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后台

乔木不知道燕阳此时想的是什么,不然肯定把吃奶得劲用出来踹他一脚,不知道谁给谁施了妖法呢。

只是凝眉,心情不畅的看着眼前的东西:“这东西越吃越上火。”

燕阳脸色更黑了,妖怪不妖怪的先放一边,他燕阳难得哄人,竟然如此不给面子,合着人家不领情。燕少城主的好意可不是你想不领就不领的。

立刻变脸:“就跟你说了不日就要回燕城了,也不知道你吓折腾什么,怎么真以为你自己多重要呢,告诉你就你这点身份,本少城主就是送人搭些银子,都不会有人留你。”

这话说得这个阴损,这个不留情面。

到底是枕边人,一句话就戳在乔木的心坎子上了,乔木就跟吓破胆的人一样,眼巴巴的看向燕阳:“真的。”身份低好呀,不值银子好呀。

她还真敢承认,燕阳心里好气又好笑的,自己就那么不让人相信吗,怎么就草木皆兵的呀,当他堂堂的燕城少主是摆设吗,连媳妇都护不住,往后燕城谁还能臣服于他。更别说他燕阳心里乔木的地位了。蠢女人。

冷飕飕的说道:‘是不是我要是说真的,等回了燕城,你还得用这话堵我呀。’

乔木想想自己的性子,那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燕阳这承诺真的假的都不太让人高兴。合着白开导自己了,还是那么让人想不开。

瞬间失落的乔木,跟被霜打的茄子一样,一点精神都没有了。

燕少城主都不知道为何,怎么就看不得乔木这个样子呢:“我把你带出来的,你不相信我把你带回去吗,别说是我燕阳的夫人,就是我燕阳手下的仆妇,本少城主既然护下了也会护到底的,乔木你如此这般,可真是太瞧不起你的夫君了。”说完就后悔了,跟这女人说这些做什么,回了燕城,她自然就知道他燕阳是个什么角色了。

乔木点点头:“我也觉得我挺不是东西的,别人不相信,也得信你呀,好了好了,过两日就好了,我就是浮躁,心里不踏实,总觉得要出事。”

燕少城主很是烦恼,这都什么跟什么呀,知道还闹腾成这样,真是不知所谓:“整日的胡思乱想。”

乔木闭嘴了,确实有点神经衰弱,最近真的没有动神木,也没有偷偷运过什么东西,怎么就又开始神经衰弱了呢。

事实证明女人的神经有时候也是很准的,第二日果然出事了。

一大早的韩掌柜就递了帖子过来拜见乔木了。

左右无事,乔木让人把韩掌柜带到花厅,想着顺便说道说道生意上的事情。心情还是很惬意的。

就看到韩掌柜一张胖脸上汗水肆意,连领口都搭湿了。

随着金秋过去,京都的天气已经凉爽多了,更别说一大早的时候了,这个肯定是有事了。

韩掌柜的没开口呢,乔木就觉得心口突突的,感觉不太好呀。能让她缓缓在开口吗。

韩掌柜的看到乔木连礼数都忘记了,真没给乔木缓缓地机会,急匆匆的开口:“少夫人,不好了,如今京都怕是都传遍了,说是夫人有预测吉凶只能。”

乔木松口气,若是就这么点留言,倒也还好。

就听韩掌柜的开口:“外面传说,夫人的本事比钦天监不遑多让。”

这就是个坑了。谁没事跟官府比呀,那不是干等着吃亏呢吗。这是哪个倒霉催的传出来这话,给她挖坑呢。乔木有点暴躁了。

韩掌柜:“小人听闻这话的时候,酒楼里面都传遍了,估计这会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夫人还是要造作准备。”也就是说波及的范围控制不住了。

乔木脑门也有点冒虚汗,等她出了京都这话怎么传她都无所谓,可现在人还在京都呢,若是朝堂上的王上有个什么想法,会不会耽误了他们的行程呀,目前乔木最挂心的还是这个:“多谢韩掌柜的为我挂心,这事我记下了。”

韩掌柜抹抹脑门上的汗水:“不敢居功,夫人有所准备就好,小人先行告退了。”

在外人面前乔木勉强维持着稳重:“送韩掌柜。”

太贵立刻引了领头进来,带着韩掌柜告退了。

剩下乔木一个人好不懊恼,不用想也知道这话从哪传出去的,就不知道王氏兄弟看着挺厚道的,怎么转脸就做坑人的事情呀,果然是国丈府出身的,

历来看电视剧,国丈府总是反面的教材。所以下次在看教科书的时候,还是应该引以为戒的。

不过她们怎么就知道自己这个小李公子是假的呢,没有穿帮的地方呀,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一直到燕少城主回府的时候,乔木总算是明白问题出在哪了。

燕阳脸色也不好看,还有十几日就要回燕城了,竟然就出了这事,连王上都开口询问了,

燕阳就是在怎么不把大齐当回事,也不敢用小李公子的身份蒙蔽王上不是。他没地方弄个李二给王上交差呀。

只能实话实说乔木的身份,至于说乔木的本事,人家燕阳说了,他也不清楚,不过乔木的运气向来不错,毕竟能给嫁给他燕阳,本身就是乔木的运道,至于说预测吉凶,就碰上王师兄妹那么一次。

王上听到燕少城主自大的回答的时候,竟然是跟着点头的:“没有点运道确实不能嫁给爱卿。这倒是让朕好奇了,曾经听闻,当初爱卿同乔氏拜祭宗祠的时候,曾天现异象,不知可有此事。”

燕阳忍住挑眉的动作,在来的时候就被祭祀大人叮嘱过,若是京都有人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让他们夫妇二人随机回答:“这个,臣也不好说,臣在诚心叩拜呢,耳边一乱,抬头的时候异象已经过去了,只是过后听闻而已。臣以为,祭拜上都能走神不专心的人出口的东西,未必可信,多半是为了讨好我燕氏父子,讨个好彩头的。”

燕阳说的模棱两可,事有,他没亲眼看到,建议是不能轻易相信。结果全靠王上自己定夺,可真是刁钻呀。随机回答,有什么比模棱两可更好呢,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说的清楚。

王上对于这样的回答也是莫可奈何:“哈哈,这等事情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爱卿呀,王后可是对乔氏的事情好奇的很,明日带乔氏去见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