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亲迎

乔木私下里面不是一次的掂量过,燕城本身就是一个天然的军事高地,让她这个对这些狗屁不懂的人看,都明白,这地方的重要性。

燕城绕燕山主峰围城而建。山脉这边俯瞰大晋,转脸对着的就是外族蛮夷。

偏偏燕氏数代经营,把燕城给治理的铁通一样,围绕燕山的城池,都在燕氏父子掌控之下。

且乔木在燕城居住一年有余,竟然就没看出来,燕城还是南北而化的,她仔细询问过燕阳,燕城的属官都是能者居之,种族之分并不太过。

而且这么多的年的教化下来,蛮夷早就汉化了,不过知道大晋的不如知道燕城主的多而已。可见燕氏蓄谋已久。

乔木当初还觉得燕城贫富分化等级苛刻呢,如今想来何成不是燕氏父子的策略,燕城以东西南北为分,东西两城居住的都是官员贵族,南北居住为贫民,商户,以及匠人。

如此一来,多数人都在贫富贵贱上划分自己身份,渐渐地蛮夷的身份反倒不太重视了。这算能人居知。刻意的把种族之分在燕城的认识给淡化了。不得不说,每个几十年上百年,这事做不成。燕氏的老祖宗可真是看的长远。索性燕氏子孙还算是争气,多年以后还真的教化出来了。

乔木回头眺望燕山山脉,除非大晋同燕城以北的蛮族们商量好了一块找麻烦,不然谁都啃不下燕氏父子这块骨头。

早就听燕阳说过,燕城对于大晋来说,本就是难以教化之地。向来以穷山恶水出名,当官的都不愿意到这种地方来受罪。怕是对于大晋燕城就像是鸡肋一样。

乔木同燕阳看的地方越多,对自己这个燕少城主的身份越是恰定,或许她真的把燕城看的太低了,至少出来这么长时间,她还没有见过比燕城更雄伟,比燕城更富裕的城池呢。

对于燕少城主夫妇一路的拖拖拉拉,娇气任性同行的人早就习惯了。

燕三小姐表示不在意,路上多走些时间就能家人都相处些。

秦氏虽然说恨不得插上双翅飞回府里去。可他这个迎亲使,也不能明天一大早去给人家两口子喊早呀,别说她放不下身份做不来这事,就是做得来,身份上她也矮了人家燕少城主一截呢不是。

摸着鼻子秦氏百般无奈也得忍了。

乔木就觉得怪对不住人家的,若是个男人倒也罢了,你说人家一个夫人,府上肯定是孩子老人一大堆呢,出来这么久,家里该当什么样子了,

若是万一夫君在娶进门几个姬妾,那不得殴死呀。不过这个行程还真不是她想要快就快的。

尤其是出了燕城境地以后遇到城池的时候,乔木一行人就是想走快些都不成,大铁牛都要成了全民明星了,走哪要被人围观一路。也不知道提前都怎么宣传出去的。

乔木都替秦氏着急,路遇偏僻之处,乔木夜里要陪着燕阳四处骑车疯跑,看尽了一路上的景色。繁华之处,铁牛出尽了风头,燕少城主让车队继续赶路的同时,为了不耽误自己的时间,都是骑着马,带着夫人明明白白的四处走动的。

只是苦了燕三小姐,还有秦氏这个中规中矩的女人,困了一路了。羡慕死乔木了,还有这么一个知道疼人的夫君。

一半的行程就走了一个月了,秦氏心说,怕是要把婚期都要拖延一下了。

索性她早早的看出来苗头,一早就给京都去了信件,算算也该到了。

所以半路上遇见秦九郎什么的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乔木看到这位算是半个熟人的姐夫,乐了。就说成亲这东西,应该新郎亲来结亲吗,路上都是有伴的,还能促进一下两口子的感情。

驿站里面秦九郎过来给燕阳这个小舅子打招呼,,姐夫见过小舅子竟然还行了半礼,乔木失笑。低头娶媳妇,这位姐夫是个明白人呀。想来将来就是冲着燕城,也不会对阿蛮太过为难。这样也好,总比遇上一个混的,这点估计都没有的强。

燕少城主对这个姐夫还算是客气的:“秦九兄长客气了,有劳兄长长途劳累,还跑这么远过来亲迎。”

秦九郎苦笑,不出来行吗,他们家府上的幕僚研究了许久,也没能研究出来燕少城主如此拖拉的行程到底是因为什么,

左思右想,他们秦氏对这门亲事很是上心,并没有做过什么失礼之处呀?所以想来想去,最后幕僚们一致认为,或许两地的民俗不同,有不周到之处,就把他这个新郎给派来了,都觉得燕少城主或许会给这个姐夫几分薄面的。

秦九郎的心思面上一点不显,只是琢磨着,小舅子的表情上看不出来什么恼怒呀。

不敢托大,拉过燕少城主的手:“燕弟这话折煞为兄了,若不是受规矩所限,为兄早就亲自去燕城迎娶三妹妹了。有劳燕弟一路辛苦护送三妹妹进京。”

话落,这位姐夫竟然面色红润,偷偷的往燕三小姐的喜车那边看了一眼。

乔木看不出来这人说话有几分真假,不过就是觉得这人是个厉害的,才见面就不着痕迹的表明了一下立场,不是对亲事不看重,是规矩所限没有亲自迎娶。

若是有误会的话,也能稍微解开一二。不至于被小舅子当场给了难看。

燕阳:“秦九兄长说的哪里话,你我燕秦两氏,世代交好,些许事情不值一提。小弟一路行来,受条件所累,拖沓了行程,怕是要耽误兄长成亲的吉时良日,该是小弟说声抱歉才对。”

燕少城主也不含糊,直接就把行程耽搁的原因交代了一边,也是无奈的很。

秦九郎虽然不知道路上怎么受累拖沓了行程,倒也不细问,只是非常客气的大家互相给彼此足够的台阶下。

两人说话的时候,燕三小姐就没有下婚车,作为新嫁娘还是很矜持的,只有乔木同秦氏一直在边上看着呢。

秦氏在边上摸汗,终于不用他这个迎亲使操心这些问题了。

乔木心说遇上了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