乔姐姐就是这么简洁,专一的性子。”

这么磕磕巴巴的帮自己解围真是难为小姑娘了,乔木:“菁菁小姐莫怪,我自幼同人相处的少,不懂同人交往之道,确实如这位小李小姐所言一样,脑子里面除了机关术,很难在记住其他的事物,也是怕让菁菁小姐无趣,才不敢应邀。”

菁菁小姐再次捂着小嘴嗤笑:“这么说,乔小姐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了呢。”

乔木淡然:‘不敢当。’

本该就这么不欢而散的,至少乔木觉得说道这份上应该如此的。

谁知道这位贵女,这位菁菁小姐就不按套路出牌:“如此这般,我更要同乔小姐好生的熟识一番了,没关系,你不善同人结交,我结交你就可以了,咱们以后定然是好姐妹的。”

这就上升到好姐妹的地步了。小李姑娘被画风的转变,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菁菁小姐的性子传说中似乎没有这么谦和呢。

偷偷的看了乔木好几眼,要不要提醒这位乔姐姐一下呀。小姑娘又纠结了。

有人非得相交,非得说两人合得来,乔木也莫可奈何,只是虚应的闲谈。这位小姐自说自话的本事可真不一般。

好在燕三到这里真的就喝了两杯茶,看了看风景,就要打道回府了。乔木松口气,这么好的景色,可惜一同欣赏的人不对,哪天自己有了另一半,一定相邀这里浪漫一番。

影壁内,轻语小姐身后一群小姑将,菁菁小姐身后一群小姑娘,明显的两个阵营,不过此刻两个阵营的小姑娘都眉目舒展,神情愉悦的在恭送燕三小姐呢。

乔木跟燕三共进退的,菁菁小姐上前一步:“乔姐姐,今日相谈甚欢,可惜时间仓促,他日定然到府上拜访。”

乔木客气的打招呼:“是菁菁”小姐不嫌弃我孤陋寡闻,性子沉闷。”

菁菁小姐:“乔姐姐自谦了,是你我志趣相投,相处融洽。”

乔木被这话说的后脖颈子都起疙瘩了。小姑娘说的怪吓人的。

边上同燕三说客气话的轻语小姐,施施然的开口:“能交到乔小姐这样的朋友,轻语也荣幸的很,轻语对乔小姐的机关术神往的很,有机会定然去府上拜访乔小姐的。”

乔木眉目舒展,就跟听不明白一样:“轻语小姐抬爱了。”其他的一概不应诺,这群小祖宗呦,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干嘛为难自己这个阿姨一样的存在。

菁菁小姐笑盈盈的再次开口:‘咱们姐妹之间不需客气,乔姐姐自然欢迎我们的。’

乔木就不知道为何顷刻间多了这么一群的姐姐妹妹。

同诸位小姐挥手告别之后,燕三乔木走出影壁,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乔木回头看看影壁上大大的禅字,还有边上的八个小字。:“真不愧是名刹古寺,这禅意,参不透呀。”别2说山山水水的她看不明白,就是小姑娘们的心思她都整不明白。

马车上燕三:“有何心得。”

乔木深吸口气:“小姑娘们相聚,本来以为拼的是容貌,拼的是人品,从你身上让我领悟,其实他们拼的是爹,谁爹有本事,谁就有话语权。地位很重要。”

傲气的燕三小姐被这番见解给惊呆了,傻傻的开口:“你说的倒也有道理,不过菁菁小姐同轻语小姐,能够在燕城的贵女圈子里面这般风光,还是有他们自己出彩的地方的。”

乔木丫头:“不然,不然,比他们漂亮,出彩的姑娘一大把一大把的,没有他们的老子,家族,能轮到他们出彩。”

燕三捂脑袋,她想问的不是这个,看看乔木,算了,还是让这人自己去悟吧,能想到贵女们拼爹的人,怎么会想不明白其他的事情呢。

乔木也在想,想要日子过得安稳,不同一帮的小女孩搅合,她还得折腾,她没有爹拿出来跟人家拼,那就只有提高自己的地位。

想着自己一院子的破烂里面还有什么东西能拿出来给乔氏增加点筹码。

乔木并不把一次聚会太看在眼里,反倒是对普渡寺的景色一直难以忘怀,找一天,身边陪着对的人,一定要再去欣赏一遍。

同燕三分别后,回到府里,就看到燕阳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面喝着茶,吃着点心,还都是自己偷渡过来的好东西,这人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乔木当着燕阳的面吩咐乔管事:“少城主可是金贵人,怎么能在这种小地方招待少城主,下次一定要在正厅才可以。”

乔管事心里苦,这位少城主想到哪里,是他一个管事说了算的吗,不过自家小姐说的有道理,在乔府,不管怎么说这位少城主也是客人,在小姐的院子招待确实不妥当,低眉顺眼的:‘小姐说的是,都是老奴行事不周到。’

乔木挥挥手,本来也是说给燕阳听的,你一个半大少年,成天的上人家女人后院算怎么回事呀:“好了,这次就算了,下次要记住,少城主那是咱们们乔府最尊贵的客人,不可怠慢。”

乔管事:“老奴谨记小姐教诲。”

燕阳放下茶杯,瞟了一眼乔木,这女人不太识大体,想到今日的聚会,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城主府后院的女人争风吃醋的多了。燕阳觉得他还可以忍受这点不识大体的:“咳咳,几日不见乔少主越见威风了,当着本少城主的面就开始训斥下人了。”

乔木笑笑:“唯恐怠慢了少城主,这不得好好地跟他们说道吗,不知道少城主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少城主久等了。”

燕阳避而不答:“听说你去普渡寺赏花了,怎么样可还好呀。”

乔木坐在桌子的另一边,端起太贵给倒的茶水,喝口水才开口:“很不错,景色很漂亮。”然后一连串的吩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