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持宠而娇

太贵话落,主仆之间气氛就凝定住了那么一刻,太贵心说就知道自家小姐纠结这个,看到自家小姐情绪起伏这么大,太贵庆幸自己把这件事情放在了最后说。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偷偷的瞧着自家小姐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

乔木觉得多少喝多少黄连这火都下不去:“府里上下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本来应该是一件大大的喜事,就因为自家小姐这个态度,太贵回答的小心翼翼的:“府里上下都知道了,城主府的喜事,不光是咱们府上知道了,就在刚刚付府的菁菁小姐已经递了帖子给小姐道喜的。城主府的小姐也给小姐送来了道喜的帖子,还有李老夫人送来的帖子。”

乔木轻抚自己的胸口,那就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恭喜什么呀,恭喜她乔府养了童养夫吗,还是恭喜她乔木这个老牛叼了一口嫩草:“都回了,本小姐病了,招待不了客人。”

太贵:“奴婢听从小姐的吩咐,您就安心的养身子,不要想太多。大夫说了您的身子就该好生的调养,不能太过激动,太过费心思。”

乔木心下叹气,养什么养,被逼的都要无家可归了,看看太贵,想想自己的婚事,乔木彷徨了:“若是我换个地方,你可愿意跟着我。或许没有这里自在。没有这么的熟人。”

太贵想着自家小姐到底是明白人,知道这婚事变不了,要带着自己去少城主府呢,想想自家小姐先前的误会,自己跟着去少城主府也不知道自家小姐心里到底高兴不高兴。

斟酌好半天太贵才回答:“奴婢自然都听小姐吩咐,小姐去哪里奴婢就去哪里,不过咱们府上也离不开人,小姐若是嫁去了少城主府,咱们乔府总要有个自己人看着,乔府的名头在,哪怕就是个壳子,小姐就有娘家可回。奴婢想着不管是奴婢还是乔管事,或者领头总要有一个人留在咱们府上的。乔管事经的事多,懂得多,去了少城主府,能帮到小姐的地方多,领头是护卫小姐的,自然是随着小姐走的,不是奴婢自抬身份,小姐身边左右也就这么几个能撑起来事的,奴婢怕是一时半会的不能跟着小姐嫁过去的,不过小姐也不用担心,左右也就是三五个月的事情,奴婢肯定把咱们府上给捋顺的妥妥当当的,到时候奴婢就去小姐身边服侍。”

太贵一席话把乔木焦躁的心情都给降温了,自己还没嫁人呢,这丫头就把方方面面都给考虑到了,怎么就觉得那么窝心呀,多久没人为自己如此周全的考虑了。

想当初太贵那么漂亮夺目的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美女,愣是在自己身边变成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了,美女依然是美女,性质全变了,乔木都觉得怪对不起太贵的。自己真要是跑路肯定要把太贵丫头带着的。

想到亲事,真的是不愿意这个时候提:“行了,那不是还要很久的事情呢吗。”

太贵:“也不是很久呀,少城主来年就是成年礼了。小姐的婚事定的急,就在少城主成年礼后,小姐又是少城主的娶的头一个夫人,要准备的东西很多的,一来不能让人小看了小姐,二来也不能给少城主丢脸呀。”

太贵说完之后就看到自家小姐用凌厉如刀锋的眼神在看着自己,吓得太贵哆嗦了一下:“奴婢说错什么了吗。”

乔木就跟被人泼了一盆狗血一样想,心情那个淋漓腥涩呀,虽然她从来没想过嫁给燕阳,也没想过真的嫁给燕阳,可听到太贵说自己是燕阳娶的第一个夫人的时候,还是咬牙切齿的,什么叫第一个呀,还没成亲呢,人家就已经准备娶第二个。

想到这个操蛋的年代,可不是还要娶吗,人说升官财死老婆,放在这里,根本就不用那么费事,升官财娶老婆,随便娶,都有名分,连点制约都没有,这个一切福利绕着男人转的年代。操蛋的年代。

乔木被太贵嘴里的一个‘头’子给伤到了,伤心伤肺的,想到激动地地方,乔木咬着后槽牙,一拍桌子:“说什么也不能嫁。”

结果就是:“哎呦,我的手呀。”

太贵赶紧的给乔木看伤:“您激动的是什么呀,跟谁较劲呢,看看手都青了一片,您这是用了多大的劲儿呀。”

乔木疼的吸冷气:“没事,败火。”

太贵纠结的看看自家小姐:“您说没事就没事吧,奴婢去给您去消肿的药膏。”

太贵琢磨着小姐心情不好,对婚事似乎有点抗拒,还是出去同乔管事他们打声招呼,就不要进来给小姐道喜了,免得把小姐给刺激大了。

乔木自己一人在屋里想着终于能安静的想事情了,可想到燕阳除了娶她将来还要连续不断的娶夫人,乔木就淡定不下来。

以前光顾的不愿意嫁给燕阳,不愿意嫁在这里,忘了要娶自己这个男人的身份了,人家要娶的可不光光是自己,人家还有表妹,表表表妹呢。

明明自己根本就不想嫁的,怎么就感觉那么酸呀。乔木把自己的心情酸涩归纳为,燕阳的福利太好了,身份太高了。相比之下自己就是跟草,还是没扎根的,没人爹护着的。

没等乔木多想,可能是药劲儿又上来了,乔木再次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过梦里都是太贵说的那句‘头一位夫人’,梦里都是对着燕阳一直在咬牙切齿,得陇望蜀的熊孩子,糟蹋了自己的婚事竟然还想娶别人。咬死你,咬死你。

太贵在小姐身边伺候,一直都听到自家小姐的磨牙声。

有了太贵的含蓄转达,乔管事他们跟着纠结了,若是换门亲事自家小姐有意见,他们还能想想办法,出出主意,可这门亲事,真的没办法,那可是城主大人亲自提的,对方还是少城主。

乔管事就不明白了,小姐怎么会对这门亲事有意见呢,小姐怎么就会不同意呢。换个说法,就少城主同他们乔府的关系这么近,自家小姐除了少城主还有人敢娶吗。为何这点小姐就想不明白呢,除了少城主还能嫁给谁呀。

乔管事觉得年岁大了,脑子都不够用了,竟然不知道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了。

相比乔管事的想不明白,人家领头根本就不多想,这门亲事自家小姐想什么都是次要的,现在关键是少城主怎么想。依着少城主的心智,手段还有实力,嫁与不嫁这事小姐说了都不会算。

至于小姐的不愿意,领头很务实的想,若是在过三五年,给他再多点的时间,至少要俩年,他或许还有能力带着自家小姐带着乔府换个地方试试。

可现在那是真的没有这个能力,他手上刚攒起来这点实力,别说同燕城比,就是同少城主府上的那些侍卫们比,也一点胜算都没有。

领头不光是自己想了,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自己的想法,还有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