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心胸

本来说好的,一大群的官员陪同少城主府去祭天的,以表示燕城主,以及燕城上下对待燕城下一代的重视。??壹??看书WWW·KANSHU·COM

突然之间这些官员的陪同就被取消了。厚道的人在想,或许是自己有什么事情做的不对,让城主或者少城主厌弃了。所以这么荣耀的事情被刷下来了。虽然有点不甘心,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大伙都知道,不光是自己没去成,竟然是所有的陪同官员都不去了。不厚道的人就在想了,难道是少城主被城主大人厌弃了,不然这一等一的大事,怎么就连陪同的官员都给取缔了呢。

不过鉴于早间城主大人对少城主的态度上看,也不像呀。真是领人费解。莫不是燕城主父子二人的演技太好了。

这个,这个真是非常让人纠结的事情,想要钻营的人,对这些事情那是非常在意的。挠破了头也没想到其中的关隘。

乔木在马车里面昏昏欲睡,自从怀孕以后,脑子基本上就时常不在线,就因为她随口一句不负责任的疑惑,外面动静弄得这么大,还没过晌呢,就已经满城风雨了。

要知道现如今燕城那是什么气氛呀,不说满大街的文人才子,那也是有点盛况空前的,这些文人多了,别的好处还没看到,可这口舌是非,那是时常有,到处都是新鲜事。被这群无事生非的书生们给搅合的这个热闹。

文人的嘴巴,一两的事情,他们能折腾出来半斤。别说燕少城主夫妇二人本来就给弄出来点动静了。

酒楼里面的狂生们甚至都已经在给燕少城主夫妇罗列燕城主不得不厌弃这个儿子的十几大罪名了。分析的头头是道,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跟他们亲眼看到的一样,就说这群书生们无事生非吗。

乔管事在酒楼里面心情简直就要暴躁了,这些狂生若是在敢如此,他可就要上去哄人了。竟然到自家家门口来说少城主同夫人的坏话,少城主的气度确实很大,夫人的气度可不大。

若不怕太过激愤的反应给少城主同夫人带来麻烦,乔管事说不得就真的用扫把哄人了。

虽然没法动手可乔管事黑着脸去了后厨,吩咐灶上的婆子们,把菜饭里面都放上了一大把的盐。

把婆子给心疼的呦,那盐多贵重的东西呀,竟然这么糟蹋。

乔管事看着婆子扣扣索索的样子,乔管事亲自动手往里撒盐。一把把的搀和菜锅里面去,这都能死几头牛了,就是把菜做难吃点而已,真不用这么浪费。

婆子哆嗦着过来:“您什么身份呀,这地方哪是您能来的呀,不就是多放盐吗,您放心,保准帮您办的妥妥的,吃一口保准他个半死。”

乔管事这才放下盐罐子,转身出了灶房,找个背眼的地方等着看笑话了。

这些狂生们本就喝酒到半酣之际,不然也不会在人家燕城的地头上口没遮拦的随便畅谈,那么重的口味,愣是吃了一半才发现得慌,这个咸呀。

灌了好几茶壶的水才算是舒坦一点,在店里头连连招呼小儿上水,最后招呼店家。??壹看书WW?W·?K?ANSHU·COM

乔管事看够了乐呵才过来:‘诸位客官找小的可是有什么事情呀。’

任谁被食肆里面的事物给给整成这样心情也不会好:“你个掌柜的,怎么做菜的,这菜能吃吗。”

边上的书生跟着怒吼:“菜到罢了,好好地饭食你放什么盐。”

乔管事:“哎呦对不住,诸位想来都不是本地人吧,您是不知道这咸饭可是我燕城的一大特色,若不是贵重客人我们都不上的,您想呀,这盐多贵重呀。”

边上的书生:“胡说,我们前次来这里,明明还饭香菜美的,今日怎么就会如此,你个小老儿可别欺我们是外乡客,这燕城难道就是这么欺生的。”

乔管事:“诸位这话可就说的远了,我们燕城若是欺生,能让你们一个外乡人在我燕城的地头上,对我燕城少主同少夫人如此随意议论吗。小老儿我到觉得我燕城算是很客气,很友好了。换个地方您还能好生的在这里品尝我燕城最尊贵客人的待遇呀。”

半醉的狂生脸色通红,一个掌柜的口才竟如此犀利。

原来是因为他们口舌上惹了是非,这掌柜的莫不是受了燕少城主的挑唆过来收拾他们的吧。应该小心谨慎几分。

算了,虽然他说的没有不对,到底背后非议不是君子所谓,再说了跟一个掌柜的叫什么真呀,有**份:“哼,就你这食肆,若是这种菜色在继续招待下去,怕是要关门的。店家您这可得换个灶房师傅了。”

乔管事笑呵呵的回答:“呵呵,诸位放心,我这菜色虽然不得诸位喜欢,这不是还有酒水呢吗,不怕您不来。”

心说最好别来了,好好地东西喂你们这群玩意,我都嫌弃遭禁。

狂生也笑呵呵的:“好你个小老儿原来有所依仗,可真是奸猾的很。”

乔管事:“客官说笑了,这条街上谁不知道小老儿这店铺,全靠厚道撑着呢。”

厚道两个字咬的太重,让这些在舌头上轮长短的文人们不其然的脸红了。老头讽刺他们不够厚道呢。

若不是有意安排的,就是老头自己听不过去了,没想到这燕城少主在民心上竟然还不错。几个人到底不太好意思在人家明显不欢迎的情况下继续高谈阔论。只能匆匆结账。

说句实话再找这么清净的地方高谈阔论畅所欲言可是不太容易了呢。环境好,还雅致。就是隔音不咋样竟然被一个老头听了墙根了。

等到算账的时候,狂生再次怒了:“老头这就是你的厚道之法。”

乔管事慢悠悠的过来:“诸位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老头虽然不才,可这话从来不乱说的。做买卖绝对厚道,童叟无欺的。”

书生对于银子一般都是没有概念的,在京都这名仕酿虽然贵重,可在燕城,乔木说道做到,便宜的大白菜是的,书生们在店里饮酒基本上都是奉送的,往日里随手掏出一块银子,也就够了。一派的潇洒不羁形象。

因为点银子算账的事情,书生们可是从来都不做的。可这一顿饭要百两银子,这也太多了,这要是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