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黄连

乔木不知道,不过是夫妻二人之间的小事情,竟然被外面的人如此关注。

反正她躺在燕阳的怀里睡得挺舒坦的,这才成亲几日呀,她竟然已经习惯了这个怀抱,难怪前两日的夜里怎么都觉得睡的不踏实,原来是少了这么一个暖呵呵的怀抱。

一觉醒来已经是吃午饭的时候了,乔木睁开惺忪的双眼,燕少城主狭长的凤眼正在灼灼的注视他呢,刚睁眼就看到这场面有点吓人,乔木:“呵呵,刚睁眼就看到帅哥,可真是养眼。”

燕少城主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认识这么久了,乔木那点心思,一目了然:“你不是吓到了吗。”

乔木跌口否认:“怎么可能,那个休息好了,咱们起来说话吧。”

燕阳撇开眼,靠在堆高的软枕上,也不跟他抬杠,冷哼一声:“有什么好说的,你可是想清楚了,本少城主可不做奸邪小人,让人背后揣测用心险恶。”

乔木翻白眼,那个懊恼呀,一觉醒来怎么还变卦了,是谁说的,他不是女人做不来翻小肠的事情呀,知道今天早的时候就该把燕阳这厮说过的话给录下了才对,软玉温言的小声央求:“不是说接过去了吗,翻篇了吗。”

伏低做小的也真是不容易。要不说要谨言慎行呢,做错事的代价太大了。

燕少城主生气:“那是今天早晨我累了,不愿意纠缠那点破事了,你不问缘由,不辨是非,一顿的胡思乱想就敢冲着本少城主大呼小叫,还想着就当没事了,你觉得本少城主性子好。”

乔木瞪眼,合着这儿是歇过来了,有精气神了,就转过头来收拾自己了,早知道就不该让这人歇着,后悔了,好像晚了。

眨巴着吧眼,拉拉燕阳的手,昨天的时候这个就挺管用的,希望今日还有效果吧。

燕少城主不肖的瞥了一眼乔木的手:“哼,别拽了,不管用,眼睛上面还糊着眼屎呢。”

这话对女人的打击太大了,乔木愤而起身:“你到底想怎么样,昨天你可是说了,陪着你歇歇,这事就算是过去了,怎么歇也歇了,你想反悔,说话不算话了,你可是男人,怎么可以这样。”

至于眼睛上的眼屎,乔木揉揉眼睛,安慰自己,连看了眼屎还在床上躺着呢,没嫌弃的转身走人,说明两人离真爱不远了。

燕阳瞪眼,是男人才不能让女人这么嚣张,会不会求情呀,软玉温存懂不懂呀,有这样给自己拱火的吗。

乔木有错在先,谁让自己脑补之后不问因由就闹气呢,还把脾气耍的那么大。

被燕阳一瞪就软下来了,立刻说道:“我错了。”

燕阳斜眼飞过来,虽然还是脸色不好看,不过眼神里面的光变了,乔木欣喜的凑过去,给燕少城主捏捏肩膀,捶捶后背,伺候的那个小心翼翼:“咱们出行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吗?”

燕少城主很享受,闭着眼睛:“你还是在燕城猫着吧,回头可别说我娶你就是放在京都趟雷的。”

乔木委屈:“不是说不计较了吗。”

燕阳闭着眼睛比地主老财还能拿捏人呢:“我可没说。”

乔木磨牙,只能厚着脸皮说自己的:“要我帮着收拾吗,燕管事自己一个人也挺忙的。”

燕阳:“我一个人的东西,燕管事足以。”

那怎么能成呢,才成亲,就把男人撒出去,回头她就成昨日黄花了,纵然有一身的本事,也没地方用呀,绝对不成:“我还没见识过京都呢,父亲可是说了,让咱们两人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不是挺大气的吗,昨天那事就不提了。”

燕少城主瞥瞥眼,作为男人他确实挺大气的,看着乔木小心赔罪的样子,就忍不住要在装装样子而已:“随你自己吧,可别说本少城主逼你去的就好。”

就知道燕阳不是小心眼的,看看话头软了吧:“怎么会呢,我看着咱们应该先把马车给收拾收拾,坐着舒坦些,若是把庄子上的车开过来一辆就好了,路上用的时间能节省下来些,咱们能多出来好多的时间到处走走。”

燕少城主凤眼深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肯定不会跟乔木这般白日做梦就是了。

乔木在想,难道要回去一趟弄个越野过来。燕城里面的路段还是不错的。

燕少城主:“别做梦了,你这是嫌弃把你当成质子留在京都的身价不够,给自己加码呢。”

乔木脸色黑了:“那就不坐车了,我还是想点手段把马车布置舒适点好了。”

燕阳看着乔木谈质子色变的样子,好气又好笑,至于的吗:“就你这个样子,带出去本少城主都嫌拿不出手,丢份。”

乔木瞪眼,挺胸抬头:“怎么拿不出手了,不漂亮吗,身材不好吗。”

燕少城主脸色那个黑呀,这儿女人脑子里面装的什么玩意呀:‘本少城主再说你没见识,贵女的风范呢。’

乔木气憋屈的脸色发紫,我弄段视频过来,我震撼死你,敢说我没见识,我见识过的东西。哼,说这个干什么呀。

燕少城主:‘别不服气,我燕城的贵女,在哪都是傲气四射的,我燕阳的女人更是藐视天下的,别动不动就一副小家子气,你是跟着本少城主出去送嫁的,觐见国主的,不是出去受气的。’

虽然不好听,不过乔木必须承认,人家燕阳说的对呀,自己之前想差了,难免在气势上低了一点点,气势不足,人自然就少了信心。真要是出去了,确实有点给燕城丢份。

看看燕阳,好半天,还是一句没反驳,谁让人家说的对呢。

燕少城主没听到乔木说话,心里有点不得劲,自己说的重了,恼了,才弄好的气氛,可别在折腾了,燕少城主是个走寻常路的男人,愿意过踏实的日子,小吵虽然怡情,大吵大闹的话还真是敬谢不敏。

偷偷的看向乔木,还好,脸色虽然不好看,可没有恼恨的情绪:“咳咳,算了本少城主对你要求也是不高,娶你个小门小户的女人就这点不好,见识短点,可以培养,带你出去不就是长见识的吗。跟在本少城主的身边时间长了,见识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