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巧思

燕赤侍卫能在少城主燕阳身边当差这么久自然是有眼色的,看着乔木的神色不对,立刻开口:“夫人来了,属下这就进去去通秉。”

乔木真的不急,她来的目的,就是让人明白,他这个夫人过来这里黏糊少城主了,这怕也是燕阳这厮的目的,就不知道这人还有这种在人前秀恩爱的特殊雅好,当然了这也是乔木安慰自己的说法,淡然的说道:‘不急,若是少城主在忙,我在这里等等也没关系的。’

燕赤下巴差点掉地上,夫人态度有些惊悚呀,往日里乔小姐对待自家少城主可没有这么,这么软和,这么柔的拧个一样:“怎么可能,但不会让夫人久候的,属下就去通秉。”

说完跟后面有人追一样,狼狈的推开书房的门,跟栽进去的一样。心说自家夫人别是在憋大招吧,脸部表情怎么就能柔和的带着狰狞呢,还是早些通报的好。

乔木看着燕赤侍卫见鬼一样的表情,心说,有这么惊讶吗。平日里同燕阳相处她也挺随和的呀,没有那么霸道不讲理的不是。

书房里面,燕阳同少城主府的下官们正在议事,往日里少城主是个利索的性子,些许小事三两句也就吩咐下来了,今日的议程总觉得有些拖拉,不太符合少城主往日里的做事风格。

下官们都在纠结的琢磨,难道今日的事情看着虽小,可影响甚大,难道城主府要有什么大动作,一个个不得不打起精神,谨慎的琢磨事情,务必做到尽善尽美。不能影响大局。

就看燕赤侍卫推门而入,对着少城主行礼:“少城主,夫人来了。”

燕少城主拧着眉头看向燕赤侍卫,脸色不好看:“夫人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算了,让夫人进来吧。”语气里面的不耐烦,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燕阳抬头看看自家少城主,难道说昨天两人闹别扭了,夫人过来赔礼的,不然自家少城主怎么这个态度呀。

下官们都在想,这位乔夫人怕是来的不是时候,怕是要被少城主厌恶的。有点可怜这个颇具匠才的女子。

燕赤侍卫出去没有一会,乔木拎着食盒就进来了。

对着屋子里面的属官,和煦的点点头,就目不斜视的看向主坐上的燕阳,乔夫人笑语嫣然,还带了些羞涩:“少城主一早出来,怕是该饿了,我做了些家乡的小点心,特意请少城主品尝,打扰了诸位,真是惭愧。”

下官们看看燕少城主的脸色,真心的不太好看,小两口怕是闹别扭了,夫人过来哄人的,很有眼色的打圆场:“夫人哪里话,少城主好福气。”

还有人说:“是我等做事拖沓,才让少城主如此辛苦。”乔木心说处处都有人才,听听人家这话说的,多有水平呀。

乔木:‘妇道人家不懂事,打扰了诸位大人的公事,诸位若是不嫌弃,也请品尝。’

下官们看向上面少城主的脸色,有志一同的摆手:“那怎么好意思呢。”

不过都眼巴巴的看着乔木手里的食盒,也不知道夫人的手艺如何。大家都有点饿的。

燕少城主一脸不耐烦的挥手:“咳咳,既然是送吃食的,就放下吧,好了没事就退下吧。无事不可随意到外院打扰我同诸位大人办公。”

乔木一口整齐的牙齿都要磨碎了,娘的,你就装吧,若不是你昨夜里逼着我过来献殷勤,我能来吗,这厮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的那么不要脸,真是没法好好过了。

想到昨夜被人折腾出来的眼泪鼻涕,乔木不得不承认,她身上没什么筋骨,认怂了,多大的憋屈都咽在肚子里面了。

还是那么温和的望着燕少城主,恭敬地退后两步,殷殷的目光能映射出来的情谊,让看着两人互动的大人们差异,这位夫人可是被少城主给迷住了,看看这一网情深的双眼。少城主好本事呀。

乔木还不忘叮嘱燕阳:“乔木知错了,少城主可别光忙着公事,多少用一些点心。”把对燕少城主的一番深情厚谊演绎的淋漓尽致,自己不去当演员都可惜了。

燕阳坐在主位上,下巴颏子昂着,凤眼不耐烦的瞥过来:“啰嗦。”

乔木心说,你就作吧,你就作吧,算我怕了你。磨着呀,状似不舍的退了下去。

等到乔木走了,那些下官们开始同燕阳面授机宜:“少城主,对夫人可不能这个态度,女人要哄的,要小意一些。”

那个说:‘少城主威武,夫人怕是把少城主当成眼珠子看了。’

燕少城主一本正经,嘴角微微的勾起:“不过是女人而已,男人吗就该有些力度。”

好吧这话是他家城主大人说过的,不过不知道燕少城主怎么理解的,这就力度上了,不知道昨晚那样的力度,燕少城主自己吃不吃的消。

燕赤侍卫偷偷的看向自家少城主,怎么看自家少城主的眉梢都是翘起来的,看着都要翻飞了,明显的心情很不错吗。怎么还偏偏弄出来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呢。理解不了。

燕赤侍卫没看错,燕阳的心里真的是美飞了,女人就该这么驾驭,虽然同他爹说的不太一样,不过目的还是差不多的。

当然了昨夜也不太容易就是了。现在走路还不舒服呢。

难怪老祖宗早有明令,不让白日宣淫呀,就夜里折腾折腾还弄的伤情累累呢,若是白日里在百无禁忌,那真的会出事的。

成亲五天之后,燕少城主头一次明白,房事要适可而止。

成亲五天之后,乔木明白,当初燕少城主那句,成亲不睡觉,你当我逗着玩呢,说的多么发自内府。这人算是把成亲就为了睡觉这话施行的彻头彻尾。

从外院迈着步子回来的乔木,出了一身的虚汗,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么下去绝对不行,至少不能在这么整夜的荒废在床上了。

当然了可以在床上,可不能在做那些没羞没臊的事情了,在这么下去身子都要亏损了。她还要留着健康的体魄怀小宝宝呢。

所以这夜乔木双手护着胸口上的衣服,严肃的坐在暖炕上,严词拒绝燕少城主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