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心墙

燕阳也累了,没想到雪莲这么不好找,随便出来原来真的碰不上,看看边上一脸怨言的乔木,燕阳相当的不开心,难道这女人不该欣喜于有自己这样玉树临风的少年郎陪在身边欣赏大好山河吗,怎么就眼界这么短,眼里心里都是雪莲,他燕城少主想要雪莲,多少没有。白瞎了这么好的精致了。

心情好的燕阳,说话都没怎么好听过,何况是心情不太美妙的燕少城主了,对着乔木直接放毒气:“粗鲁。”要知道此时的燕少城主比乔木还幽怨呢。

乔木都想踹人,还有更粗鲁的呢。

接着就听燕阳跟家气人的话:“本少城主的女人不可以说脏话,随时随地都要仪容整洁,礼仪规范,女人要以男人为重,你拥有的一切都是男人给的,不要顾此失彼,还不快起来。”燕少城主的怨气大,说话都没有什么逻辑性,完全是随口喷出来的,想到什么说什么,可见这些话在心里积压的比较久了,有了机会一条一条都给拾翻起来了。

乔木磨牙在磨牙,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双手都有点颤抖了,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气的。

燕阳眉毛都扬起来,女人就该这么听话。男人就该这么有威严,有地位。

乔木阴测测的对着燕阳龇牙,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去,我叫你少城主的女人,我没规矩,我没礼仪,看你还怎么娶。姐是女人,不是你的。

乔木也是觉得身边的雪地厚厚的,扑倒了也摔不疼,才敢这么做的。其实还是玩闹的成分居多,毕竟从武力值上来说,无论如何她也拼不过燕阳的。

燕阳是从来没想过乔木会有这么生猛,不带脑子的动作,乔木扑过来的时候侧身一躲,还顺带恶作剧的把乔木给拖上了,英明神武的燕少城主根本就没把乔木这点武力值看在眼里,而且环境太过安逸,真的不需要戒备什么,同样是玩笑成分居多。

两人抱在一起的效果就是有点圆,于是小意外生了。山吗,总是有点坡度的,在碰上有点圆的两个人,滚一滚也是正常的。

燕阳跟乔木也不过是在比较缓的雪坡上滚了十几或者二十几下而已,厚厚的积雪两人谁也没摔坏,起来的时候两人还心无芥蒂的笑了笑。

乔木甚至还在想,幸好是冬天大家穿得厚,滚几圈都没有尴尬的事情生,幸好幸好。

仔细观察四周现,两人是从上岗滚到一个小山坳里面了。

燕阳拍拍身上的积雪:“就没见过你这么粗鲁的女人。”

乔木:“也没见过你这么没风度的少城主,怎么好意思托着女人一起滚摔跟头。”

说完两人在次笑了,乔木还笑的特别心无芥蒂,燕阳很无奈,碰上这么一个不拘小节的女人,想软语温言的哄哄都没机会,看来侍卫们那里听来的东西更不靠谱。

打量打量周围的环境,还是不错的,乔木还能开玩笑:“各种桥段上都有说惊险伴生奇遇,看来咱们只有险没有遇。跟没看到雪莲。”乔木

不无遗憾的想到,或许他们摔得不够疼,按说以燕阳这样的身份,不是该摔一个跟头就看到一株雪莲的吗,哎,看来他们都没有什么主角光环。

这时候还不忘雪莲呢,燕阳都不知道乔木到底带没带脑子出来:“话本看多了。”

闲话也不多说,出来时间不短了,没事就下山,问题来了,上山不容易,上雪山更不容易,他们方才虽然一样在爬山,可那的积雪不厚,这里似乎不一样,望着不远处两人坐下休息的地方,两人举步维艰。

乔木感觉不太好:“那个,咱们是不是跑的有点远呀。”

燕阳安慰乔木:“恩,也不用着急,这里还是雪山的边缘呢,没有多少危险,爬上去就好了。”

乔木看看脚下,很郁闷,抬起腿根本就迈不开步,问题是爬不上去。

燕阳很男人:“我拉你。”

乔木:“你先上去再说吧。”

燕阳也不开口,只是努力的往上爬。虽然不容易效果还是有的,在燕阳的努力下,十几分钟两人至少走了十米远。胜利再忘了,再走一大半就能回归原位了。说起来他们滚的真的不远。

然后脚下的雪秃噜了,他们又滑下去回到原位了。乔木给燕阳实地性的教育:“看吧雪崩就是这么来的,虽然面积比较小,可这确实是一场小规模范围内的雪蹦场景再现,庆幸咱们没在山顶上碰到,不然现在咱们就埋在雪里当雪雕了。”

燕阳看着看看因为两人攀爬,而滑下来的半个小坡的雪,脸色黑了:“你还真是博学,看来心情不错,还有心思想这个。”

乔木:“嘿嘿,没事,就是咱们身上没带工具,不然这点小坡度算什么呀。”

望着皑皑的雪山顶,乔木感叹这还真是一个滑雪胜地。这要是有雪地摩托什么的,或者滑雪板什么的,那可真是太美好了。

燕阳失笑,难得在这种时候,身边的女人比他还淡定。

继续开始攀爬,比刚才更难了,脚下的雪站不住,他们就相当于原地踏步。

乔木:“呵呵,头一次知道二十几米的距离也能这么艰难。”

燕阳严肃了:“你还笑,山上的气候不稳定,咱们要快下山,不能在这里过夜的。”

是呢,乔木也不玩笑了,说起来都是自己脱跳给燕阳拖累了,早知道就不闹着玩了。谁想到这么这地方离神殿这么近还能出险呀。

乔木开始随着燕阳努力的往山上爬,不过效果真的甚微,大冷天的燕阳都出汗了,乔木心里过意不去了,燕阳这汗是累的也是急的。

乔木想想自己的身份,在想想人家燕阳的身份,这位可不能有事的,耐心的打量了四周的环境:‘不然咱们顺着沟底走走,至少咱们知道方向,不会迷路不是。’

燕阳想想也是,自己也是急了:“我在前面拉着你,你仔细脚下,毕竟咱们对这里都不熟悉的。”

乔木点头:“没事放心吧。”定了方向两人开始行动。

两人平行着往神殿的方向走,也没敢走在谷底,而是一点一点的往上岗上偏。毕竟还是看着神殿往下走才塌心。

燕阳边走边安慰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