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两败俱伤

燕管事心下无奈的很,关键是不该看的看了,不该做的做了,还没想明白其中的关窍。W?W?W?·书K?A?NSHU·COM

作为奴才窥探主子的**,本就是错的离谱。还没在错误中找到想要取证的东西,燕管事的懊恼可见一般。

太贵可不是好惹的,在她太贵的地盘上作妖,那也要看人,要看身份的,现在为止除了夫人还没有人成功过呢。老管事都把脑袋伸到后院来了,还被她这个内院管事给碰上了,老匹夫竟然还敢回头望。这是贼心不死。

尤其是听到屋子里面自家夫人若隐若现的声音,太贵暴躁了。这等事情若是让一般的女子知道了,岂不是只有一头碰死的路了。

虽说自家夫人从来不走一般路,可这等事情也没有昭告天下,让人听墙根的雅好呀。不拿出来点手段,岂不是让这京都燕府的人以为他们乔府太好欺负了。

若不是院子里面夫人的同少城主的声音存在感太强,太贵就把领头是为他们招呼过来,把这位管事给叉出去了。

虽然侍卫们不方便进来,也不是拿想这个老不休没辙,人家太贵就那么退后几步,冷嗖嗖的瞟了燕管事一眼,走出院子。

燕管事还说这个小丫头不过如此呢,到底还是嫩了点,还不是几句话就让自己给挤兑的退败了。

还没来得及得意两下呢,就见太贵身后几个膀大腰粗的婆子过来了。那个气势,让燕老管事觉得情况不太妙呀。

就见小丫头一挥胳膊:“请燕管事去外院回话。”

燕管事仔细看了,太贵这话说给他老人家一个人听的,婆子们的行动看的都是太贵的手势。

太贵行事老道,在婆子们进院子的时候,就让婆子们把耳朵堵住了。

只是吩咐看她手势行事。这算是给夫人同少城主留脸面呢,至于她自己,反正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了,也不在乎多听点少听点了。

几个婆都是乔木从燕城带出来的,听太贵吩咐都习惯了,执行命令上,从来不打折扣,才不会管对方是谁呢,即便是面对着燕府的老管事,一点都不手软,而且脸上的表情连点变化都没有,动作麻溜,手脚鸟悄的就把燕管事给扶出去了。还真是一点都没留客气。嘴上还很客气的说道“您请。”

当然了这都是在不看燕管事下三路的情况,太贵在后面看的明白的,老管事双脚离地,分明是北婆子们给拎出去的。

燕管事从做了管事就在没被人这么请过了,一张老脸都紫了,真敢呀:“你们,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真敢呀。”

费大力气回头看向太贵,就见小丫头淡定的把内院的大门关上了,院子里面的声音都隔绝在大门里面了。还真是尽职尽责。

老管事要同太贵说道。人家太贵一挥手:“管事既然是来找夫人同少城主的,还是回头跟少城主同夫人说吧。”这也算是给老管事一个交代。

就这么让婆子把管事给看起来了,都不带???W?WW?·?K?A要N书S?H?U·COM

燕管事突然就明白自己同小丫头的差距了,不得不承认他这个老管事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比下去了。老怀一点都不宽慰。

太贵不会在院子里面做听声这种没品的事情,他家小姐不爱好有人近身伺候。也不能就这么陪着老管事耗着,直接吩咐婆子们把人看好了,自己就去忙活了。当然了顺便吩咐几个婆子把耳朵上的东西摘下来,护好院子,谁也不许靠近院子。

燕管事看着太贵这个煞星走了,脸色稍微缓和些,对着几个婆子摆出来管事的气派:“大胆还不撒开,你们几个不知道老夫是谁吗。”

几个婆子都不带你挑眼皮的,该怎么做怎么做,可真是让老管事面上无光,想当初在燕府,他老人家也是一人之下一府下人之上的,除了燕城主,谁人不是上赶着吧唧他老人家呀。

竟然还有人真不给他面子。今儿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没听到本管事的话吗。”

大概是老管事太燥舌,终于有个婆子拧着眉头开口了:“您老人家还是消停点吧,说白了咱们都是做下人的,什么时候都不能失了本分,您老人家肯定比我们明白这个。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您若是在这么喧闹下去,我们老姐几个说不得要得罪您,找东西把您的嘴巴堵上了。”

老管事脸色都憋青了,真敢呀:“你们好大的够胆,就是太贵那小丫头过来了,敢不敢如此对我。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婆子冷笑:“奴大欺主被主家处置的多了,您老人家还是先想想回头的事情吧。太贵管事怎么处理事情我等不知道,可既然太贵管事吩咐了,您老人家暂时有我们姐几个看着,我们姐几个目前就有权利让您老人家怎么消停下来,我们姐几个自然也不是非要用特别手段让您闭嘴的,不过前提条件是您得消停下来。”

说完就从怀里掏出来一块汗巾,放在手里打量着,意思不用说都明白,在不闭嘴,就用这个堵上你的嘴巴。

实在是太剽悍了,老管家肺管子都要气炸了。自家府里竟然碰上了这等恶奴,话说回来,他老人家在管事的位置上也做了几十年了,为何身边就没调教出来这么几个得心应手的呢。

燕老管事恼恨的同时不得不承认,再次被太贵一个小丫头给比下去了。真是一个很不让人痛快的认识,比别人给关起来还让人丧气呢。

燕少城主在内院大发神威,一折腾就大半夜,乔木被折腾的别说东南西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别说羞耻心那东西了,根本就顾不上。

仅余的那点力气都用在了手脚上,手脚缠住燕阳:“真的不能在继续了,虽说这事促进夫妻感情,可它伤肾呀,咱们还年轻,要细水长流的。”这话说得用心良苦,刨心刨肺的。

燕少城主:“夫人既然还能如此能言善道,看来本少城主做的还不够。”说着就又要行凶。

乔木哭了:“你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让我死个明白。”

燕阳冷哼提起这个简直就是恼的不行,败家娘们就该让她在长点记性,看她还敢到处瞎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