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坑子孙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这话一群的书生脸色再次红了,别说掌柜的,就是他们自己也觉得方才那老头挺厚道的。怪他们没打听清楚地头,不过他们也是就事论事。还是尴尬呀。

听说乔氏没有娘家撑腰,就剩下那点产业傍身,乔氏身边的老仆人对燕少城主那得当成什么捧着呀,你到人家地头上埋汰人家捧着的宝贝,没被打出来都是客气的。

狂生挠挠头,看着掌柜的不错,说话客气,竟然有挽留他们之意,难道掌柜的收留他们就不怕回头被燕少城主计较吗。

那乔掌柜的若是回头跟自家主子告状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掌柜的,难道我等酒后狂言,就真的不会被燕少城主计较吗。’

掌柜的说的一派轻松:“您只管放心,您不埋汰少城主,还有少夫人埋汰呢,最近少夫人不是有了身孕吗,就爱听少城主出丑的段子,每日都要让说书的去府里说上一段开心,说书的要是对不上口,夫人还能亲自给编排一段,诸位若是有兴趣,回头去西街的闹市找个茶楼,随便就能听上两段,偶尔还有两段城主大人的乐子,到时候您就知道了,您那些话,不算是什么。记住了只要不去乔管事的酒楼里面去编排就好。”

竟然还有如此言论自由之处,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这燕城还得留一段时间看看。让人想要到处走走。

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如此的光风霁月,随便世人怎么评说,我自悠然不动,那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胸怀,燕氏父子当真如此吗。

怎么不让一群本就对时事关注的书生们向往呢。没事他们还要整出来点事,把天下局势分析分析呢,别说现在有点苗头了。这群书生恨不得把燕城主祖宗八代拔出来分析分析。

狂生:“如此说来,倒是我等眼界狭隘了。多谢掌柜的提点,这等气魄,这等胸怀的伟男子,我等若是错失机会结识一番,那才是毕生憾事呢。”

掌柜的客客气气的说道:“几位文采斐然,我一个商家之人不敢谏言,不过我燕城少主的确是的的确确的伟男子。肯定是值得相交的。若是诸位有同我燕城少主结识之意,在小老儿这里怕是不成的,还得去乔管事的酒肆,少夫人若是心情不错的时候,经常光顾酒肆的。几位放心,酒肆里面的吃食酒水都是不错的,乔管事是个厚道人,保准诸位不会觉得亏。”

这话可是真的不敢信了。所谓的厚道人他们才刚见识过:“呵呵,多谢掌柜的美意,我等在燕城还要盘桓几日,终归有机会见识燕城少主的风采的。”

去酒肆偶遇就算了,他们怕了老管事了。

真心的说,谁知道那乔老头是不是记仇什么的呀,说不得回头看到他们就抡扫把呢,再说了,掌柜的口中不错的吃食,他们可是不敢恭维了。

这嘴巴到现在还咸的辣舌头呢,百两银子的茶水灌了都没管用。

经此一事狂生们对燕少城主的胸襟都有了认识。

不用刻意的宣传,书生们在一起本就是说的无非就是这些事,所以效果很不错,燕少城主胸襟宽广传沸沸扬扬的。

还有就是乔管事的酒肆本就是个热闹的地方,那么大的动静,没用半天该知道的就知道了,燕城人知道少城主的行事风格,自然不以为意,

对于外地过来的书生还有那些游学的侠客们而言,还能看到这几个狂生在燕城的街道上走动,就知道燕少城主对此事的态度了。

换做是京都就这等言论怕是早就关到京都的大牢里面去吃官饭了。

燕少城主能容下这些嘴上不把门的,还能容得他们在燕城四处逍遥,不得不说,还真是一个有胸襟的。

还有就是乔木的食肆出名了,原来京都的名仕酿竟然是乔氏的娘家产业,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难怪这名仕酿在燕城大白菜一样。

燕城主对于儿子最近几日名头很劲儿的事,不做表示。

至于说狂生们对于他们父子的言论,更是嗤之以鼻,书生虽然代表着一个地方的文风,代表着底蕴,可多了也是麻烦,一张嘴巴到处惹是生非。

燕城主表示不跟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般见识,也就剩下一张嘴还算是能用了。

至于说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他们父子心里明白就好,岂是外人能够挑拨的。

说起来都是乔氏这女人给闹的,不过是跟祖宗报个喜,看看闹腾的。

燕城如今就跟一锅开水一样,整天的沸腾着。

这件事情中,燕城主对与后院的付夫人比对乔木的印象还坏呢,这女人要是心思大了,最是可恨,若是任其发展,连带着让他燕氏的兄弟都会跟着不和的。

回头得给这女人上上课课,让他明白明白身份。竟然不想付氏还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想到燕阳曾在书信里面提及过的训妻之道,燕城主本来还想着,自己好歹比儿子强呢,没得让这小子在自己面前瞎嘚瑟,尤其是看到乔氏的时候,燕城主就觉得儿子没有学到他这个当爹的一身本事。【△網WwW.】媳妇都教导不好。

如今再想想,有点讽刺呢,乔氏虽然不咋地,可比起鼓动他燕城主后院兄弟阋墙的付氏还是好很多的。

自己这个爹还真是让儿子给有意无意的踩了那么一下。虽然不疼,可丢面子。

燕城主能不郁闷吗,对于付氏就更不耐烦了。竟然还想着让付氏的女子在进儿子的少城主府。

付氏是和居心,难道要给儿子身边埋雷吗。这事燕城主垫来复去的思考良久。菁菁小姐那是当着后备儿媳妇培养大的,可惜了呢。

燕城主跟儿子没有二心,自然不会做出这种给儿子带来隐患的事情,所以,本来想着乔氏有了身子,儿子身边没有个贴心的人服侍,要给燕少城主娶个门当户对,年岁想得的夫人进门的燕城主,不得不把本来挑好的菁菁小姐给划拉开了。

看来还得给儿子好生的挑挑。若是轻语在大点就好了。

将军府在燕城既有身份,又是燕阳的亲舅舅家,肯定不会同儿子有二心,到时候燕阳这个少城主就站的更稳了。身份就更硬实了,看谁还敢质疑燕阳的地位。

可惜轻语年岁到地还差了一年半年的。李氏也没有想得刚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