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歪楼

燕阳一张脸看不出来喜怒,不着痕迹的打量乔木两眼:“这是为何,本少城主才到,乔少主可是要走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乔木:“失礼的很,乔木还有私事,正要同几位少主告辞。”

燕阳耷拉着眼皮为不可闻的轻哼一声,算她懂事,还知道避嫌告辞呢。

孙少主:“难得在这里遇到少城主,乔少主不如且坐上一坐。”

乔木不太愿意,虽说秀色可餐,到底吃不饱,天色不早了,她要回家吃东西了。再说了看到付氏的人,她也不痛快,算是看出来了,她同付氏怕是相克。

正在犹豫间,付少主:“难怪今早起来就闻喜鹊登枝,却原来在这里先后遇到乔少主同少城主。果然是喜事连连。”

乔木嗤笑,嘴巴里面就在嘬吧四个字‘名仕风采’如果都如这我付少主一般,当真是长见识了。娘们都比他强。

小李将军就用眼角瞥了一眼这人,名不副实呀。

孙少主脸红,太献媚了一些。竟然同这样的人比肩如此之久,往后这名仕才子之名,不提也罢。

燕阳脸色更冷了,看到喜鹊登枝,遇到乔木,这人想干嘛。扫过这位付少主的眼神比刀子都锋利。

薄唇轻启,说出来的话非常有杀伤力:“闻付少主早已儿女双全,这喜鹊登枝却不知道应在何处。”

燕阳一句话,四座皆惊,早就知道少城主性子冷,脸色硬,竟不知道竟然如此不讲情面。乔木笑面如花,好不容易才忍住笑。

付氏少主好半天都没能憋出来一句话。脸色阴郁的看向乔木,就如同自家妹妹说的一样,怕是这位燕少城主的心思早就被这个妖女给收了。

李小将军:“少城主今日为何在西城。”

乔木看向两人,忘了这位可是燕阳的准大舅子,再看看付少主,相当于小老婆的兄弟,同样是舅爷,却没啥名分,相当于小舅子呀。这关系复杂的。

不给小舅子面子得给大舅子面子,何况还是表兄弟呀。

燕阳:“无事,过来巡城而已。”

小李将军眼神幽暗,离阳光男子十万八千里远,乔木必须承认自己看走眼了,这位怕是个笑面虎,也就是看着阳光而已。

让一个少城主巡城,还巡到西城,这位乔少主还真是不一般。

除了燕阳之外,三个男子不着痕迹的看向乔木的眼神各有所思。

乔木突然就觉得气氛有点不一样,脖颈子汗毛都竖起来了,感觉不太好:“乔木不敢打扰诸位,且先告辞了。”

小李将军抱拳:“乔少主客气了。”

孙少主看看燕阳少城主,敢在这位少城主跟前依然故我不给面子的,这还是头一位呢,就是眼前这位小李将军,燕少城主的表兄,准大舅子,在这位少城主跟前把从来都没这么失礼过。

看着不做表示的燕阳跟着客气的告别:‘乔少主请便。”只有付少主只是看过来两眼,不做表示。乔木得承认付氏这一对兄妹可真是亲的不能再亲的,只要有燕阳在,这两位眼里就没别人。乔木对燕阳很是恭敬地行礼,才转身欲要退出雅间。

就听燕阳开口:“诸位继续吧,乔少主既然同路,不防一起走。”说完起身走人,都不知道这人步子怎么迈的,反正在门口的乔木还不如燕阳先出雅间呢。

乔木黑着脸,自始至终多没敢在多回头看一眼,才跟人家说自己同这位少城主不熟,燕阳这不是打她的脸吗,比那个被自己打脸的付氏可疼多了。乔木想往后自己在看到这三人就绕着走,实在避不开就当做不认识好了。

雅间里面剩下的三人,一个脸色比一个凝重,孙少主看看这两位,就燕少城主这个态度,怕是这两位心里都要沉上一沉,幸好自家没有适龄的女子同燕城主结亲:“嗯,两位贤弟,孙某还有俗事在身,先告辞了。”

不愿意卷进这种跟自己没关系,还捞不到好处的事情,孙少主很明智的先告退了,说起来今日自己应付少主之邀到西城相聚,碰到小李将军还真是巧的很。下次这种相邀还是考虑一下在应诺的好。

付少主:“李小将军可是看到了,少城主这可真够上心的,轻语小姐的年岁怕是还要等上几年才能成亲吧。”

李小将军轻蔑的看了一眼付少主:“付少主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家人吧,我李将军府的事情还轮不到付少主操心。后宅的事情自由女子操持,不想付少主雄才,竟然连内宅之事都如此挂心。告辞。”话不投机半句多。

剩下阴沉的付氏少主一人在雅间里面各种咬牙切齿。临走的时候还要付账。虽然不在乎这点银子,可心情真的不好,就没见过这样行事的少主。乔木可真是好样的。

马车里面的乔木同这位付少主的心情好不到哪里去。本来意气风的折了付少主的面子,结果燕阳这么一来,两句话的事自己里子面子全没了。

燕阳这个不知道避嫌的竟然还舍了坐骑坐到了马车里面,乔木气的磨牙,还清白的屁呀:“少城主英姿不凡,尤其是马上英姿更是让人瞩目,坐在马车里面可真是委屈了。”

燕阳不过是挑挑眉:“确实委屈了。”

乔木继续磨牙,没人让您委屈,倒是出去呀。

太贵默默的给两位主子倒茶,然后退到马车的角落里面,当自己不存在。燕少城主的威压越来越大了。

燕阳喝茶,神态悠闲:“这几日总是出来走动,可是有所收货。”

乔木:“乔木一届闲人,不过是走走看看而已,不如少城主公务繁忙,不知道少城主今日如何刚巧在西城巡视。”

燕阳不回答乔木的问题,只是放下茶杯:“如何碰到那三位少主的。”

乔木抿嘴,自己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怎么感觉被人家质问一样:“碰巧就碰上了。”

乔木就看到燕阳手里拿着一个果子,也不见他吃,就那么随意的放在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