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成年礼

不愧是少城主要娶的夫人,真是太给力,这都能办到。』  天籁『小说他们这群侍卫也能骑上少城主的那个玩意了,想想就爽的不要不要的。该当多威风呀。

看着偌大的演武场着急呀,得什么时候才能按照乔小姐的要求建设好呀,好想立刻就骑着那玩意跑上一圈,少城主怎么说来着,骑上那东西,就是追逐风的感觉。

燕赤侍卫攥拳头,必须同少城主府的管事说道说道,给乔小姐这里加人手,度太慢了。未来夫人的事情都能办的这么拖拉。

对于把乔小姐直接改成夫人那是真的一点都不含糊。方才要给燕阳这个少城主的提点,燕赤侍卫早就忘光了,怎么会有那种事情呢,乔小姐就不是那样心计深沉的人。

燕阳就看到自家侍卫话说了一半,急匆匆的跑走了,这是着急做什么呀,刚才不是还有话要说的样子呢吗。

人家燕赤侍卫真的想到哪做到哪,直接去找管事的麻烦了。

少城主府的管事,最近行事低调,一直小心谨慎的很,唯恐娶进来的第一个少夫人的头一把火烧到自己头上来,要知道夫人们进门都要掌权的,他这个管事当其冲要被夫人们惦记上。

尤其是被头一个娶进来的夫人记恨,后来的夫人,那是盯着上一个夫人分权。头一个进门的夫人分的可是他这个管事的那点权。

偏偏这些权利还不是他这个管事说了算的,要不要放下去,放多少下去,那都是少城主说了算的。

可夫人们不会为难少城主,将来要为难的,要被惦记的,肯定是他这个管事,所以当总管的风险真不是一般的大。抗雷呀。

少城主府的这位燕管事,也是个人精,他家少城主对乔小姐上心,所以不能怠慢了。他家少城主对将军府点小姐肯定是有情谊的,也要顾虑到,所以这个后院的平衡,肯定要掌握好的。

燕管事估计着,少城主不会委屈了这位乔小姐,也不会让后进门的将军府小姐没脸,所以后院的权利上,肯定是两人一边挑,少城主多精明的人呀,肯定不会把权利都给这位先进门的乔小姐,将来从这位乔小姐手里分出来一半权利再给轻语小姐,那是无形中给两位夫人制造矛盾呢,

所以这个趟雷的人一定是他这个管事,轻语小姐要掌控的一半权利肯定是他这个管事先顶着,这样一来,先头娶进来的乔小姐能高兴吗,对他这个管事能看顺眼就怪了。

所以自从少城主的婚事定下来,这位管事就整天的琢磨,一脑袋白头,都是愁出来的,对着乔小姐点时候更是谨小慎微,和颜悦色,从来不敢怠慢半分,就盼着这位小姐能少记恨一些,念一些他的好。

燕赤侍卫猛然的这么过来一找毛病,险些把老管事给委屈哭了:“燕侍卫可不能这么说,小人怠慢了谁也不敢怠慢了乔小姐那边吩咐下来的事情,别说那边小姐的事情,就是那边随便站出来一个姑娘,老妈子,小人都没有怠慢了过。”这话他可以拍着胸脯保证。

燕赤侍卫瞪眼:“燕管事,你可别忽悠我们人粗心眼不活泛,若是真的如此,为何夫人那边的工程,迟迟不见进度呢。”

燕管事看看燕赤,这都称呼夫人了,这小子可比自己精明多了。惨兮兮的对着燕赤说道:“那可不是小人不精心,而是夫人说了,现在的天气还冷了些,有些工程还不能做,要等天暖和一些在开工,现在那点人手,不过是坐坐杂役,先把能能动的地方动一动。”

燕管事跟着燕赤就改口了。这种事情不能落人后,明显他家少城主偏宠这位乔小姐呀。

燕赤侍卫皱眉,还要等天气,这真是不好办了。摸摸脸上的冷风,怎么就还不春暖花开呢。

燕管事看着燕赤侍卫,忍不住怀疑,这位燕侍卫到底为了什么呀,怎么就这么上心呀,还走神,跟在少城主身边往那边跑得多了,往后是不是应该找人专门盯着他点呀,可别做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才好。

燕赤侍卫不知道燕管事想的什么东西,忍不住感叹,他燕赤除了找女人的时候这么着急上火之外,也就是对少城主骑的那个什么车,这么的神往期待了。算了就这样吧。他能找管事点麻烦,可是没本事找老天的麻烦的,也没这个胆儿。

乔木这两天有点心绪不宁,一心等着将军府的轻语小姐出招呢,没想到这位轻语小姐竟然这么沉得住气,竟然迟迟没有动静。

仔细想来也对,男人不带你去游玩,这场子你怎么找呀。岂不是在告诉天下的人,你在男人心里不太重要吗,轻语小姐那样的人,这口气怕是要记在心里了。

乔木把轻语小姐在心里又给加了一个星号,人长得好,家势给力,性情讨喜,有心计,还沉得住气,这样的女人惦记你的男人,任谁也会如芒在背。

乔木在想着,什么时候给这位轻语小姐找个比燕阳还好的男人嫁了,估计她才能放松点警惕了。这个真的很难。

将军府里面,轻语小姐一张美丽的脸上布满了寒霜,那女人就那么好吗,燕阳竟然连他们从小长大的情谊都不顾了,这么给她没脸。

一副上好的京秀,被轻语小姐生生的给扯坏了,遭禁了大半年点功夫了。

丫头们小心的在边上服侍着,一句话都不敢多说。这几日小姐的院子里面刮的风都是带刀子的。

燕少城主那里对燕赤把话都说出去了,可对于乔木为何迟迟不把那些机车送给他还是有点着急的。

当然了人家燕少城主从来就不认为,乔木会把这些东西送给他燕阳以外的人。

明明上次帮乔木处理东西的时候,都看到这些东西了,怎么就不拿出来呢,难道还有想法。

距离燕少城主的成年礼还有五日,燕阳终于开口了金口:“咳咳,你那些机车,总是放在仓库里面也不是事呀。”

乔木手上拿着一本闲书,靠在软榻上慵懒自在,不经意的询问:“那我该放在哪里呀。”

燕阳:“你不是给我的侍卫们准备点吗,自然是该给谁给谁去。”

乔木放下手上的书,气的瞪眼:“我那是给你的,当成年礼的,你送给谁那是你的事,现在我把东西给你了,回头我还哪有拿得出手点东西送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