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琐事

乔木拉着燕三姐两人相扶迈进了燕府大门,燕少城主努力摆出来一家之主的气势,不过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燕少城主方才绝对被忽щww..lā

侍卫们低着头,装作不知道,秦九郎看到舅子在府上的地位,心下忽然就敞亮了,原来大家差不多么。

好歹还知道给舅子留面子,嘴上什么都没,落后燕阳半步跟着进了燕府。

关上大门就剩下自家人了,燕少城主在外人面前维持的面上功夫立刻就放下了,对着内里面的乔木一阵冷笑,摆着脸色就走了。绝对的生气了。

秦九郎作为娇客,竟然没人搭理了,舅子这火气到底冲着谁发的呀。

幸好是个心宽的,不然还不得灰溜溜的臊回府里去呀。

想想方才在秦府门口的做派,怎么感觉跟出错了一样呀。在看看夫人同舅消失的背影,难道不应该是他们姐弟两个先好好地会私房话吗。这画风总觉得不太对呢。

燕管事:“姑爷请随老奴来,前几日少城主同夫人就让老奴把原来姑奶奶居住的院子收拾出来了。姑爷且看看,老奴若是准备的不妥当,姑爷只管吩咐下来,夫人可是交代了,务必要让姑爷同姑奶奶住的随心。”

这管事如此热情,不像是作假,让秦九郎这个新姑爷心情好受多了。

虽然舅从头到尾就没有看他这个姐夫,更别提招呼了。舅子更是跟忘了他这个人一样。好歹前期工作做的不错,人家至少考虑到他这个新姑爷的存在了,没光准备姑奶奶一个人的院子。略安慰呀。

看着燕管事,满脸都是亲切,这个才是自己人呢,大度的抬抬手:“劳烦管事了,请带路。”

就这么几个字,就把燕管事给折服了,不愧是大家公子,气度斐然。

如此尴尬境地,竟然还能保持这样的风度,让他老家人都高看了好几眼。看看这做派,看看这气度。不愧是他家城主大人相中的娇客。

想想自家少城主同少城主府夫人,燕管事一张安慰的老脸纠结呀。人老了,真心的跟不上年轻人的想法了。燕管事最近总觉得力不从心,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要被少城主同夫人嫌弃了吧,

幸好今日在姑爷面前,燕管事勉强找回来几分自信。

府里还是需要他这样老成持重的老人的吗。年轻人太浮躁了,顾头不顾尾,连这点事都顾不周全。

乔木拉着燕三姐盯着人看。

燕三姐那样的性子都被看的有点不自在了:“怎么少夫人要在本姐的脸上盯出来一朵花吗。”

乔木:‘可别在往人家姐群里扎了,你如今可是有夫家的人了,这样自称,那不是欺骗人吗。’

燕三姐脸色一红,一个月的新婚还没让她把自己从姐到夫人完美的转变过来呢,自称上就没改过来。

燕三姐直接忽略这个:‘哼你到底在看什么。’

乔木:‘呵呵,我在看,少女同少妇到底有什么不同呀’

燕三姐恼了,冷哼一声扭头不搭理人了。这要是换成原来的时候,怕是傲娇如燕三姐的人,就是嬉闹也要招呼一声大胆的。

可如今两人虽然还是要好的闺蜜,到底身份不同了,她乔木作为燕城少主的夫人,就连嫁了人的燕三姐在她面前都要稍微的顾虑一些些了呢。

天家公主虽然出身注定尊贵,可也是出生就注定了,不能做天下第一尊贵的女人。总不能嫁给自家兄弟吧。所以公主们的尊贵,从出身就有了局限性。

人投胎是个技术活,乔木觉得嫁人也是个技术活,她这算是什么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

乔木:“呵呵,到底看出来了,咱们家阿蛮的脸皮厚了。这要是放在没出嫁的时候,怕是要跟我恼了,现在好吗,都不动气了,可见是脸皮厚了。”

还能好好地按照剧本走不了,这不是诚心的跟她过不去吗。燕三姐好不容易忍住的脾气,愣是让乔木给弄破功了,伸手在乔木的脸蛋上拉扯两下:“你怎么就这么不消停呀。”

乔木赶紧抢救自己的脸,真敢下手呀,真疼呀。一边哎呦着,一边感叹总算是找回来感觉了。

哎就自己是个抖吧,不光是在燕阳那厮跟前这样,原来在三姐跟前也这样,乔木心里怕怕的,这可不能在继续发展下去了,好好地一个知性女子,怎么就走向了贱贱的路线了呢。好长时间没有看综艺节目了,难道还被贱贱的赤赤给影响了。

乔木:“这燕城贵女的气势一点没减,可见秦府的日子,秦九夫人过得蛮不错的。”

燕三姐抿嘴,在抿嘴,好不容易才把激动地心情给压抑住,原来乔木这么折腾,就是为了看看自己在秦府过得好不好呢。

府上的管事,恨不得一日就把府上发生的事情,往燕府传递一次,乔木竟然还是这么的不放心,非得自己在试探观察一番。怎么不让人感动呢,燕三姐突然就觉得自己对乔木还是不够好,不够尽心,

虽然当初燕阳同乔木成亲的时候,燕三姐自认能为乔木这个闺蜜做的都做了。可如今看到乔木这样,就觉得自己做的还是不够了,这份情谊,怕是有生之年都难以还上了呢。

很突兀的发现自己欠债了,而且怕是这辈子都还不上了呢。

燕三姐酸涩的心情,好半天之后才开口:“听闻你这段时间没少折腾,可是有什么好玩的,跟我,我可是憋了一个月呢。”

乔木:“秦府很闷呀,姐夫干什么呀,就不带你出去走走,给你解解闷吗。”

燕三姐翻白眼:“你当谁如燕阳一般吗,你们两口独居在少城主府,上没有长辈约束,下没有妯娌兄弟看着,你这日子可真是好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好好地珍惜吧。你道我在秦府如何,即便是怎么被人高看,还不是得心的服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