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激化

外面什么事情乔木一点都不知道,燕阳瞪着乔园的两扇大门眼睛都冒着火星字。

燕赤侍卫在边上两腿打哆嗦,自家少城主从来就没有气的这样狠过,今日之事怕是要难以善了,里面的夫人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

没见过谁家女子脾气这样呀,夫人这性子,往后可怎么在少城主府里面生活呀,做女人不该是绕着男人转的吗。忍不住就看了一燕少城主,娶进来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心累呀。

少城主府里面的事情,就没有能够瞒得住燕管事的,可老远的看到这样的场景,燕管事脚步缓了缓,躲在远处观望着。

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少城主跟前露脸,都知道少城主是个要面子的,这事知道的人少,少城主还能含糊过去,若是知道的人多了,怕是为了面子,少城主也不能轻饶了夫人。

燕管事心下叹气,把所有听到动静过来的下人都给挡下了,至少明面上没有人见看到这一刻。至于暗地里么,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了。

燕阳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是个这么有耐心的,竟然还能冷静的再次命令里面的婆子:“开门。”

乔园的两扇大门,还是那么寂静的没有声音,真是狗胆包天。

燕阳气的肺都炸了,吩咐暗卫跳进院子把门打开,都算是他这个少城主没面子。燕少城主刷的一下抽出随身佩剑,对着拳头厚的大门就劈了过去。

燕赤侍卫在边上都傻了,自家少城主脑子短路了,多厚的大门呀,怎么能劈的开吗。

随着燕阳手起刀落,燕赤侍卫傻眼了,真的劈开了,第一感觉竟然是感叹自家少城主好功夫,第二眼看向的是少城主手里的剑,这东西记得似乎是乔夫人送给少城主的,果然不是凡品。

燕赤侍卫总结,这一剑需要的条件太苛刻了,首先要怒火高涨,其次要功夫高深,再次还要有把趁手的兵器。缺一这大门都劈不开。

燕少城主披着一身的战力踏进乔园,手中的剑就没有归鞘,整个人凶神恶煞的就冲了进去。

燕赤侍卫三两步跟上燕阳的脚步:“少城主息怒,少城主息怒,都是婆子们偷懒耍滑,夫人定然不是会这般吩咐的。”

里面被少城主飒爽英姿震惊住的婆子们,听到燕赤侍卫这话,吓得扑通一声齐齐的跪地扣头,这是要当少城主发泄怒火的炮灰了。

就说愿意主子们合合美美的吗,不然她们哪来的这场无妄之灾。求饶的话都咽在嘴巴里面了,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燕少城主的面容实在是太狰狞了些。

燕阳冷哼一声,看都没有看这些婆子一眼,飞一样的冲向乔木的暖楼,燕赤侍卫急的都要让侍卫们把少城主拦住了,夫人那可是上了族谱,玉蝶,有名分的,真的不能出人命的。

燕阳的功夫确实不错,燕赤侍卫还没喊人呢,眼少城主已经把暖楼的门给踹开了,而且飞身进屋,就留给燕赤侍卫一个背影。

燕赤是不敢随便踏入夫人的卧室的,急的在外面蒙擦汗:‘这可如何是好。’

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夫人没有让人弄上次的陷阱,不然自家少城主这么冲动,肯定又飞出去了。

燕阳进的内室,看到暖炕上睡得香甜无比的乔木,恨的咬牙切齿的,合着大半夜的就折腾自己一个人呢,这女人还有没有心呀,怎么就觉得自己这气生的憋屈呢,

跟媳妇生气倒也罢了,合着他堂堂的少城主真的跟婆子呕气呢是吧。丢份呀。凭什么呀,燕少城主那是务必要找一个陪着他一同生气的人的。

燕阳一脚踹开边上的脚蹬,燕赤在外面就听到哐当一声,眼里都是血流满地的场景,发愁的都是如何善后。难道在碎尸?

暖炕上的乔木就是只猪,这么大的动静也醒了,本来就不是多开心,睡觉还不消停,睡不醒的女人脾气也不是太好的。

迷蒙的睁开眼,就看到燕少城主仗剑威风凛凛的立在暖炕边上,眼里都冒着蓝光。

乔木凝眉,瞪眼,这是要搞武力镇压,怕自己不去京都自愿做质子吗。

燕阳:“乔木,你好大的胆子。”

乔木冷哼一声,憋了两天的怒火都喷发了:“不及少城主威风,大半夜的,持剑对着娶进门的女人,燕少城主这是要威震八方?”

有这么火上浇油的吗,有吗。燕赤侍卫才因为听到里面乔夫人的开口,安慰自己,方才的声响原来不是把夫人给劈了,就听到夫人这么找死的言论,心跟着吧唧就掉地上了。这是生怕劈不死吗?

燕少城主的怒火一浪高过一浪,都到这份上了,这女人还敢牙尖嘴利:“你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在说一句,我,我。”

燕少城主真没有杀妻的想法,奈何手上握着剑一直没归鞘呢,所以形象上实在凶了些。

乔木:“怎么你还想杀了我,有本事你动手呀,是不是觉得不是时候呀,是不是临时找不到我这么一个傻货跟你去京都呀,你到杀呀。”

这话从何说起,燕少城主纠结着眉毛,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到底为什么跟受了刺激是的找死呀:‘你别以为本少城主的剑是吃素的’

乔木冷哼一声:“燕阳少在这里耍威风,有本事你就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父子那点鸡鸣狗盗的心思,算计我一个弱女子,你们亏心不亏心,不过去京都做质子吗,用得着你燕少城主委曲求全,哄骗我一个女人吗。真是委屈您了。”

燕阳眼前发黑,什么跟什么呀:“荒谬。”

乔木:“敢做就要敢认,你敢说你们父子娶我一个没有依仗的女人进门,不是过来挡枪的,不是你们父子为了脱身,留在京都的人质吗。”

这话憋了一天了,嚷出来之后,乔木觉得轻松了,至少不用在憋闷自己了。大家一起来互相伤害吧。

燕少城主手中的剑都握不稳了,气的直哆嗦,总算是知道乔木为何这么找死的折腾了,就说这个女人没心没肺吧,合着对她的好,都是有目的了,这股子窝火就别提了,对着乔木冷哼一声:“有本事你再说一遍,仔细想想,你可别后悔。”

乔木:“再说多少遍都一样,你可别说你燕阳娶我乔木是因为真爱,你敢说娶我的目的很纯粹的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