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收货

一番感慨,感动了自己,感动了太贵。天『籁小  『说

剩下乔木一个人的时候,想想今天生的事情,忍不住都要给自己的人生喝彩了,平淡如水快二十年了,一夕之间似乎精彩起来了,跟唱大戏是的,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个热闹劲儿。

睡不着觉的时候,乔木愿意瞎捉摸,燕阳这个少城主,乔木就不想了,这位就是个高深莫测的,多半年了,从来没弄懂过。

能想的也就是那位菁菁小姐,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一个大家小姐这么不弃不舍的,在眼前晃悠,要说就是来组团的,乔木自己都不信,别说自己一个外来的孤身女子,就说自己同燕阳之间的关系,那不都是臆测吗。

再说了别人不知道,乔木自己心里明白呀,让她乔木进燕阳的后院,可能吗,你说自己都想得明白的事情,菁菁小姐那么一个精明的女子能不明白吗,她还这么风雨无阻的图什么呀,难道真的喜欢自己这个乔姐姐,乔木嗤的一声从鼻子里面笑出来了,想也知道不可能的吗。

再想想今日菁菁小姐拉着自己那番举动和说辞,乔木一拍大腿,明白了,这丫头就是过来宣告主权的呀。这是在告诉自己,燕阳同她付氏菁菁小姐的关系不一般呢。

自己怎么就那么蠢,这时候才想明白呢。人家菁菁小姐在自己跟前一口一个少城的,可不就是在告诉自己,她乔木同少城主之间的关系,同人家的关系差远了吗。

话说她乔木在乎吗,这点事还都是燕阳给闹出来的,估计同燕阳三不五时的到乔府走动有关系。

乔木觉得自己怪冤枉的,人家燕阳到乔府看的是后院的农作物,可不是她乔木,苦于燕阳对于后院那些稻谷的重视,没法对人明言,只能这么误会着了。

不过倒也弄明白了这位菁菁小姐的心思,幸好今日用饭的时候有屏风在中间隔着,若是真的安排在一桌吃饭吗,让这位菁菁小姐一琢磨,怕是以为自己同燕阳相处的太亲近,心中一恼恨,怕是就不光是宣誓主权这么简单了。

想想都后怕,女人的心思呀,不管大小有了嫉妒都那么难缠。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去,乔木还能收到燕三小姐的书信,知道这位闺蜜在京城安好,乔木心中很是安慰,

当然了对于书信中,燕三对后院稻谷的关注比她乔木本人还多的语句,乔木就有点无语了,这两位姐弟可真是亲姐弟,关心的方向都那么一致,能说燕城主教导的好吗。

乔木本来想给燕三回信的,不过也不知道燕三小姐什么时候就回来了,想想也就罢了。想着若是燕三直接在京城嫁的话,回头她连着嫁妆一块让人送过去就好。

当然了若是不这么着急就嫁人,那更好了,他们还能在一起一个冬天。有什么事情不能回来再说呀。

九月农斋里面的稻田一片金黄,稻谷已经成熟了。

燕阳特意让钦天监的属官看过天气,收割稻谷的日期早早的就安排妥当了。

乔木心说不就是收稻子吗,还弄得这么正经八本的。竟然连朝廷正经的官员都惊动了。

没想到这还不算,人家燕阳插秧的时候搞封建迷信活动,连割稻子的时候一样要搞封建迷信活动,竟然又弄了三牲六畜过来大礼祭拜天地。

带着乔木还有农斋里众人祭拜之后,才开始收割。

乔木对此已经麻木了,还说是个额不信鬼神的,骗鬼去吧。

同插秧的时候相比,燕阳收割稻谷的时候,就是实打实的在同侍卫们一起干活。可能是被沉甸甸的谷穗给刺激到了。

而且这人不光是自己亲自动手,还命令乔木一定要在场,哪怕是只是在边上看着。表示他们对丰稻谷的看重。这是做给天看的。

乔木这身板只能望着稻田兴叹,这要是把收割机开来,哪用这么麻烦呀。

在看那些让燕阳激动地谷穗,虽然在农斋里面养的精致仔细,到底缺少了些现代科技的管理疏于施肥,谷穗可是比自己庄子上的小多了。

估计产量得降下来三分之一。亏得燕阳还这么激动。

人多力量大,有燕阳带来的侍卫队,十几亩的稻谷也不过大半天就收割完了。

种了稻谷的土地都是经过测算的,精准的好。燕阳连番的让人把稻谷称重,在让带来的管事把亩产给算出来。

看到结果的时候,燕阳激动地直搓双手,激动地有点小闹心。

乔木撇撇嘴,才一千二百斤至于这么高兴吗。减产了三分之一还多呢。

燕阳转了几圈之后:“虽说不比庄子上的产量,可也很不错了,你那庄子上的土地还有耕种设备我们燕城可是没有的。而像农斋里面这种土地,我燕城要多少有多少。这样的亩产,只要来年风调雨顺,我燕城呵呵呵,可是要大丰收了。”

乔木不知道这些稻种有什么不一样,还是按照一代不如一代的老话,提示到:“也别太高兴了,这些都是精种种出来的,来年的时候耕种,靠这些种子,产量上怕是还要折损一些的。”

燕阳嘴巴乐的就没合上:“没关系,折损一些也是无碍的,只要在千斤左右,足以。”

乔木再次撇嘴,太没追求了:“那倒是还能有些保障的。”

终于把稻谷收了,这位少城主也该放松些,不用日日到府上报道了,菁菁小姐也能放松些了,乔木跟着都松口气,终于到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时光了。

燕阳很激动,肯能有点冲动,那么稳重的孩子,忘了男女大防,直接身后把乔木给拉住了:“这可是大喜事,我这就修书一封,给父亲送去,你可有什么话要对三姐讲,可以书写书信,我让人一并送过去。”

乔木可以理解,对于政治家庭出来的孩子,这样的稻谷产量可能算是政则了,难怪燕阳高兴地都有点跟年岁接轨了,倒也没有着急的把手拉出啦:“难得看到少城主欢颜,我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