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逆转

乔木觉得两人出来这一趟是对的,虽然说是有公务在身,可若是把心思放宽点的话,跟度蜜月也差不多。

身边没有家长管束,自在的享受地域风土人情,偶尔出现一点小问题,还能增加两口子彼此的信任度,不是说了共同面对危险的时候,更能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吗。可见万事都有两面性,全看你怎么想。机会难得呀。

自从到了燕城,乔木就觉得两口子相处起来更自在了,除了夜里燕少城主例行造人的时候太过激动之外,基本上两人相处的模式跟老夫老妻一样。趋于稳定。

当然了人家燕阳血气方刚,某些问题上总是激动,平静不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要脸的说,乔木自己也颇为激动,略带享受的。

这段时间乔木把燕三的事情折腾出来点名堂了,心里想得开,过的坦然,府里府外的事情,应付的也算是得心应手,都有点乐不思蜀了。没说没管的难得好时候呢。

另外一个就是当家作主上面没人有管束确实让人心情愉快。燕城主对于乔木来说那就死天高皇帝远。呵呵,暂且忘记吧。

燕府同秦府的折腾,在外人眼里看来就是作秀,当然了在乔木看来,我就是作秀那也是原以为了出嫁的姑奶奶作秀,你们但凡忌讳一点我燕城在京都的威望就得给我这个面子,就得明白我燕城对出嫁姑奶奶的态度。

燕阳对于身边长大的姐过得好,也是安慰的,难得乔木愿意为了这个折腾,反正京都也没什么新鲜事,折腾折腾吧,他不过是闲暇时侯,说两句话,撂两下脸子而已。不算是费事。

可这事对于出嫁的燕城姑奶奶们有着绝对影响力,原本的姑奶奶们在夫家过得绝对也算是很不错的。

不过最近感觉有些不一样,似乎,真的是只是似乎,身边的人态度眼神都有点变化呢。

还有就是那些同燕城结缔姻亲的府邸,对于此事也是很关注的,首先选择联姻,那就是双方有合作的意向。如今看到燕城竟然对出门嫁出去的女人还如此看重,首先想到的是,至少燕城对于子女是看重的,对婚事同联姻对象肯定也是态度严谨的,这个认识让对方有一种被尊重,不是在被对方敷衍,安抚的认识。

所以这是一门值得走动的亲戚。乔木觉得生活正好的时候,燕府的拜帖一波一波的就没断了过,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总有人把这对乱折腾的小夫妻放在眼里,要会一会。

乔木对此那是没什么感觉的,若是给燕城刷了一回好感度,那也是无意为之。顺便的收获。

若是在这里结交亲戚,让人把他当成少城主夫人尊崇,乔木更乐意让燕城主表扬两句,哪怕是口头的呢。

回头也好跟燕阳瑟瑟,谁让燕阳在乎这个呢。没看到上次不过是家信里面提了一句,就喜形于色了吗。

所以撇撇嘴,这些拜帖继续冷处理了。亲戚吗,只要平日里没落下份子,日常走动就好,太过抱团亲密了,让人家京都的王上怎么想,乔木不知道上位者是不是一个大度能容的,反正她的小心谨慎,宁可把人给想的卑略些,也省的让人给惦记上。

为了这点虚名何必呢。

远在燕城的燕城主确实想要表扬一下这个儿媳妇,这点举动不管是京都的燕府热闹了,燕城那边的燕城主府也热闹了,最近好几个老姑太太表示要回娘家小住呢。这可真是新鲜。

往日里那些姻亲,更是频频走动,燕城主心说不过是看重闺女而已,至于的吗。难道把闺女嫁过去,不就是在表达联姻的态度吗。

这些姑太太们也就罢了,就连那娶进来的女人们,府里也频频有拜帖送上来,这是非得要加强亲戚之间的联系呀。闹的是哪糟呀。

不过燕城能够跟这些联姻的门第关系紧密,肯定是利大于弊的。不过还是弄得燕城主磨牙了。城主府里面连个正经的女主人都没有,这不是裹乱吗,所以乔木想的表扬什么的没有。

京都这边燕阳出门上朝的时候,把府里捋顺了的乔木,就带着一个管事,一个领头出门游玩京都了。要怎么潇洒怎么潇洒。

让燕少城主都嫉妒了。最近燕少城主回府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尤其是看到乔木喜笑颜开的同身边的丫头分享一日所惑,所见的时候。

乔木玩疯了,没什么感觉到,太贵在边上承受的压力山大。没看到少城主看她的眼光都能刮下来两层皮了吗。明日是不是跟夫人说说,暂且不要在出去了呀。顶不住了呢。

乔木不知道太贵的心生,止不住兴奋的说道:“听今日掌柜的话,南街那边的行市应该更热闹些,明日咱们早些出发,就去南市那边见识见识。这京都虽然没有咱们燕城宽广,可胜在人多,喧闹、可是真不错呢。”

燕少城主从来就不是一个暗气暗憋的,冷冷的直接开口:“哪家女人如你一般到处乱跑,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面去了。知道的是我燕城少夫人,不知道的以为野疯子呢。”

乔木终于扭头看到身边早已做了好久的燕少城主了,对于燕阳说的话,人家心情就没有在意:“你说什么呢,有我这么漂亮贵气的女疯子吗,京都的人就是眼睛瞎了也不会认错的,放心我虽然到处走走,可也时刻没有忘记自己是燕城少夫人,绝对没有给你到处丢人,不信你去询问领头。”

乔木觉得自己算是好脾气,要是换成时下的女人,男人敢这么说绝对要回娘家的,你不哄我我都不回来。这是轻的,重一点的怕是直接甩了你了。

乔木这个态度,燕阳要是在冷言冷语也实在是有点说不出口,可憋在心里这口气都压了好几日了,不发出来自己也憋得慌:“哼,哪个女人出门不是有男子护送的,你就等不得我沐休的时候在出去吗,说你你还有理了,有个万一看你如何应付。”

燕少城主不肯承认自己嫉妒了想陪在夫人身边,只说怕有万一发生额个。

遇上乔木这个不拐弯的笑嘻嘻的就开口了:“放心哪有万一呀,有哪个不长眼的干招惹燕城少主夫人的车架。再说了那不是有领头在呢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