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燕紫归来

一路上被燕阳带着话题东说西说的,一直到了乔府,乔木都没弄明白,燕阳什么意思呀,今日到底去西城做什么了呀,竟然忘了问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堂堂的少城主去西城巡视,想也知道是敷衍人的吗。

乔木同太贵感叹:“燕少城主年岁大了,性情也变得好相处了,若是以前,我都不敢想用果子扔他,会有个什么后果。今日这人竟然没变脸,真是稳重多了,看着哪像是个十几岁的呀。燕城主会养儿子呀。”

太贵抬眼看看自家小姐,别的不好多说,只是同乔木强调:“听闻过了年,少城主就十六岁了,估计成年礼也不会太远,您可别把少城主总是当孩子看。”

乔木撇撇嘴,怎么不当孩子看呀,要是可以,我还想干脆认个干儿子呢,反正没人知道自己的年岁,干脆给自己涨上去几岁,便宜占了,还能避免麻烦。对于那些误会自己看成少城主未来的夫人的事情乔木还是耿耿于怀的。

乔木不愿意说这个问题了:“阿蛮要回来了,想想就高兴,把咱们农斋里面的瓜果蔬菜都规整规整,回头样样都给阿蛮送过去一些。肯定能讨她高兴。”

太贵:“听小姐吩咐,想来三小姐定然喜欢的。三小姐性子傲,小姐随和,竟不想小姐同三小姐交好。但凡有了好物件,小姐就没有不惦记着三小姐的。”

乔木:“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交好跟性子可没关系,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叫做吃友。”

太贵被乔木的话给定住了,不知道要说自家小姐形容的贴切,还是该同自家小姐说说,这样的话实在太贬低小姐自己了。不过吃货这词用的贴切。

感叹完自家的吃友,乔木又开始想燕少城主了,这人平易近人的时候算个损友,端架子的时候,乔木就不想形容了,有点糟心多点闹心,反正不让人安心:“你说燕少城主那天到底为什么生气呀,我这里还没弄明白呢,今日这位燕少城主态度又正常了,被砸了还好声好气的,我怎么那么瘆的慌呀,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比女人还让人难以了解呢。”

太贵心说一点也不难理解呀,是您了解的方向不对,而且砸人的物件用的好,估计自家小姐想不明白。

只是给自家小姐提醒:“奴婢不知道少城主为什么恼了,不过少城主从上次拂袖而去之后,让少城主府的管家送来了好些养的方子还有药材,奴婢虽然不懂药理,只是粗略的看看,可也看得出少城主府送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肯定比菁菁小姐让人送来的那些东西好。小姐的头明年肯定能够长长的。”

乔木跟着兴匆匆的说道:“可不是吗,你说原来还真有生的药材方子呢,这东西可是好东西呀,等回头我的身体好了,用这方子没准能生出来钱财,保准够你吃一辈子大米的。”

乔木有点遗憾,若是在身体好,随便穿来穿去的时候,手里有这样的方子,弄点生水,生产点洗液什么的,妥妥的一条财路呀,可惜呀,现在身体状况不准许,就跟攥着存折取不出来钱一个感觉。

不过也不着急,等什么时候自己回去了,顶不济还能把方子卖掉呢。财力又将迈向一个新台阶,没人嫌弃钱多呀。

看着自家小姐喜滋滋的样子,太贵心里叹气,小姐的脑子里面又跑偏了,明明刚才还在思索少城主生气的原因呢,转眼就在药材方子上转悠了,真是白瞎了自己那么委婉的提醒的线索了。

到底自家小姐对于燕少城主还是不够用心,不然肯定不会这么随便的提一提就过去。

太贵:“少城主府送来的好东西可不止这些,上次送来的雪蚕丝,多名贵呀,可惜被您做了里衣了。若是做成外衫穿出去,该当多华贵呀。奴婢敢说,就是燕城都找不出来几件这样的衣服。”

乔木必须得承认,这里的雪蚕丝真是好东西,有这东西做的里衣,穿在身上冰凉丝滑,今年夏天都清清凉凉的,凭他乔木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呀,可就这冰蚕丝让乔木惦记上了,比电扇空调还管用呢。

还特意让施惠他们做了几鼎宽边的凉帽,戴在头上,任凭多大的太阳都被遮挡在冰蚕丝之外了。

乔木:“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这东西可真好,回头再同少城主商量商量,给咱们弄几匹来,你们也做两件里衣穿。”

太贵吓得腿脚软,先不说冰蚕丝名贵,不是他们这些奴婢随便穿得起的,就说这冰蚕丝,那是随便就能出来两匹的吗,小姐以为多容易呀,总有一种少城主把这么好的东西送给小姐白瞎了的感觉。

斟酌着开口劝阻:“若是真的如此,小姐可是要了奴婢们的命了,这冰蚕丝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的,小姐只是做了两身里衣,还余下许多,足够小姐自己需用了,这么贵重的物件,怕是少城主府也不是随便就能拿出来的,咱们也不急着用,不好让少城主为此难做的。”

这话说的入情入理的,乔木能听进去:“恩,是这个理,不过你真的不要嘛,真的很凉快的,穿在里面谁看的到呀,你就是太循规蹈矩了。”

太贵:“奴婢胆子小,不敢逾越,这般就好,过着坦然些。”

太贵觉得这么名贵的布料就该配太贵这样的美人才般配,不过人家太贵本人不愿意,她也不能强求。

算了就这样吧,这东西给太贵那就是做外衫的人美物贵,给自己也就只能做里衣的,在贵的东西穿在她身上同穿在太贵身上相比也少点韵味,还不如穿在里面呢,省的给人给东西减晒:“随你高兴就好。”

太贵看看自家小姐,好多话都放在肚子里面了,就没见过宽和成这样的主子,能随奴婢高兴吗。

摸摸自己的脸,小姐是个颜控。太贵有点郁闷,明明自己是个忠仆,偏偏要走小人路线,靠模样近身伺候小姐。

往后她的好好地把脸保养起来,自家小姐喜欢颜色美的,她的投其所好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