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矛盾

施慧是个老实的,怎么能就这么走了,看着小姐眼圈都黑了,肯定是没有休息好:“真的不用伺候呀,小姐看着不太精神呢,要不要找大夫过来瞧瞧。e┡Ω  Ω1xiaoshuo”

妩媚扶额:“不用,大喜的日子招呼大夫过来做什么没得晦气。吃过饭,就有精神了,你还是去厨房看看的好,也不知打灶房是不是填了新人,会不会做出来小姐喜欢的饭食呢。”

若是真的傻傻的留在这里,小姐那么在乎脸面的人,怕是一整日都不会起床了。

施慧急匆匆的就走了:“我得去看看,小姐都那样了,可得吃好了。”哪里还有刚才一步三回头的样子呀。

妩媚松口气,羡慕施慧这个脑子一根线的人,可真是省心呀,打量下周围,站在乔木的门外仔细的伺候着,听着里面的传唤。把施慧这个憨货给打走了,她就得劳心劳力的在这里伺候着。

燕少城主从浴室里面出来,身上就披了一件薄袄,胸膛宽阔,窄腰蜂臀,两条大腿上都是扎实的肌肉。穿着衣服就是型男,脱了衣服妥妥的猛男。

就不知道一个才十六岁的男子,怎么会有这么刚健壮硕的身材,所以说调查一下燕氏的食谱还是很有必要的,也不知道他们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乔木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燕少城主,都要流鼻血了。大早晨的,刺激大了。

这厮竟然除了薄袄,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真是太不要脸了,昨天的时候这人还矜持的什么是的,怎么一夜之间就豁达的可以坦然相对了:“才三月天,风大,您还是捂着点好。也不害臊”鸟吹跑了怎么办。

燕少城主真心的不知道乔木嘴巴里面嘟囔的后半句是什么:“夫人不是挺喜欢看的吗,这点福利本少城主还是可以给的。”说完人家连薄袄都给撕扯下去了。

燕少城主就想了,其他的地方倒也罢了,在这种地方,作为一个爷们他就不能被乔木给挤兑了。太有损男人的脸面。

不就是厚脸皮吗。他燕阳还能没有一个女人豁得出去。何况两人都成亲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呀。

乔木舔舔嘴唇,色诱,绝对是色诱,不过身材真的挺好的,难道就一个洞房花烛夜,就能把男人变的这么奔放,这也太快了,能给点时间适应吗。这还是昨天晚上羞涩的躲在水里的燕少城主吗。

乔木磕磕巴巴的说道:“太,太不矜持了。”

燕少城主秀过身材,对着乔木:“嗤,你今日也没有捂着脸,露着眼睛盯着看呀。”意思是你连遮羞布都不要了,看的挺直接的。

乔木:“昨日同今日一样吗,今日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看。”

燕少城主:“本少城主自然也无需遮掩,在夫人面前太过矜持,岂不是见外吗。”说话间人家燕少城主已经把里衣给穿好了。

乔木额叹,免费的冰激凌没了,这小子动作挺快的吗。

燕少城主挺挺胸膛,展示自己的好身材,别以为他没看到乔木吸溜口水的样子:“是不是还没看够呀?”语调充满了魅惑。

乔木心说这小子夜里没睡觉去学新技能了吧,这还了得:“切,当我多稀罕。”

燕少城主凤眼威胁的扫过来:“不稀罕?嗯”

乔木才想起来,这位少城主傲娇的容不得人说不:‘稀罕,我就是不好意思那么直接的表达,您不是昨天晚上还嫌弃我不太矜持呢吗。我这是含蓄、含蓄、’

燕少城主脸色缓和:“稀罕也得等晚上在看,到时候本少城主赐给你这个福利。”

乔木心里那个呕呀,你当你多娇贵,多好看呀,还赏赐:“那真是谢少城主赏了。”

回头我就弄几本写真集过来,羞愧死你,看你还敢露个腰,抬抬腿就跟镀金镀银一样的显摆不。真当姐没见过男人呢。哼,我看过画报。

燕少城主洗浴的时候,乔木也已经把内衣穿妥了,顺便把该毁尸灭迹的东西都收拾起来了,真的让丫头们收拾,乔木觉得会丢脸的,那不是在告诉别人,自己昨天晚上都做了些什么吗。

看到燕阳从浴室出来,乔木艰难的挪出被窝,看看被子下面,一样的狼藉,还得在收拾收拾,动手就开始抻床单子,显然今日的力气不太够用。

看看边上戳着的燕阳:“还不过来帮忙”太没有自觉性了,这要是放在现代,早就让女朋友甩了八百回了,再帅都没用。

燕少城主就觉得乔木脑子不够用,嫌弃的说道:“有丫头收拾呢,你搀和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给本少城主更衣。”

乔木瞪眼,难怪这人戳在那里不动,原来还等着自己伺候呢。真不知道怎么夸奖他好了。

乔木想他要是写婚姻警示录的话,头一条就要告诉广大的未婚青年男女们,要成亲,先要了解对方的生活习惯,还有大环境,不能光看长相,光凭感觉就轻易地付诸婚姻,实在是太盲目了。

看看结婚第二天各种隐形的,有形的矛盾都露出来了,这就是婚前没有适应一下真实的彼此的坏处。

燕阳伸展双臂,等着别人给往身上挂衣服的架子一样:“还愣着做什么,做你该做的。”

这女人可真是蠢透了,成亲以后脑子不够用了,连重点都抓不住,伺候男人,难道不比那些下人弄得玩意更重要吗,算了谁让自己选的呢,往后好好教吧,费点心也就是了。

燕少城主对乔木也不是那么满意的。大家谁也不用说谁。需要磨合的地方还太多,需要彼此适应的地方更多。

乔木冷哼,恨不得一脚把人给踹出去,被气的通红的脸上,愣是挤出来一抹娇羞,别说都是红彤彤的,通用的很,捂着半张脸:“哎呀,你还不快过来帮忙,都弄脏了,怎么好意思让人看呀,你怎么脸皮那么厚,这些东西若是让人看到,我不要出门了。”

燕少城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腔调,这动作,他就不是乔木的风格呀,真心的不适应:“好好说话。”

乔木冷着脸:“打死我这东西也不会让他们收拾的,这不是在告诉别人昨天晚上咱们在干什么吗。”

燕少城主真的觉得乔木智商不够用:“洞房花烛夜,你就是不让他们弄这些东西,他们就不知道昨天晚上咱们做什么了,你怎么就蠢成这样,若是真的什么都不做,才让人笑话呢。自欺欺人,糊弄自己好玩吗。”

乔木磨牙:“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