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兴奋

突入而来的消息太劲爆,燕少城主根本就没有在意太贵的挑衅,直接望向大夫:“可有适合夫人食用的,顺气汤药。一看书?W?W?W?·?KANSHU·COM”可以说现在的燕少城主眼里就没别人。

老大夫心说看少城主的样子,对夫人挺上心的:“女子怀胎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用药的好,俗语有云,是药三分毒,夫人只是一时的气血不顺,心气平和了就好,老夫观来,夫人平日里也是个性情平和的,今日怕是只是一时激动,倒也不用用药。”

太贵觉得老大夫就是他的神队友,这都能给说准了。都不用她这个丫头对少城主发难,一个大夫就搞定了。

太贵只是责怪性的看向少城主一眼。连大夫都看不下去了,您一个汉子竟然把夫人给生生的气晕了。想想夫人可是还怀着您的孩子呢,多大的罪过呀。

燕阳眼里都没别人,对于太贵的挑衅真心的再次无视了:“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一脸的虚惊表情,旁若无人的拉住乔木的手,百般缠绵的说道:“怎么就气性那么大呢,本少城主可是再也不敢同你置气了。肚子里面可是有我燕氏下一代呢。”

额,老大夫打个哆嗦,这可真是没法呆了,年轻人怎么就这么不懂含蓄。不过倒是能看出来少城主对于夫人肚子的在意。

太贵咧嘴表示,真心的没法说了,方才还对骂到气晕对方的好像不是你一样,真是够了。也不知道他家夫人听到少城主这话之后,是个什么心情呢。

按着一般女人的想法,母凭子贵那本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想到平日里自家夫人那不拘一格的脑回路,太贵觉得这话还是自己听听就算了。别说出来给夫人添堵了。

乔木就是一时的被气血冲晕乎了,可能是因为吵架太累了,又接着眯了那么一笑会。醒过来的稍微晚了那么一点点。

耳边乱哄哄的,饶人清净,倒也没想起来同燕阳那玩意吵架的事情,凝眉:“水”

渴了。太贵才拿起边上的茶杯,就被他家少城主给抢了差事:“夫人醒了,来喝水。”看着少城主这个利索的劲头,太贵差点以为,堂堂的燕城少主特意训练过这个,自己倒水的空,人家少城主已经端着辈子给夫人喂水了呢。

乔木眨眨眼,在眨眨眼,有点蒙,至于燕阳给端茶倒水吗,倒也没有怎么差异,小夫妻两人新婚燕尔处的一直不错,夜里那什么了之后,燕少城主擦擦洗洗,端茶倒水一直都伺候的不错。受宠若惊什么的真没有。

一直到嘴巴湿润了,喉咙不在发痒了。

乔木脑子才算是清醒过来,刚才好像是,然后就怒瞪燕阳,他乔木竟然也有活活被人气死的一天,哪能不恼怒呀:“你,你,你好本事,还在这里干什么,诚心的恶心我是不是。”

燕少城主的好心情一点不受影响,夫人气势十足身体看来真的不错,脑子也不错,看看这不是连晕过去醒来还能?W?W?W?·?K?A?N?S书H?U·COM儿子将来的脑子想来也不会太差,买马看母子娘好,种也好。想想燕少城主笑了。

邪气的挑挑眉:“多大的事呀,生什么气呀,要平心静气。”

乔木瞪眼,看你就气饱了,我静个屁呀。

燕少城主:“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你这性子就是太急了,大夫都说了,气乃万恶之源,最是不能轻易动。往后可不能这样了。”

大夫在边上纠结,这话虽然很对,乃是养生篇里面的经典语句,不过这话他真的没有同少城主说过。

太贵在边上淡定的带着,少城主可真本事了。为了小主子这都生生的把性子给压住了。

乔木翻白眼:“还不都你招惹的。”

这话有和解的意思了呀,口气生生的软了三分。方才两人对骂的时候,那可是恨不得咬对方两口下来的。

燕少城主:“谁让你牙尖嘴利,不知道温婉恭顺,女人可不是嘴巴厉害了就本事了,争强好胜你能说过我一个跟敌人叫过阵的小将吗。”

乔木瞪眼过去,虽然心里还是很不痛快,可是能同燕阳这么平白叙述骂街打架事宜还是觉得心情好了点,这才是理智的解决办法吗。

撇撇嘴:“可是真没看出来,您竟然还骂过阵,你一个爷们嘴巴这么毒,把我一个女人都给斗败了,您也没骄傲到哪去呀。”

这个真的不算是光彩,燕阳:“那不是话敢话敢上了吗,我说的不好听,未必出自真心,你说的话也没让我痛快了呀,再说了,我虽然在语言上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可后来那不还让你一个女人在武力上给镇压了吗,夫人这事说出去你也不占理的。你可别不承认呀,我这里可是证据的。”

说完把自己的鼻子伸了过去。可不是吗红红的两道沟,任谁都能看出来指甲挠的,乔木想否认都否认不了。

毕竟除了她乔木也没有第二个男人或者女人敢在你燕少城主脸上动手了。

方才气势如虹的声讨燕阳呢,这一下就有点底气不足。再说了燕阳说的有道理,大家骂人最伤感情,明明心里不是那么想的,话到嘴边就那么秃噜出去了,大家要是记仇的话,哪怕是没法做夫妻了。

想想自己毕竟把人家给挠了,作为战胜方,给人赔礼道歉也比做战败方荣耀。

乔木:“你少气我,下次,下次,再也没有下次了。”

太贵松口气,幸好没有下次了,这要是在燕城发生的,能掉脑袋的,幸好他们距离燕城还远,估计到了燕城少城主脸上的伤能养好。

燕阳挑眉,下次,本少城主的身手,要是让你再有机会做下次袭击,那他这身功夫不如直接费了的好。

老大夫在作为从头到尾的被迫旁观者,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小心听了这么机密的事情,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呀,还能看到明日的太阳不了。

因为夫人目前的状态,燕少城主态度前所未有的和蔼,前所未有的宠溺:“我也有不对,作为男人再怎么样都不该对夫人出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