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春宵苦短

迈着醉步进新房的燕少城主,看到斜靠在软榻上的乔木,压抑了一整天的火热喷了,身随心动,脑子里面都是看过的小人书,呵呵,他燕阳从今日以后可就是真正的迈入成人行列了,三两步过来就把乔木给逮住了。

不夸张地说,燕阳扑过来的。真的有损往日的傲娇气质。

乔木瞪眼,没来得及躲开,因为怎么都想不到,燕少城主能够做出这么不矜持的事情,干什么呀,这厮往日虽然说的粗鲁,可怎么说也是个少城主呀。

乔木就不知道,这还真的立刻就直奔主题呀,要点脸不,屋里还有人呢。

施慧同妩媚陪同乔木在边上正说话呢,同样瞪大眼睛看向扑在一起的两人,这场面,嬷嬷们可是没有给普及过的,她们可是要该怎么办好呀。

倒是屋子里面伺候的两个燕管事派过来的丫头比较淡定,低头拉拉妩媚的衣袖,意思她们该出去了。两人面上一点的表情都没有,让妩媚有些忧心,从业务水准上来说,他们可差了人家一大截了。

妩媚脸红,确实该出去了。同样拉拉呆愣的施慧。可惜没拉动。

妩媚对着不通透的施慧耳语:“少城主同小姐要歇着了,咱们出去吧。”

施慧果断的站在那里,脚下纹丝没动,跃跃欲试的要过去帮着她家小姐把少城主给拉开,多重的人呀,她家小姐身娇体贵,可经不住这么折腾:‘不成,不能离开小姐的。’

这话不光四个丫头听见了,正在同燕阳奋战,想要站起来的乔木听到了,醉眼朦胧的燕阳也听到了。

燕少城主凤目射出来两道刀子一样的光束,有些渗人,满满的都是恐吓:“不能离开?”

施慧被盯的直打哆嗦,咽口吐沫:“不,不能离开。”

燕少城主失笑,在胸口上揪扯半天,撤出来几个荷包吗,随手扔过来:“拿着分去吧。”

施慧还要在开口,愣是让妩媚伸手把嘴巴给捂上了,抓过荷包:“多谢少城主赏,恭贺少城主同小姐大婚,白偕老。”

连同两个丫头就把施慧给拖出去了,没看到她家小姐在少城主后面都笑抽了吗,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难怪太贵姐姐让施慧守着小姐身边,真是太牢靠了。

屋子里面终于就剩下两个人了,燕阳被施慧的愚蠢给气笑了:‘笑,有什么好笑的。’

乔木:“少城主喝的也不是那么醉吗。”所以方才这人在借酒装疯,诚心占便宜吗。

燕少城主脸色有抹羞耻,不过因为醉酒,根本就看不出来罢了,也只有燕少城主自己知道这番隐匿的心思。

自从一早把乔木抱在怀里,少城主这颗慌乱的少男心,就没有消停过。骚动了一日了,趁着酒劲,竟然不管不顾的把人先给抱了一下,也不知道方才怎么就那么冲动,让丫头都看了笑话:“是不是又如何。”

乔木笑吟吟的:“不敢对少城主如何,所以,方才的荷包算是封口费吗?”

燕少城主:“怎么到你嘴里就变得那么难听,本少城主成亲,赏出去的都是喜钱,你家丫头可是说了,祝福咱们白偕老呢,不当赏吗?”

乔木缓缓点头:‘少城主威武。’抿着嘴巴,使劲的忍着笑。你到也不敢不要脸到就这么承认了呀。狡辩,连自己都糊弄不过过去了吧。

被乔木笑的火气都要起来了,燕阳:“咳咳,伺候本少城主喝茶。”绝对是恼羞成怒的节奏。

乔木挑眉,这还真的够进入状况的,还没洞房呢,就让自己伺候上了。

看看燕阳喜服都乱糟糟的了,可见外面的客人不好打,两人都是一大早的开始折腾,她好歹还歇了一会呢,燕少城主可是从头到尾,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还是有点心疼的,从今日往后这男人就是自己的了。

乔木起身,去隔间的茶水间给燕少城主泡了一杯蜂蜜水,这东西解酒。

燕少城主看着乔木终于动了,脸上的眉眼跟着都软了几分,他家父亲还说这女人不好驾驭,要费一番心思才能收拢的住,看吧,他燕少城主娶过来的女人,哪有不服帖的。

少年呀,有点洋洋得意。就差嗷嗷的扑到他爹跟前,骄傲的宣布,儿子本事大着呢。

乔木端着蜂蜜水出来,动作算是柔和的扶起慵懒的靠在新床上的燕少城主。小心的把茶盏递了过去。

燕阳凤目瞥了一眼乔木,就这乔木的细白嫩手,一口喝了半杯。然后皱眉:‘甜的,我不喜欢。’

乔木若是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到燕少城主耳朵尖都是红的,这么**的动作,燕少城主做起来也是手生的很。

可惜乔木被燕少城主这么豪迈,带有调戏的动作给震住了,被美色勾引了,一时间就那么拿着杯子僵住了。

心说这小子是不是在少城主府里面被丫头给服侍习惯了呀,想到这里,乔木周围的空气都是带着酸味的,这是被人占了多长时间的便宜了呀。

看着燕阳就跟看个笨蛋一样,这东西怕是被人占便宜了还沾沾自喜呢吧,蠢货。

一直到燕阳开口,乔木才回魂,淡然的开口:“新婚,就是应景也得喝甜的,寓意好。”

燕少城主皱眉,还有这么一说。

乔木:“难道你想往后过日子跟喝茶叶一样苦涩涩的。”

燕少城主纠结半天,好茶叶入口生津,哪来的涩味,没见识的女人。

想想乔木的说法,也算是对亲事上心,太在乎两人的以后了,燕少城主勉强闭嘴了,这女人多想同他好好过日子呀,连这个都忌讳,算了,看在这份心意上,可以容他。

燕少城主:“咳咳,歇了吧。”

乔木,心说,歇了吧,就为了你‘成亲为睡觉’这话也不可能呀,美的你:“少城主累了一天了,还是先洗漱一下,泡个澡,松快松快。”

燕少城主凤眼瞪过去,蠢货,**一刻值千金的,能这么浪费吗。燕少城主用凤目把这话的意思表达的明明白白的,让乔木真的羞恼了,有你这么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