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酒肆

乔木忘记了,燕城少主的桀骜不驯,目中无人,在燕阳眼里,怕是他燕阳的子嗣,就没人能比得上。

这可不是捅了马蜂窝了吗,立刻给自家男人顺毛:“咱们家孩子,自带光环,有燕城少主当爹爹呢,自然不一样呀。那是放在嘴里含着,放在眼珠子里面盯着,放在心窝子上疼的,怎么能抱在怀里玩呢,自然不一样了。”

燕阳冷哼,算她乔木能掰扯。说什么都是假的,最好就是赶紧的整出来孩子,看看她乔木是怎么把孩子放在嘴巴里面含着的。

燕少城主直接抓重点,什么丫头领头的,统统往后靠:“既然夫人也是这个意思,那咱们就赶紧的生个孩子吧。”

说完拉着乔木进了内室,美丽的夜色才刚刚开始呢。生孩子之前当然不能少了最重要的一道工序,要先把孩子造出来的。

乔木觉得似乎在成亲以后,两个人好像什么事情最后都能绕道床上去,不知道是不是两人成亲的时候冲撞了什么,犯了忌讳,同床无意中结缘了呀。怎么就又回到了这里了呢。真是,真是太让人脸红心跳了。

燕少城主对生孩子的事情太认真了,一连两日的努力,乔木连白日里例行的出府行走都耽误了。这么下去估计真的跟床分不开了。乔木想着找个时间去拜拜吧。

人说美色误国,乔木觉得她就是被美色耽误了人。怎么就颓废成这个样子呢,照这样下去,别说生孩子,她连怀孩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对于燕阳满满的都是怨念,能稍微的克制一些吗。还让不让人好好过日子了,这不是诚心的让她做褒姒妲己之流吗。

燕三小姐要回燕府住对月,本来算是个家事,不知道怎么就传的满城风雨,都说燕城对出嫁的姑娘够看重,燕少城主更是对这个三姐情深意重。

反正在朝堂上的时候,连王上都提了那么一句,对于燕少城主的重情重义很是嘉奖了一番。

燕阳只是淡淡的谢了皇恩,对于王上的意思也算是明白了,其实作为如今的燕城,毕竟还是大齐的一品王封地呢,只要王上王上开口,他燕阳自当尊崇王命,

若想多留他燕阳在京都盘桓些日子,实在不用如此周折。

王上是太瞧得起他盐城了,还是太小看自己这个一国之君了。这种做法让当臣子的鄙视。手法不入流。

好在后面王上把话给兜回来了,用长辈对待后后辈的语气说道:“正巧我也要留小燕卿在京都多留些时日,如今好了,不用在考虑回头爱卿上折子请回的时候,怎么应对了,倒是秦亲家帮朕多留了燕卿一些时日。燕卿呀,难得机会,你可得在京都好生的走动走动。”

燕阳心说,幸好您这话说的敞亮,还不至于让我把你划在女人的行列里面,跟着谢恩:“是陛下赏识,小臣惶恐,京都繁华,本就让小臣留恋驻足。”

对于燕阳来说,这大概是在朝堂上除了赏赐升官以外,不多的几次露脸中的一次。说起来这个朝堂还真是没有多少让年轻人表现的机会,当然了燕城少主也没必要非得在京都非得出类拔萃,处处挑头。

没看到至今燕府还有那些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文人武士时不时的来张挑衅帖子吗。

人家燕少城主藐视天下的气势坚持到底,谁的脸都没有给过,踩着我燕阳出头,也不看看你们有么有那么大的本事。贵贱不给你这个机会。

一个月,燕三小姐要回娘家住对月的前一天晚上,乔木在京都也有了第一个生意。

用乔木的话来说,光花不进心里没底,谁家的日子也不是那么过得,靠着皇恩,靠着赏赐过日子,那都是不是正道。

啥时候人家陛下手头不宽裕了,赏赐没有这么大方了,你能把燕府的人在划拉出去一半吗,你能把亲戚走动的表礼减下去一半吗,丢不起那个人。

燕阳那从二品的俸禄,根本就甭指着,京官要都指着俸禄过日子,养大媳妇小媳妇,身边仆妇成群,花钱流水是甭指着的。也就是够养老子娘喝粥吃肉,不饿肚子。奢侈那是甭指着了。

这年头当官的俸禄不高。

节流从来不是根本,还是要开源呀。乔木也不想总是去燕城主的私库转悠,总是惦记公爹那点家底,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不是,她虽然不太在乎燕城主的怒火,可总得给自家男人留点面子,燕阳还得在外走动呢。

所以在那位给燕少城主送美人不成,反被燕阳记恨的掌柜的不畏燕少城主的威压送上门来的时候,乔木就同这位有着坚韧品质的掌柜的搭上了线。

能闻到商机,还能不畏困难,见缝插针的找过来,乔木看好这位掌柜的,入眼了。缘分这东西就是这么巧妙的。

关键是掌柜的送来的人取悦了乔木,看到五大三粗的小娘子抱着琵琶来见自己的时候,乔木就把这位掌柜的当偶像崇拜了,实在是一个敢打破世俗传统的人,就不知道这位掌柜的到底哪里来的信心,这样的姿色,也敢往燕阳跟前送的。

在看小娘子的姿态,犹抱琵琶半遮面呢。小鸟依人的纤弱美姿呢,呃,脸太大,遮不住呀。再想到当初燕阳看到如此美女时候的心情,乔木勉强撑住脸色,重重的打赏了小娘子,还特意让人用燕府的马车送小娘子回了酒肆。

之后心情畅快的笑了小半日,然后就让人把掌柜的请来了。

就冲这份愉悦,什么事都好说。这该是怎样的妙人呢。

掌柜的知道能见到燕城少城主夫人的机会仅此一次。也不拖泥带水,把自己的打算同乔木说了一边,必须说,这位韩掌柜的做生意的头脑,要比挑美人的眼光出息多了。

乔木听着还不错,关键是觉得同这位韩掌柜有缘分。

本就打算在京都有个立足点的,乔木没多做考虑就答应了。不过不是同掌柜的说的一样,把燕城的白米在掌柜的酒肆里面当主食,而是同韩掌柜的做酒水的买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