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宴会

乔木笑吟吟的看着燕三小姐:“就为了这个,你连城主小姐的身份都不顾了,屈尊降贵过来看我这个乔氏的小姐,说出去,怕是多少人要嫉妒我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城主府的小姐,从来不会用话哄人,都是别人哄她的,人家三小姐就一句实话:“他们要是能给我五千斤大米,我也去看他们。”

乔木觉得吧,这孩子不适合谈心,不适合做闺蜜,忒戳人肺管子:“咱们好歹也大半年没见了,咱们能好好地说会话吗,不提大米。”

燕三小姐:“你农斋里面种的豆子也挺好的,我让人试着做了各种甜豆吃食,都很不错。”

乔木黑脸:“是呦,能得城主府的小姐喜欢,红豆可真荣幸。”

燕三小姐还是知道乔木高不高兴的:“我说的实话,你还不爱听,算了,我不说就是了,不过回头你我要去你的仓库里面看看,大半年不来你这里,也不知道都收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或许还有比大米,红豆更好的吃食也不一定。”

乔木嘴角都抽抽了,你是不说了,你这是要直接开吃了,要不是在这里一年多了就交了这么一个闺蜜,一个朋友,乔木真的想同城主府的小姐说拜拜了。

燕三小姐:“哼,你那是什么表情,好了不说了,我过来是想告诉你,过几日城主府设宴,父亲大人亲自设宴,一来是父亲大人久不在燕城,感谢燕城的诸位属官同氏族们这段时间为我燕城繁荣稳定做的一切,二来还要对这段时间里做出贡献的人给予嘉奖。”

乔木乐了,笑的牙齿都漏出来了,怎么就忘了,燕阳说过,等燕城主回来是要给自己嘉奖的:“这个城主太可气了。”

燕三小姐嗤笑:“看你得意的,别想的太美了,要奖励的人多了,可不是专门为了你,可别这个表情出去,丢死人了。”

乔木也觉得自己想多了,真的以为特意为了奖励自己呢,原来有吐出贡献的人那么多,确实有点丢人,嘴巴上还是要给自己留点面子的:“我也没怎么想呀,城主大人英明神武,不埋没人才,我这不是高兴自己找到了明主吗。”

燕三小姐:“你这嘴巴早晚惹祸,如今太平盛世,除了君王哪有明主,幸好你在燕城,这里民风淳朴,不会有人咬着这些文字不放。若是换个儿地界,你这性子能过几日太平日子呀。”

乔木:“看你说的,姐也是给谨慎人,你不是不是外人吗,你也说了这里是燕城,放心吧,不会有事情的。”

燕三小姐凝重的开口:‘我说真的,如今的燕城也不都是自己人,若是可能你这段时间就在府里猫着吧,省的你这张嘴乱惹事。我也不是吓唬你,京都里面别说是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就是那些诗文的遣词用句都要仔细琢磨,一个不好或许就有灭门之祸的。’

文字狱,这还真是挺吓人的,乔木觉得这辈子她都不去大晋的京都了,这气氛也太紧张了:“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不去京都,气氛不适合我。咱们燕城好,民风淳朴,城主宽厚。”

三小姐很无奈,这样的脑子也只能在燕城落地生根了。

乔木听出来点味道,不都是自己人,那就是有外人,燕城的外人,就是最近随着城主同这位三小姐回来那几个俊美男子,这里面有道道:‘等等不对呀,这次同城主来咱们燕城的,不是有你未婚夫吗,你什么意思呀,不会对你婚事有影响吧。’

提到婚事燕三小姐脸色终于缓和了些,仔细看还能看到脸颊上的一抹羞红:“你想多了,同来燕城的可不光是一个秦九,还有鲁家,王家的子弟呢。”

乔木点头脑子里面已经从宅斗大戏,改版为宫斗历史大剧了:“你放心,我这人宅的很,再说了天也越来越冷了,我正要开始猫冬,冬眠,肯定不会招惹是非的。”

燕三才打量一下乔木的小楼:“你这里可真不错,暖呵呵的,屋里连一丝的烟都没有,也没有炭火味道,真是一个猫冬的好去处。若是让那些小姐们看到了这里,怕是这个冬天的聚会都要挪到这里来了。”

乔木:“这里不错吧,随时欢迎城主府小姐过来蹭暖,至于那些小姐们,阿蛮不用担心,保准你时刻过来都是安安静静的,我我这个乔氏的小姐外面都传遍了,枯燥,无趣的紧,宅的没朋友,别看这里是个待客厅,可真要说起来,除了接待阿蛮你,还真是没有其他的用处了。”

燕三小姐:“乔氏少主这话可说的不尽不实,外传乔小姐同付府的小姐交好,两人情谊厚重,更是来往频繁,交情可比我这个闺蜜深多了。”

乔木拿起边上的果脯:“阿蛮呀,你先吃口这个。”

燕三小姐:“为很么。”

乔木:“酸呀,”太贵在边上噗嗤就笑开了,自家小姐连城主府小姐都敢打趣。

燕三傲娇的脸蛋上都是怒气:“乔木。”

乔木:“哎呦可别是真的吃醋了吧,放心我这里就招待你这个城主府的小姐,至于说付府的小姐,外面怎么传的我不知道,不过咱们乔府里面真的不是很有时间招待,至于来往吗,这要问问乔管事的。”

太贵在边上恭敬地上前两步:“小姐这段时间都在闭关,或者祈福,接待来客的事情都是乔管事在打理。”

燕三小姐一如既往的傲娇:“哼,我可不是嫉妒,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随便把什么人都当好人,都交朋友,小心被人买了。”

乔木:“多谢阿蛮小姐关心,乔木定然时刻惊醒。至于付家大妹子,不提也罢乔木感兴趣的东西无非就是机关术还有吃食,奈何同付家大妹子在这两点上实在没有交集,虽然额叹可惜,不能引为知交好友,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燕三小姐眉头都皱起来:‘你不光是乔府的小姐还是乔府的少主,交朋友,走人情还是要仔细些的,虽说知己难求,也不能太随便了。’

这里面就有政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