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越界

同上次的出行相比,这次进山明显让人心情好多了,只有燕阳同乔木两个人,日程安排上可以随意些,看到不错的景致也可以停下来稍作休息。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乔木心情好,都觉得是一次不错的短途旅行了。

只是身边陪着赏风景的人不太随心,尤其是最近两人才翻脸了一次。

相比之下,燕少城主心情要好,虽然是陪着一个没眼光,有点蠢的女人出行,好歹也是两人独处的机会,让乔木见识见识燕少城主的威武不凡,或许眼界就提高到能欣赏他燕阳的水平了。

对于燕少城主来说,乔木看不到他的好,绝对是眼界还不够高。

乔木掀开车帘,迎着冷风,远远地看到燕少城主一马当先威风八面的踏马,身后的侍卫紧随其后,各个英武不凡。

不其然的乔木还是觉得燕少城主更加入眼,明明是一身稳重的玄色,愣是让这位燕少城主给穿的骄阳似火。

乔木感叹这就是所谓的世家子,不是寒门子弟所能比肩的。他往那里一站,对你来说就是碾压。

平日里总觉得燕阳一脸的瞧不起人样子,如今想来,人家哪用得着摆出来脸色瞧不上你呀,这是眼里从来没人。

燕阳勒马随着乔木的车架并行,看吧出来走走果然管用,乔木自己都看呆了:‘今日天色不太好,风冷了些,不然你也能跟着我们一起跑跑马,肯定比坐在车里开阔。’

自那日燕阳甩袖子走人,两人还没有怎么说过话,基本上还在冷战状态。

乔木实在不愿意太搭理这个一心娶媳妇为了睡觉的东西。哼哈两声随口敷衍敷衍,就把帘子放下来了。

心说白瞎了这么一张脸给了这么一个虚有其表,不走脑子的玩意。

在乔木心里,两人之间的关系多少有点走心,肯定不能走肾,结果呢,人家燕阳只想走肾,根本就没想过走心。不能诉诸于口的郁闷,把乔木憋得嘴巴都起泡了。能看燕阳顺眼就怪了。

燕阳冷下脸子,这女人不识抬举,竟然敢给他燕阳甩脸子,回头就送嬷嬷到乔府去教导教导她什么叫做以夫为天。

不过那也是回头的事情,现下燕少城主一腔怒火压不住呀。

马鞭蛮横的敲打车窗:‘出来,骑马。’

大冷天的我有病呀,乔木不肖的撇撇嘴,都不愿意开口敷衍他。

燕少城主那是你想不搭理就不搭理的人物吗,再次敲打车窗,力气大的都要把车顶给掀开了。

乔木黑脸,木质马车,可搁不住这么祸害:“燕少城主不是才说了外面风冷吗。”

燕阳心里气,谁让你拿娇,把我的体恤不当回事:“有本少城主不会让你冻着。”

乔木嗤笑,还真把自己当太阳了,你还能光,你还能取暖不成:‘乔木身子不适,有负燕少城主厚爱,坐车就好。’

这是不想和好的意思。

其实燕阳对于那日的事情过后想想,乔木确实不对,他燕阳生气是应该的,可也说的太直接了,怎么能同一个未出嫁的闺阁女子说什么成亲就睡觉的问题呢,多少有点愧疚,难怪乔木不愿意搭理他,换一个心小的怕是都没脸出门了。

想到这里燕阳心忧愧疚,摆摆手身边的侍卫们退后三丈开外,口气多少软了些:“那日我有不对之处,可也是你招惹的,本少城主都带着你去祭祀那里了,你怎么还记着那点破事呀,怎么就不依不饶的了,如女子一般的小心眼记仇,可真是不讨喜。”

听听,这是道歉吗,若是说完前一句就哑巴了,乔木或许能开心点,好歹这小子还知道道歉呢,后面说的是人话吗。

乔木:“真是不巧,乔木是个女子。”我也没想讨你喜欢。这话就不用说了。

燕阳摸摸鼻子,平日同乔木相处,两人性情差不多,开个玩笑,斗两句嘴,都很随便的,就是有时候斗气拂袖而去,过两天两人再次见面还是能够说笑自如,谁都没接心过。

这样性情的女子本就少见,自己把人家当成男子相处了。方才的话可不就是应口而出了吗。

想想燕赤他们说的那些哄女子的招数,还有女子易怒,易生气,不好哄什么的,难得燕阳检讨自己,乔木的性情还是不错的,真要是遇上一个动不动就要生气的,燕阳肯定消受不起,哪有这功夫哄人呀。

当然了燕少城主完全没有往自己身上套用,同乔木相处的时候,都是他这位少城主每每甩袖走人爱生气的。眼少城主若是意识到自己的小女儿心态,怕是要买块豆腐撞死的。

燕少城主被掘的半天没能开口,缓口气才说了一句算是哄人的话:“你能一样吗,你可是本少城主的女人,别把自己往那些俗不可耐的女人身上靠。”

乔木一口气差点没被憋死,幸好你娘没得早,不然非得抽你一顿不可,好半天才磨着后槽牙说道:“感谢少城主抬爱。”合着这人就一直把他当爷们了。

忍不住就掀开帘子看向燕阳,难道这人把自己当汉子娶的。上下打量半天,身上没看到出来腐的气息呀。

不过想想燕赤,也不是没可能,就没见过谁家的侍卫如燕赤那样形影不离的。

被突然掀开帘子打量的燕阳,忍不住心跳加快,乔木直勾勾的眼神看过来,弄得燕阳脸红心跳的,就说这女人从来不知道矜持为何物吗。不过总算是用正眼看他了。就不跟他计较这些礼法了。

燕阳:“咳咳,本少城主带你骑马可好。”

乔木鉴定完毕,嗖的一下就把帘子给放下了。

燕阳这次学乖了,不让乔木有惹恼他的机会,不等乔木拒绝的话说出口,直接跃上马车,掀开车帘,单手一勾佳人入怀,翻身上马,几个动作一起哈成,看得出燕少城主一身的好功夫。没有一点虚头。

乔木被弄懵了,脑子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跟着燕阳骑马奔出来好一段距离了。多危险呀:“你疯了。”

燕阳:“少说话,不然你就把风吃进嘴巴里面了。”

说完用自己的大氅把自己同乔木给围上,脑袋扣在自己的胸口上,紧紧地贴在一起。

乔木还是头一次这么接近男人呢,爬男人心胸口上,一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