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维护

这话太打脸了。一看书?W?W?W?·?KANSHU·COM这根直接说你们家小姐没规矩,本少城主不太待见,只不过夫人拒绝的不太委婉而已,你们就恼羞成怒了。

王上都觉得这位燕卿不太给王后娘家面子。顺便自己这个王上也有点被打脸呀。

话说我这个王上还在呢,你们家女子瞎蹦啥呢。一个闺阁女子往人家燕城少主跟前凑,你们可真有脸,攀上燕城想做什么。

什么是君王呀,他让你联姻你才能有动作,他不让你联姻,那就是意会出来了也不能行动,那得等他的明示或者暗示。

所以说国丈府搭上了闺女的名声没落的好。王上恼羞成怒的时候,怨的可不光是不给他面子的人,更怨那些给他丢面子的人。

王后什么心情呀,想死的心情,当着王上的面呢,竟然敢如此踩她的脸,他国丈府的小姐烂到大街上了不成,竟然让人如此羞辱。

乔木心里那个甜呀,真男人靠得住,燕阳竟然能在这个时候真的把事担过去了。

这可是王宫呀,王权至上的,燕阳手里更没有能够一走了之的神木在呢。心里酸酸涩涩的滋味让乔木嘴角都咧开了,笑的。

往后只要是燕阳说的,就是让他爬刀山她也不带思考的,这男人靠得住。

王后:“我国丈府的小姐规矩如何,不敢劳烦少城主操心,少城主回程在即,既然忙乱,就不要让夫人外出胡乱搬弄是非的好,我国丈府在京都百年,门风不容有人侮辱,还望少城主自重,莫要口出狂言。”

你多自以为是呀,竟然说我王氏女子扒着你个燕城破少主。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不过王后碍于自家侄女的名声,无论如何不能把这等事情拿出来说的,更是提都不能提国丈府的千金。

这就是女子吃亏的地方,无论事情的本质如何,只要你的名字被流言蜚语波及到了,那么就是伤了体面。

燕阳只不过是轻轻的瞥过去一眼:“王后放心,门风这东西自古都是自家人维护出来的,燕阳自问诸般本领,也撼动不了别人府上的门风。何况燕阳没那么的大本事呢。”

本来燕阳不说话,就那一眼就够讽刺了,明明白白的再说,你们家名声你们家自己败掉的,你好意思往我头上按呀。你侄女若是不扒着往我燕府靠,我夫人至于的装神弄鬼吗,有今天这出吗,你好意思的说我都不好意思的听。

不过那是王后,回答一下表示敬重。

王后被燕阳那一眼给憋屈的恨不得跟王小姐一样晕上一晕。

乔木心口叹气,王后还是不错的,摊上这么一个侄女也是不走运:“臣妇谨遵王后教诲。”

这算是给王后一个台阶下,搬弄是非这个词,乔木这话一说出来,就是把这个罪名应下了。

燕阳心疼媳妇,心情能好吗,搬弄是非的明明就是王家不规矩的小姐,冷眼扫过来:“男人的事情妇道人家不准插嘴。”

乔木被堵了,小白菜是的缩了回去,躺着中枪的王后,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这是说我呢,这绝对是?W?W?W?·?K?A?N?S书H?U·COM

眼巴巴的看向王上:“王上,给本宫做主呀。”

燕阳气媳妇瞎答茬,让人平白的扣了帽子,这王后这边根本就没考虑,茫然的看向王后,这是怎能了。画风转变的太快了,刚才还是正气凛然的正宫皇后呢,转眼就变成宠妃模式了。皇后不要节操了呀。

王上看向燕阳,看呆萌的样子就知道这孩子说话没走心。不过方才那话倒是挺爷们的。男人就该如此有魄力。

没看到乔氏再怎么胡搅蛮缠,那不是也乖乖的缩到后面去了。

不过王后这里,咳咳咳,还是要安抚呀:“大胆,燕阳在王后跟前竟然口无遮拦。”

燕阳:“小臣惶恐,小臣对王后有敬有重,不敢冒犯。”

王后:“你还敢狡辩,竟然敢让本宫闭嘴,谁给你的胆子。”

燕阳嘴角抽抽了,他管教自家媳妇呢,你说一个王后上赶着凑什么凑呀。

不过确实有点失言:“小臣只是怕内人不懂事,惊扰了王后,并务唐突王后之意。王上王后对小臣来说是君,燕阳是臣,除了忠君爱国,在燕阳的心里再也没有其他了。”

王上都得承认这小子说话站得住脚呀,我当你是君王,从来没有分过男女。

王后都被憋回去了,人家把你一直放在一个特别的高度上呢,超越了男女界限。

王后冷哼一声,这算是不追究了。

王上觉得这个家务事弄得有点操蛋。看向乔木一脸的不耐,都是这个女人弄出来的,怎么就那么能搅事呢,王后说的也不算是有错。

儒雅大叔的形象瞬间崩塌了。乔木怕怕的。

燕阳一张俊脸沉的跟水一样,她媳妇还跪着呢。

王上:“好了都起来吧,多大的事。燕卿对我大齐,对朕的忠诚,是不容置疑的。”

王后顺从的说道:“陛下说的是。”

燕阳同乔木:“王上万岁万万岁,臣谢过王上隆恩。”夫妇两人才起身。

乔木跪的时间有点久,腿脚有点不利索,差点就踉跄了,这个不是装的,是腿上血液不流通有点麻痹了。

燕阳嘴角耷拉的更厉害了,眼睛在乔木的膝盖上停了至少有五秒。

上面的王上或许不是一个精明神武的圣君,可看人,看臣子心情的本事还是有的,忍不住摇摇头,这燕阳也算是不错,可惜碰上这么一个祸害一样的女人,一个看着就知道是个坑的女人。看燕阳这个护着的样子,还趟进去了。

王上想,一个少城主整日里守着这么一个糟心女人收拾烂摊子就够忙的了,怕是没有心思想大事。大齐的北城门还能安稳几十年。

王上:“好了都不是外人,王后不会同你们一般见识的,不过乔氏,你身为燕城少主夫人,以往怎么样也该收收性子,如此难驯岂是妇人之道。王后能够提点你,那是你的福分。”

乔木:“乔木谢过王上教诲,谢过王后提点。”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朕也知道你一心扑在机关术上,有些事情难免疏忽了,不过己为人妇,就该有为人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