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京都贵女

乔木这话对燕三这个新嫁娘来说,杀伤力不大,毕竟在美好的女子也是有主的了。

对那些有心靠着裙带向上爬的家族来说,没啥威胁性,所以乔木如此说,他们也乐的跟着附和。

有的人甚至在庆幸,不管燕三小姐是不是如乔木说的这般美好,只要这人是燕城出来的,燕氏子弟,若是送到宫里,王上必定不会错待的。

幸好这人已经有主了,幸好燕氏少有女子送到宫里去的,所以说婚期还是快点来吧,让燕三小姐嫁的顺利,过得好点吧。

倒是让这些人的祝福真心实意多了。

至于秦氏来的夫人吗,心里放进去的东西就多了,以往不过觉得娶进来的这位燕城贵女,身份稍微高了那么点,往后行事要多少顾忌一些,

如今看来还要更顾虑一些,这位在娘家怕是还是颇为得意的。没见过谁家的出嫁女被捧得这么高的。还是被兄弟媳妇这么捧着。可真是不一般。还以为这位燕小姐早早了没了亲娘,在燕氏也不过如此呢,看来是想差了。

等他们给燕三小姐填装的时候,愣是从头上的发饰上又摘下来几样,愣生生的把填装礼增加了三成。

幸好来宴会的夫人们大部分都是燕氏自己的故旧或者说是旧部,不管乔木这个少夫人如何,他们都要捧场的。

只要上面的少夫人做派上没给燕城太过扫脸面,她们就会捧着乔木来。填妆礼更是送的精巧夺人,让好些个给面子过来的夫人们好生的惊奇,不愧是燕氏大族,底蕴不凡呀。远在燕城,竟然还能在京都如此人脉。

这也是他们过来宴会的用意,就是给自家人捧场的。所以宴会基本上还算是成功的。

没弄出来什么大的动静,乔木也没有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太贵在边上面带喜色,就说自家小姐怎么可能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呆子吗,看看,这宴会自家小姐一手张罗出来的,多圆满,多成功,回头看谁还敢说自家小姐木纳呆板。

做人不能骄傲,不能自满,不然肯定会有事情出来打你的脸。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这话说的是太对了,正当主仆二人都觉得宴会可以完美收场的时候,一位看上去颇为有分量的老夫人缓缓地开口了:“燕氏贵女确实名不虚传,秦大人府上的公子能得此良缘好福气呢,依着老身来看,最最有福气的还是他们姑嫂相处和谐融洽,想来燕氏家风如此,秦大人娶了这样的好儿媳妇,这才是根本呢。”

让乔木这个二百五听着,这话就是夸她呢。

幸好还知道观察一下别人的面色在说话,乔木瞥一眼边上的三小姐,看着燕三的表情,竟然不像是这么回事,乔木不得不深思一下。

话里有话吧,这老太太谁呀。难道在暗示他们姑嫂两人相互吹捧呢,想不太明白呢。

燕府在京都的管事,过来在乔木跟前低头小声地说道:‘这位老夫人同咱们燕氏说起来还有些姻亲关系呢,原是老城主为少城主故去的六叔定下张小姐府上长辈。’

六叔,乔木听都没有听过这个人,成亲的时候认亲,表叔一大堆,亲叔叔也么见过呀:‘如今这位长辈呢。’总不能六叔故去了,六婶儿子也不出屋了吧。

燕管事有些纠结,若不是非常时刻,主子们的事情打死他也不敢多嘴呀:“六老爷夫妇在老城主故去的时候就跟着故去了。”

乔木也不是真的那么蠢,这还用人家一个下人怎么说呀,几句话说的是一代人的跌宕起伏人生,燕阳不是早就说过吗,他爹也是腥风血雨过的人物。

想来这位六叔是那个时候被燕阳他爸腥风血雨了的。难怪这位老太太,话里有话,给自己下套呀。

燕氏上一辈兄弟萧墙,她在这里赞誉他们姑嫂融洽,老太太嘴巴够损呀。

乔木天生的一脸和气,笑眯眯的看向这位老夫人:“老夫人夸奖了,当着这么多的名门贵族的面,乔氏不敢自夸,哪个名门世家传承至今没有点自己的底蕴传承呀,燕氏不过是有幸能够传承至今的一支而已。”

乔木想着不管里面有没有话,我都把燕氏同这些世家门搅合在一起了。要说里面真的有事情也不怕,甭说这些几百年传承的世家,就是平常人家过日子,谁还没有藏着掖着点事呀,谁能比谁更坦然。

大家谁也别说谁,真要是往前捯饬历史的话,怕是谁家都摘不干净。老鸹落在猪身上,谁也别说谁。

燕三小姐矜持的点头:‘少夫人说的很是,本分之事,哪个府上的贵女们都是如此教导出来的,不敢当老夫人赞誉。’可真是荣辱不惊。

边上同来的年轻夫人跟着就说到:‘看看,两人这可真是谦虚,不愧是亲亲的姑嫂子。’

乔木跟着略羞涩的用帕子掩在嘴角上,那位老夫人倒是并没有开口。

应付起这些云山雾罩的夫人们可真是不轻松,幸好自己不是个较真的性子,不然还不知道怎么纠结呢。

看来有时间还得多读读燕氏的家族历史,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旧事给绕进去呢。

捧场的夫人们自然不会让少夫人觉得冷场,跟着就有人说道:“听闻少夫人一手机关术出神入化,是得了家族造化的,那日少夫人进城的时候,我有幸远远地看过一眼夫人府上的庞然大物,那可真是神物,若是哪日夫人能让我等走进观望一番,那才是难得的机会呢。”

乔木:“哪有夫人说的那么神奇,说起来实在是愧对先祖,虽然得先祖庇佑,对机关术多有涉猎,却不及先人技术的万一,也只能学些皮毛,贻笑大方而已。大铁牛也不过是先人给后辈留下的仰望高峰而已。乔木是万万没有这等神奇技艺的。不过夫人若是想要近观确是容易的多,等他日大铁牛从宫里回来,夫人若是不弃带回府上观望几日都是可以的。”

这可真大方,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